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馨雅兰
温馨雅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9,008
  • 关注人气:2,0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有多远走多远

(2006-03-20 21:05:01)
标签:

雅兰

文学

小小说

分类: 苦禅·道生

 

沧桑……无年……无尽时……

 

有多远走多远

 

 

                                                                                                    享有著权·拒绝转载·侵权必究  

 

 

 雨已经停了。阳光穿云而下。

 

 她想起他曾经说过,女人的内衣要精致一些,这样爱她的男人才会更爱。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件一件的卸下,桃红的花瓣一样,被风的手剥离。也许还有二十分钟他就会到来。那个身影已消失了约有三年光景。如是重蹈覆辙,该不会有一种相隔的久远吧。她仍是望着镜中的人,她的手缓缓地抚过,由上至下。他的空落的手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温热地覆盖过她的每一寸肌肤,凝脂一般,雪白的。曾经也渴望过他的,纵然他是说过另一个女人如何让他神魂颠倒,他与她在一起,又会怎样呢?

 

 窗外,阳光穿云而下。

 

 他的敲门声。以前他是有钥匙的。时间会游漓,一些真实也就更改了。她打开门,仍是裸着身。他情以难控地伸出现在的手,落至在她的倾泻的发上,顺抚她的面颊,可她让开了。稍为侧了身,她拿起宽大的浴巾掩饰了自己,他与她之间的隔离是微妙的,但涩涩地存在着。他说,是你让我来的。言语之中仿佛是她的需要。她说,你坐吧,我们也可以谈谈话。他说,我不想谈什么。只想做。她说,我是让你坐的。他紧贴着她的身体,不像曾经那么熟悉的伸手揽她,我要跟你到床上做。没有谁引导谁。她是春,他是秋。就这么冲破间距的隔阂慢慢地溶入一起。

 

他不停的有变化,似乎今天的他要酝造一番天翻地覆。他不停息。他额头上的汗混和着他的黑而浓密的发在她的眼前不停地晃动着,滴落着。他的每一次进入和撞击都很用心,因为是她让他来的。她不像以往的那般愉悦,激烈。她努力地在找寻。从他的每一次喘息和动作中努力地找寻着以往的痕迹。他与那个女人是否也这样,她在霎那间的想。一种断离。是心。可此时的身体却与他镶嵌着,紧紧地缠织在一起。她想,让他做吧。她如一具木乃伊。

 

 三年前的一次仍是在床上,正是热火朝天之势,他的手机却响个不停。他说,他在好望角,一会就到。可她却很疑惑,明明她住在桃叶渡。一幕精彩草草收场。那是一个冬天的夜晚九时许。她躺在一个人的被窝里沉浸着他留下的残余。但她似乎不知,他,人已离去。

 

 后来他与她的联系少了,见面的机会也淡薄了许多。如果在床上,她也渐渐地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她很神伤并且开始黯然,犹如一朵绽放的莲走错了季节。

 

 在一起的岁月里他到底不知她性情里的深浅。她是绝然的,决定放弃。

 

 她更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从这个城市消失。从他的身边绝尘。

 

 他只是他。

 

 他跟她说过,那个女人很有钱,经常穿各种不同颜色的蕾丝内衣,让他晕头转向的还有那个女人身上始终弥漫着一种秋日情人的香水。

 

 她沉默,然后离开。

 

 在疗伤的日子里,她的心在滴血。离开之后,她才明白,她与他之间的爱情只是一种破碎,难以圆合的是她所想往的那份爱情。她是真的在爱。然而,她却看见了自己的伤口。她在流血。他不在的日子里,她无边的空旷,于是她决定去爱一个人。随便什么人或者就是在酒吧买醉的人,或者就是打着伞在站台上等车的人,再或者就是那个茁壮短发的乘地铁的人。可是她却认不清什么人了,她还相信谁呢?她该如何才能剪辑掉曾经他万般如蛇的缠绕。

 

 直到你的出现。因为她相信天蝎座的人会有温暖。她在你的面前几乎不笑,她就喜吹听你说话,如汩汩流水三月一样的流淌。还有你的手,大而宽阔。你曾对她说,丫头,知你心中有疾苦。话没说完,她的泪就顺着面颊而落,你是不忍心的。于是你决定给她温暖。你变化着所有让她欢心,哪怕是她的一点点欢愉,你感觉的都是欣慰的。因为她还年青。你给她买首饰衣裙碟片各种漫画,只要是她要的你都能给,但她对你从不言爱。

 

 那次是你的生日。你说,你想送什么给我呀。你是笑着说的,她也笑了,我从来不送花,那就送我吧。你有些无措,你是笑着说的,她说的都是真的。于是在你生日的那天,你收到的最好礼物就是她。

 

 可你不知,她一直都在遗忘,也为遗忘做着她所能做到的一切。她是坚持的,尽管她的心里隐隐还有痛。她自己亦不知,你却能感受到。因为每一次要她的时候,她似乎就有一些些的遥远,那么一些些的遥远是缥缈的,但确是切实的。你知道那是她经历的曾经。

 

 后来你被猎头挖到异处的职场,由于工作,你不得不离开。但她仍是你心中的关怀。你走的时候,她哭过,伏在你的怀里,像一只凄凄的小鸟。

 

 你走了。

 

 你是爱她的。你给了她承诺。有婚纱还有钻戒。

 

 可从此你和她两地相离。

 

 你不在的日子里,她还是想起了他。她听朋友说那个女人到日本去了,他们的出租屋又退回去了。于是她给他打电话。他说,几天前的一个凌晨二点,他睡不着。抽烟,想着许多的过往都遗失了。看着烟火一闪一闪,就好像看见历史的一幕一幕都是被烧空的,那是一种透骨的寂寞。她又心疼了,尽管你有诺言。

 

 她让他来。他就来了。他不知道有你。

 

 

 她明知有你。在心里的.

 

 在那张曾经你也留驻的床上,她与他做爱。她知道自己,已经不爱了。他说,你为何与从前不一样,过去你的声音很高。她不说,只是让他继续做。他在极力地搜索着挖掘着,似乎要将三年的空缺全部填上。她的手机械似的搂着他的背夹,温热的全是汗。他一边做一边说,感觉好不好,啊,感觉好不好。她不回答。她反问他,你感觉好不好。他说,空前绝后的幸福。她的心底有一股悲哀滋生而起,这个男人,一直都是他自己。

 

 

 《有多远走多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三寸屋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三寸屋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