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袁弘
袁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52,789
  • 关注人气:12,4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104.02.08 无题

(2014-02-07 07:48:49)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无数次醒来后,索性放弃睡眠。反正这三天来除了去医院打点滴,我几乎一直在睡。

按部就班的喝上一大杯水,给自己量个体温,这是这三天来除了睡觉和打针外,我做得最娴熟的事。

想起来有些不应该,从杀青到现在,折腾了四十多天,临近开工,这才真正做到了“好好休息”,而且还休息得如此被动。

想来不该的事其实还有很多。

人在很多方面都是迟钝的,比如,不到病倒不知道自己身体出了问题;又比如,不到病倒不知道孰轻孰重,许多事情都是浮云;再比如,不到病倒不知道谁是真正关心你的人,什么叫真情可贵。这么看来,病倒似乎也不是一件坏透了的事情。

从前天早上醒来后发现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再无力勉强硬撑,我就做好了要一直面对爸妈两张操心的脸的准备。但我忽略了自十三年前离开家去异地之后,就一直鲜有机会让他们如此实际操作的事实。虽然我一直在安慰他们,只是上呼吸道感染有点发烧而已不是什么大病,但显然我的说辞并不能阻止他们为我熬粥、买药、不停灌水,隔三差五问我感觉怎么样了,然后上各种土方。我只能选择来者不拒。因为此时,看着他们,心里只有感动和羞愧。

昨天下午精神恢复的还行,好不容易才打发爸妈去参加他们一年一度的老友聚会。兄弟姐妹们组团来带我去医院挂水,过年间原本冷清的急诊输液室,都变的热闹了。

挂完水回来,只剩我和外婆在家,听她絮絮叨叨叮嘱了一通多喝水别吹风之类的话后,爬上床去继续睡觉。没多久,恍恍惚惚间,听见外婆在门外叫我。外婆这些年衰老的很厉害,稍远一点的亲戚,她已不再记得,腿脚也不方便,出门靠轮椅,走路几乎是慢慢挪动。我赶忙问她有什么事,她告诉我说,电视里在转播一个几万人同时在看的很精彩很好看的比赛,让我起来看…

想到她老人家蹒跚着双腿,从客厅到我卧室门口几乎得用三分钟的时间,就为了说这个,我实在有些哭笑不得,又不忍拒绝,只好强撑着爬了起来。电视里在转播索契冬奥会,那些运动员们踏着滑雪板从高坡上冲下来,在空中做出各种匪夷所思的动作,引得从未看过的外婆坐在电视机前,像小孩子一样,发出阵阵赞叹,“好看,动作真精彩,这么惊险,简直是玩命啊。”听她说着,我忽然想起自己上次滑雪时,突发奇想想玩360,把自己摔个半死的情形,不禁疼得咧了咧嘴。想了半天该如何跟外婆解释年轻人的玩命行为是出于什么目的,最后觉得自己也解释不了,放弃了,于是两人继续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

比赛转播结束,晚饭时间未到,外婆一口断定说我饿了,要给我做饭,看着她开始往厨房挪动,我赶忙又挣扎起来,主动请缨说我来。

晕头转向中,给自己在微波炉里热了碗粥,给牙口不好的外婆把她喜欢吃的几个菜加了点水和米饭烩一块,再胡乱做上一个她想吃的洋葱炒蛋,我们的晚饭就算是大功告成。然后祖孙俩移步餐厅,相对而坐,安安静静的吃着我们的晚餐。

正吃着,我正强迫自己把那一大碗粥对付完,突然听到外婆轻轻说了一句“真好吃。”我看向她,她并没有抬头,只是埋着花白的头,用她不利索的牙口,仔细认真的吃着那碗烩饭。

我一下子意识到这一刻将来罕有,突然间,就不知所措了。



(写下这些,天光微亮,爸妈已分别起来看过我一次,又喝过数杯水,听了数句唠叨,体温量过,一切正常,三天来,第一次感觉到,饿了~)


pic
pic
pic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