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傩送
傩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19,788
  • 关注人气:84,3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远去的江湖,以及那些快意恩仇的男人和女人(评《邪不压正》)

(2018-07-13 23:14:25)
标签:

邪不压正

姜文

许晴

彭于晏

分类: 影评

远去的江湖,以及那些快意恩仇的男人和女人(评《邪不压正》)


毫无疑问,《邪不压正》是今年夏天最值得期待的电影,因为它的导演是姜文。


但看完影片,我有点儿小失望。总体感觉不如前不久上映的《我不是药神》,尽管《药神》并不完美;比之姜文北洋三部曲第一部《让子弹飞》,更是相距甚远。


影片故事脱胎自张北海小说《侠隐》。原著主要表现的是一个旅居海外的老北京人对民国北平的缅怀,借助了一个侠客复仇的故事。换言之,小说中的“武侠”只是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民国时期的北平风貌才是作者心中的挂念。当然,原著对民国江湖人物的描写也是相当精彩的,因此称得上是一曲“民国北平”和“民国江湖”的双重挽歌。


姜文的改编反客为主,着力表现原著中的江湖叙事。或许是为了吸取《一步之遥》票房惨败的教训,《邪不压正》讲述的这个侠客复仇故事情节过于简单了,因此显得口味不够丰富。以灭门惨案始,以大仇得报终,正派反派一目了然。本来,有老北京和“七七事变”这样绝好的空间和时间坐标,完全可以把故事讲得更加跌宕起伏、摇曳多姿。这一回,姜文是太看低吃瓜群众的理解能力和审美情趣了,因此有人说,大厨煮了一碗泡面。


远去的江湖,以及那些快意恩仇的男人和女人(评《邪不压正》)

原著中有关复仇的情节铺陈,一个重要的矛盾冲突是江湖规则与现代文明(即所谓“法治”)的对立。李天然坚持“江湖事,江湖了”,而他周遭的人则反复劝诫他要尊重法律,以抗日大业、民族生死存亡为重。我记得原著中蓝青峰给李天然讲了施剑翘暗杀孙传芳的故事,暗示当时的社会已经不再允许私力复仇。这种“江湖”与“庙堂”的对立构成了小说的内在张力,这个话题在今天讨论起来也是很有意义的,因为它事关正义能否最终实现。然而电影中这一矛盾冲突被大大淡化了,在李天然身上,家仇和国恨高度统一,他内心的复仇愿望和组织交付的“任务”无缝对接,没有太多纠结,因此人物形象也就显得单薄。


金庸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其实是不对的。金庸写郭靖这个人物时,还处在武侠创作的上升期,对“侠”的理解比较传统,或者说过于正统。中国历史上真正的“侠”,要回到司马迁的《游侠列传》中,譬如朱家郭解辈,真正的“侠”与体制是坚决不合作的。处庙堂秩序之外,心性独立者方可为侠,这才是原著作者张北海所要强调的。小说中,在时局纷乱、民族危亡的时刻,李天然对国事始终是一种疏离的态度,即便他的个人复仇与国家大义正好重合到了一起,有意无意做了一些关乎大局的事情,但他始终不希望自己被裹挟到官方的政治行动中去,哪怕以“救国”为名。


远去的江湖,以及那些快意恩仇的男人和女人(评《邪不压正》)

真正的“侠”,在战国后已然不见。从秦统一到近现代2000余年间,“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一直是中国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当然,直至民国时期,中国社会还残存着一些“侠”的碎片,民国之后从此绝迹。张北海所要缅怀的“侠”和“江湖”,就是这样一种气质——什么是“侠”?倒不一定武功有多高,而是为人讲信用,做事有原则,快意恩仇,重义轻生。什么是江湖?江湖中有刀光剑影,更有万千柔情;有阴谋与罪恶,但公道自在人心。


遗憾的是,这样的“侠”和“江湖”,在《邪不压正》中表现得并不充分。2016年上映的《罗曼蒂克消亡史》,要比它好得多。


因此,姜文新片对“侠”的描写算不上成功,无论是李天然还是蓝青峰。影片中真正光芒四射的角色反倒是两位女性:关巧红和唐凤仪。周韵扮演的女裁缝和许晴扮演的交际花都是特别有魅力的角色,比起男性世界的权欲和污浊,她们的精神底色都是非常美好的,堪称女神级的人物。


在姜文的认知中,女性是帮助男人成长的启蒙老师,这点在关巧红身上有充分体现。姜文虽貌似直男癌,但骨子里非常尊重女性,奉若神明。作为一个男性,我不得不承认,他的认知是非常正确的,因此表达到位——李天然功夫再好,长得再体面,也是配不上关巧红的。就现代中国社会而言,整体上女性的确比男性更优秀,尽管中国还是一个男权社会。此外,看得出来姜文是非常爱老婆的,关巧红这个角色形象设计得相得丰满,影片中周韵之美怎么看怎么有。


远去的江湖,以及那些快意恩仇的男人和女人(评《邪不压正》)

许晴是我非常喜欢的演员,天生风情万种,所谓“尤物”是也。影片中她的风骚,她的仗义,她的敢爱敢恨,无不令人怦然心动,尤其是她对李天然说:“你送我一个根本之宝,我还你一千个凤仪之宝。”性感妩媚到了极致。


她是片中最“淫荡”的角色,却也是最光彩照人的女性。电影结尾处,日本军队进入北平城,在一众身穿和服、挥舞彩旗的女人的欢呼声中,许晴扮演的唐凤仪身穿粉色旗袍从城门楼子上一跃而下——不要误会,她既不是殉国,也不是殉情,她殉的是她自己:这样美好的女性,这样美好的身体,却找不到一个美好的归宿,那么就让她毁灭吧。


远去的江湖,以及那些快意恩仇的男人和女人(评《邪不压正》)

姜文、廖凡、彭于晏、许晴、周韵……这样强大的演员阵容,可惜的是没能呈现出一部合乎期待的影片。应该说演员的表现都是出色的,包括彭于晏——他长得太帅太酷太洋气,只要看过原著,就会担心由他来演李天然这样一个农村娃出身的复仇侠是不是姜文选错了人,这个有一身好肌肉的阳光男孩更适合演都市言情剧,哪怕是港台枪战片。成年李天然刚出场时,我非常不适应,彭于晏的形象、气质与民国时期的北平城很不搭调——但看到后来,我觉得他已与李天然相去不远了。必须承认,他很努力。


影片的音乐和打斗风格明显有模仿《卧虎藏龙》的痕迹,飞来飞去的唯美画面,只是戏曲鼓点换成了西洋乐,竹林换成了老北京四合院的青瓦屋顶。


可圈可点的还有对民国北平风情的描绘,部分保留了小说原著的韵味。那些灰色高大的城门楼子,白雪红墙,青瓦绿树,信鸽,骆驼,胡同里小贩的叫卖声,让人想起《城南旧事》。


远去的江湖,以及那些快意恩仇的男人和女人(评《邪不压正》)

总之,《邪不压正》虽然不是很令人满意,但无论如何,姜文还是沿袭了他的电影风格。我觉得姜文的电影就是他所向往的世界——那里的人们快意恩仇、有情有义,那里的男人是男人中的男人,那里的女人是女人中的女人,那里的人活得更像人。


不像我们今天,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当然比男人表现好一点),很多人过得死气沉沉,就是做坏人也缺少廖凡扮演的朱潜龙那种坏透顶的爽快利落劲儿,总之人人都很怂,凡事都认怂。关键是社会还鼓励认怂,前些日子《人民日报》发了一篇评论,《为什么越强大的人越“怂”?》,认为怂是一种生活智慧,一种人生境界。


只有在姜文的电影中,我们才能略微感受到一点路见不平、当街拔剑、血贱五步的民族远古基因。其实也不远,民国到现在不过数十年,可是为什么仿佛相隔了好几个世纪?


还是喜欢姜文,期待下一部吧。


- END -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我给《药神》打四星,因为它给了生活一个差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