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傩送
傩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05,708
  • 关注人气:84,3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肾失踪报道:多一点专业,少一点情怀

(2016-05-09 03:23:56)
标签:

肾失踪

肾萎缩

传统媒体

新媒体

专业主义

分类: 时评

安徽宿州男子“肾失踪”事件这几天很热。最新消息是,当事人刘永伟5月7日到南京总医院复查,医院表示,具体的结论和诊断结果将在多位专家进行会诊后再进行公布。

 

刘永伟的右肾是“丢失”还是“萎缩”,截至目前还是一桩无头公案。作为非医学专业人士,本人对《新安晚报》提出的天问“肾去哪儿了”不作猜想,对医患双方的所作所为不予评判,这篇文章主要想谈谈事件中的另一个关键角色:媒体。尤其是传统媒体。


总体感觉是,相当一部分传统媒体的表现很差劲。


从饮水思源的角度说,我不该对传统媒体说三道四,因为我本人就是传统媒体下的一个蛋——前前后后在传统媒体混了25年,做过广播、杂志、报纸的全职记者编辑,还在电视台兼过职。刚刚离开报社才三个月,就对传统媒体口诛笔伐,显得太不厚道。


但在“肾失踪”这件事情上,有些话不吐不快,哪怕背上数典忘祖的骂名。


事件最初报道见5月5日《新安晚报》,该报道被当事医院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指责“严重失实”。两天之后,《新安晚报》刊发整版文章《请问报道哪里严重失实》为自己鸣冤。一起医患纠纷,由此演化为医院和媒体的口水战。


不得不说,纵然当事媒体巧舌如簧、一脸无辜,实际上已经输得一败涂地。


徐医附院指称《新安晚报》报道严重失实,主要基于两点,一是报道称刘永伟“术后右肾消失”(暗指医院借手术偷摘患者肾脏);二是报道中说,当事医生回应称右肾“术后瞬间萎缩”(暗指医院狡辩)。而这两个事关真相的核心内容都与事实不符——刘永伟发现右肾“消失”是在手术两个月后,至于“瞬间萎缩”云云,也不是当事医生原话,而是记者作出“右肾会在一天之内萎缩不见吗”的诱导性提问后,医院负责人未作明确答复。


《新安晚报》辩称,在通篇报道中,从未提过“手术后肾就立即消失”,也从未使用“术后瞬间萎缩”这样的说法。我查了查5月5日相关报道的电子版,正文中还真没有确切的、肯定性的表述,但标题——这年头,很多人看报纸就是看个标题——明白无误地佐证了医院的指控。当日《新安晚报》相关报道的主标题是《做完胸腔手术,右肾离奇失踪》;当日新安晚报官方微博的报道标题是《宿州男子在徐州手术后右肾失踪,当事医生:瞬间萎缩了》。


显而易见,两个大标题党。事件较为准确的表述应该是“做完胸腔手术两个月后右肾失踪”和“当事医院:右肾可能萎缩”,只是这样一来,就与部分媒体奉为圭臬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大相径庭,眼球效应也会差很多。至此基本可以判定,原新闻纵然算不上虚假报道(毕竟没有捏造事实),但鉴于其对核心事实的错误和误导性描述(甚至做成了主标题),说它“严重失实”不为过。


不出《新安晚报》所料,新闻见报后爆热,被多家媒体转裁。而转载该报道的媒体在标题上均不假思索地使用了“术后右肾失踪”或“右肾瞬间萎缩”这类明显有悖事实的骇人听闻的说法。于是,这则新闻很快轰动全国,“医生做开胸手术偷摘患者肾脏”这个超级恐怖故事开始在微博和微信上病毒式传播。


再来看看各家媒体5月6日的评论。评论是比新闻报道更能引导舆论的新闻产品。《京华时报》的主要观点:“站在公众的视角,假如患者的这种痛苦遭遇属实,的确令人不寒而栗。医院和医务人员误摘器官,则是重大医疗事故;贩卖器官则可能涉嫌犯罪……”《新京报》的主要观点:“在刚刚经历了虾也能脑死亡的头脑风暴后,如今又冒出来肾脏瞬间萎缩的惊人论调,使我们不得不相信人世间真的充满了段子高手……”很显然,这些评论所指,都是建立在《新安晚报》报道为真的基础上。


本人也写过几年报纸评论,对新闻事件中某一方当事人作“恶意揣测”也是经常的事,但前提是对新闻报道的真实性有一个基本判断。如今不写报纸评论了,但哪怕在微博微信上就时事发表几句看法,也是要先动动脑子,以免让自己的文字成为乱打人的棍子;想不明白的地方还可以求教于方家——以此事为例,看到新闻的第一时间就觉得事情太过蹊跷,于是私信做了几十年放射科医生的老丈人:“肾失踪”在医学上有哪些可能性?老岳父回复“肾萎缩”在临床上常见,萎缩到一定程度连CT机都很难检测出来,但“瞬间萎缩”不可能。于是我在微信朋友圈对此事的评论只有一句:真相到底是什么?


相比传统媒体的“高度一致”,新媒体和私媒体(非机构性的个人博客、微信公号等)意见比较分裂。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新媒体就此事呈现的观点很少从道义角度说事,医学专业人士多从专业角度论述,非专业人士多从心理角度分析(或许多数分析在专业人士看来不大靠谱,但毕竟是朝着“求真”的方向)。


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在“肾失踪”一事上立场出现明显分野,我的解释是这样的:传统媒体还是喜欢把自己打扮成圣母婊,一事当前不问真伪,先站上为弱势群体代言的道德至高点再说;再一个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做新闻就怕事儿不大。而新媒体没有所谓“铁肩担道义”的道德羁绊,反而能够做到相对客观,较少预设立场、先入为主。


从长远看,随着民众科学素养、“观念的水位”日渐提升,“圣母婊”的做法不可持续,很有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从“去伪存真”的能力上看,传统媒体也不占优势,新媒体(包括私媒体)中有大量专业人士,眼睛比记者亮得多。这一事件中,一些传统媒体不假思索地把矛头指向“医生偷肾”,希望抓到大新闻,结果被专业人士轻而易举地拆穿画皮——新浪博主“白衣山猫”和微信公众号“烧伤超人阿宝”这两位粉丝众多的业界人士,以无可辩驳的医学常识指出:医生做开胸手术时偷摘患者肾脏,完全是损人不利己的勾当,顶多只能做盘“爆炒腰花”,没有哪个医生傻到甘冒坐牢风险干这种失心疯的事。


随着新闻反转,舆论也随之转向,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开始倾向于相信所谓“肾失踪”是患者忽悠或伙同媒体敲诈医院——说老实话,这和“医生偷肾”一样不靠谱,得把人性想象得多么黑暗啊。我认为事情还存在第三种可能,即这是一起医疗事故,医生在给交通事故中因受到严重撞击和挤压而导致内脏移位的患者做开胸手术时,没有妥善处理、安置患者的右肾,致使患者右肾严重萎缩直至“消失”。当然,这不如“医生偷肾”或“患者诈骗”耸人听闻,而平淡的事情不是一些媒体乐见的。


类似新京、京华这样的大报在发表评论文章时,轻率地为显而易见的不实报道背书,我认为未必是因为“弱智”,很有可能是“同气连枝”。以我司职于传统媒体多年的经验,媒体之间是很忌讳“内讧”的,而“团结”是被提倡的,尤其是当某家媒体成为与其他行业“交战”的一方,其他媒体有“协同作战”的义务是业界不成文的规矩,至少不能相互拆台。媒体经常批评公检法同穿一条裤子,不能相互监督制衡,其实媒体自身也存在这个问题。当然,这不能全怪媒体,所有传统媒体都是一个姓。


“肾失踪”报道堪称2016年新闻界一大滑铁卢。传统媒体式微是这两年传媒界忧心忡忡的话题,业内大多归结于新媒体崛起,其实这是个伪命题——现在哪个传统媒体没有微博、微信、APP?所有传统媒体都是新媒体,绝大多数传统媒体都是比没有官方背景的新媒体实力更强的新媒体。若说今非昔比,无非是传统媒体的信息垄断地位不再,其安身立命之本主要只剩下“公信力”。


媒体的公信力首要在于“真实”,而非“情怀”。并且“情怀”这东西,很多时候面目可疑。传统媒体及其从业人员一向标榜自身的“新闻理想”,似乎做新媒体的人只是为了钱,而不是“心念天下苍生”,这给传统媒体的式微和从业人员的坚守涂沫上了一层“悲壮”色彩。这种虚幻的道德感将加速传统媒体的衰败。


传统媒体现在最需要的不是似是而非的新闻理想主义(严厉的管控之下理想只是奢谈),而是新闻专业主义。没有专业谈何理想,正如没有真何以为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