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傩送
傩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19,788
  • 关注人气:84,3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你担不起道义,重要的是活下去(写在2018年记者节)

(2018-11-09 02:02:37)
分类: 心情
你担不起道义,重要的是活下去(写在2018年记者节)

人民日报《新闻战线》原总编辑胡欣跳楼自杀,给这个记者节笼罩上了一层阴霾。


近一个月内,在她之间离世的知名媒体人,还有李咏、金庸。世人但知金庸是新派武侠小说大宗师,殊不知他是香港一代报业巨头。从1945年进入《东南日报》做外勤记者,到1994年辞去《明报》企业董事局主席,金庸大半生深耕于报业,写武侠只是他的副业。


金老爷子算得上寿终正寝、功德圆满,李咏的英年早逝令人惋惜,胡欣的非正常死亡则令人扼腕叹息。


其实,即便有没李咏早逝、胡欣自杀这样悲伤的事件发生,这几年传统媒体的没落也早就成为一个让媒体人自哀自怜的话题。每到记者节,媒体和媒体人免不了要对月浩叹一番,无可奈何中夹杂着几分悲壮,再就是追忆往日美好时光。


我在传统媒体整整工作了25年,自大学毕业到两年前从报社辞职,前后做过广播、杂志、报纸、电视台兼职评论员,一辈子最好的时光都贡献给了“新闻战线”。作为“新闻战线”的一个老兵、逃兵,从“身在此山中”到隔岸观火,对于传统媒体曾经的辉煌和现在的没落,感触良深。


媒体人多把传统媒体的江河日下归因于受到新媒体的冲击,这其实是不对的。


我刚参加工作时,记者被誉为“无冕之王”,自带“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道德光环。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到本世纪最初的十年是中国传统媒体的黄金时代,媒体丰厚的广告收入为记者群体提供了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薪资。“公平正义的捍卫者”外加衣食无忧,让记者这一职业毫无疑问成为时代的宠儿。


但这一切都是镜花水月,经不起职业伦理的拷问和时间的冲洗。


现在回过头看,中国传统媒体曾经的辉煌,并不是因为媒体这个行业天生就比其他行业具有道德优势,也不是因为记者这个群体有多么优秀,更多是拜“垄断”所赐。


媒体的本质是信息传播,新闻也好,广告也好,都是在向受众传播信息。在一个正常的社会,媒体是向社会所有成员开放的,因而是充满竞争的行业,信息发布渠道也是百花齐放的,受众可以自由选择那些自己认可的媒体。金庸为什么写了那么多武侠小说?除了自己爱好和擅长,更多是因为香港报业市场竞争激烈,《明报》创立之初举步维艰,他得靠在报纸上连载武侠小说来拉拢读者。


但大陆不是这样。无论是电台电视台,还是报纸杂志,开办媒体都必须获得政府许可,并且成为政府宣传部门的延伸机构。换句话说,所谓传统媒体都是官办媒体,民间自办媒体是被禁止的。


这样一来,整个社会的信息发布渠道其实是被传统媒体垄断了。传统媒体生产和传播什么样的信息,民众就只能获取什么样的信息,别无选择。某种意义上,我们自以为看到的“客观世界”,其实是由传统媒体和记者主观决定的。传统媒体告诉我们他们想让我们知道的消息,屏蔽那些他们不想让我们知道的消息,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为自己树立“铁肩担道义”的形象。


垄断必然带来高利润。在传统媒体的黄金年代,受信息传播技术所限,商业广告唯有通过拥有官方许可发行渠道的传统媒体才能获得大面积传播,舍此别无他途。这给了传统媒体坐地生财的机会,躺着就把钱挣了。


然而在短短的几年间,互联网信息传播技术的突飞猛进,把传统媒体打回了原形。


人们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发现,离开了传统媒体,一样可以获取信息,而且更方便、更快捷、更丰富,甚至更真实。商家也不再需要通过传统媒体来传播自己的产品信息,至少传统媒体不是必选项,通过其他渠道做广告可能效果更好、成本更低。甚至不少商家拥有了完全由自己掌控的传播媒介和海量粉丝——比如购物平台“一条”所办微信公众号,它的粉丝数量要远远超过许多传统媒体黄金时代的订户数量。


传统媒体自以为江山永固的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轰然崩塌,记者作为“公平正义守护神”和中产阶级的职业尊严也随之被解构。


站在传统媒体和记者的角度,今日之困境诚然是受到了新媒体的冲击,如果没有新媒体……,但是反过来想想,传统媒体凭借官方赋予的信息垄断地位建立起来的道德光环和赢利模式本身就有不道德的因素,也不符合商业逻辑。新媒体的出现只是打破了传统媒体的垄断地位,让传统媒体成为参与信息传播市场公平竞争的一分子,而不是从前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拥有绝对排他的舆论话语权和信息传播权。


一切本该如此。


从之前在媒体上发文为农民工讨薪,到今日上街挂横幅为自己讨薪,记者的失落可想而知。然而记者凭什么就必须是“高薪者”而不能成为“讨薪者”?几个月前我曾向一位海归教授感叹传统媒体和记者的今不如昔,认为记者不应该是现在这个境况。他对我的看法很不以为然,告诉我,在欧美国家,记者也就是一个普通职业,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并不比制鞋厂的工人高;当然,国外也有受人尊敬、收入非常高的记者,但那些记者都是行业内的杰出人才,或者是战地记者、调查记者之类的媒体高危从业人员;普遍而言,记者的收入处在社会的中间阶层。


说到传统媒体转型,其实是个伪命题。如今的传统媒体,其实早就具备了新媒体的架构,个个都是全媒体,三头六臂——几乎所有传统媒体都拥有自己的微博、微信、APP,还要怎么转?


传统媒体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新闻专业主义——它拥有大批的新闻专业人才和一整套生产新闻的专业流程,对信息的筛选、整理和深度挖掘,是新媒体无法比拟的。从更高层面看,传统媒体的竞争优势还在于媒体中有一些真正拥有新闻理想的记者,哪怕是记者中的极少数。


我始终认为,尽管传统媒体目前处境艰难,但只要能够坚持生产出高于信息传播行业平均水平的新闻产品,终能赢得市场认可,严冬总会过去。然而从目前看,这个冬天无比漫长。


传统媒体正在放弃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或者说从未坚守。


传统媒体一直是作为“喉舌”存在的,这也是它的安身立命之本。而喉舌是必须听命于大脑的,大脑为善则喉舌为善,大脑为恶则喉舌为恶,在这种情形下,新闻专业主义难以坚守,新闻理想更是无从谈起。


从大气候看,传统媒体的“喉舌”定位是日益强化了。


在“新媒体冲击”之下,陷入财务窘境的传统媒体嘴里高喊“内容为王”,实际运作则是“金钱为王”。在不少传统媒体,尚能吃香喝辣的是那些能够利用人际关系拉来广告的编辑记者,踏踏实实做新闻的记者反而不受待见,至于传统媒体最有价值的深度调查版块,更是消失殆尽。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恶性循环——新闻越做越不专业,基于人际关系而非商业逻辑之上的些微广告收入,也终将在日益成熟的市场竞争中丧失。


至于那些真正怀有新闻理想的记者,正在加速流失,成为传统媒体中的濒危物种。


不谈传统媒体这个行业,对记者个人而言,更可悲的是,这么多年来职业对人的异化。


跳楼自杀的人民日报《新闻战线》原总编辑胡欣,上世纪七十年代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她的丈夫是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典型的中国高知家庭。这样好的教育背景,如果不做记者,相信可以在其他行业取得相当不错的成就。


公开资料显示,胡欣在中国新闻界也算得上“杰出人物”。她的新闻作品多次获中国新闻奖,甚至还拿到过“五个一工程奖”。但以我陋见,在中国获得各类新闻奖的作品,如果放诸历史长河,是没有太多价值可言的。一来新闻本身是快餐式作品,二来,受到官方认可的新闻产品多是“宣传品”,满足一时之政治需要。胡欣的获奖作品,从标题上看,只能说出色地履行了喉舌使命。


胡欣自杀,不知道她遭遇了什么样的人生不幸,在此不好妄加评论。这样一位温婉美丽的女子(年过六旬依然姿容曼妙),加上良好的教育背景,本应拥有一个美好而圆满的人生,并且在职业上有所建树。学哲学的人,一定是睿智的。


就我个人而言,回望二十五年媒体生涯,虽然不能说一无所成,但留下的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几乎为零。数日前碰到一位电视台的年轻记者,知道我从前在报社写了十年评论,也获了一些奖。她问我是否有意将这些评论结集出书,我摇头苦笑以对。这些评论多是一时的应景之作,且藏头缩尾,离“铁肩担道义、秉笔写春秋”还差得老远。这样的一些东西如果出书,徒然浪费纸墨,只能自娱自欺,对社会没有任何价值。


半辈子码字儿,回想起来,可能真正有点价值的东西反而是职业行为之外的几个风花雪月的闲篇,只是这样的东西少得可怜。太多的精力用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加之才华有限,这辈子恐怕是难有建树了。


此外,因为不能直抒胸臆,整个人都变得激愤了,不能平心静气地看待世间万物,免不了做些害人害己的事情。


大陆的媒体人,不要说铁肩担道义,治国平天下,现在连修身齐家都很难。


这些年,记者早逝的噩耗比从前更频繁。虽然离开了媒体,依旧免不了有兔死狐悲之感。


什么都不要想,活着最重要,为自己,为亲人,为所有还惦记着你的人。


前些日子,一位武兄对我说:我们都要好好活着,活到新中国的太阳升起来的那一天。


好好活着,以此和曾经的记者同行们共勉。


写着写着,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这个记者节过去了。


就此打住吧。


- END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