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不老的性灵

转载 2017-04-20 09:12:30

不老的性灵

——叶芝短诗中的深意

发布时间:2017-02-24 10:53:33    作者:方磊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本报记者 方磊

记者:为什么选择翻译叶芝的诗作?

张祈:叶芝是我非常喜爱的一位英语诗人。很多中国读者了解叶芝,是因为他那首著名的爱情诗《当你老了》,当然,也包括他和那位热衷于爱尔兰民族主义运动的女性茅德·冈小姐的爱情故事。后来,这首诗还被人许多人改编成歌曲和翻唱。

记者:叶芝给您怎样的感触?

张祈:我个人迷恋叶芝,是因为他身上的现代性,以及其将个人生活与民族命运的成功结合。叶芝于1923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获奖理由是“用鼓舞人心的诗篇,以高度的艺术形式表达了整个民族的精神风貌”,诗人艾略特也称赞他是“当代最伟大的诗人”。叶芝的诗歌数量和质量兼具,风格也复杂多变。从早期的唯美抒情到中期的“面具”理论实践到晚年的玄学沉思、幻象理论和“脱口而出”,他的写作对很多诗人都有显著的影响。我翻译的这三首短诗可以说是叶芝的代表作。

记者:这是三首短篇作品,短诗翻译有哪些特别讲究?

张祈:对于短诗的翻译,我是提倡逐字对应的译法。因为诗很短,所以就需要“无一字无来处”,少一些个人的发挥。

记者:《饮酒歌》在翻译中有哪些技巧的处理?

张祈:《饮酒歌》这首诗据说是叶芝写给女友茅德·冈小姐的,但作为一首诗,我们也可以不这样看,总之,这首诗的语调和背景就是二人对饮和交谈,诗中的“你”是诗人诉说的对象,可以看成是恋人,也可以是别的朋友或者是任何一位读者听众。陶渊明写过著名的《饮酒二十首》,里面多是人生的感叹。酒意的存在能够让人暂时与现实脱离,从而产生对人生与情感思考的超越。

这首诗共六行,原文的韵律是ABABAB,但译成中文,由于语式和词意限制,按此韵处理起来极有难度。我变通式的处理为AABABB,好处是基本保持了原有的语调。其中第三四行,原文中为从句,出于中文习惯和押韵,我进行了倒置,以便读起来更流畅自然。

“美酒从嘴巴里进来,爱情从眼睛里进来;”这两句是直译,酒从口入,爱由眼见心生,当然其深意是,嘴巴可以品尝美酒的醇香,恋人的双眼可以感知爱情的甜蜜。但译诗不能解释,解释是别人的事。同时,我们也能想象诗人一边喝酒,一边在和恋人脉脉对视。

“在苍老和死亡来临之前,这是我们知道的所有实在。”这句的表面意思是说,人生最终就是老和死,这就是真理,谁也摆脱不了。而对恋人这么说则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说:“我这么喜欢你,你却始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这是为什么呢?难道非要等到我们变老和死亡之前才相爱吗?”这既是对恋人青春短暂、人生无常的提醒,也是爱而不得的抱怨。对于读者来说,也可以理解为,人生需要及时行乐,花开堪折,诗酒趁年华。

“我把酒杯举到唇边,我看着你,一声轻叹。”或者是又到了分别的时刻,或者是一席话刚刚说完,诗人看着女友,一声轻叹。这声叹息里有着多少的爱慕、流连和无奈?说是轻叹而不是长叹,是押韵需要,也是诗人心底似乎还有着隐约的希望,不愿意接受就此分手的结局。诗的结尾含蓄蕴藉,给人以丰富的想象。

记者:《随时光而来的智慧》在翻译中您注重的是什么?

张祈:这首诗值得解释的翻译方面的问题不多,但有一点需要注意,整首诗四行,是由三节或者三句构成,中间用分号隔开。只有这样,才能正确理解这首诗的内在含意。

记者:叶芝在此首作品里表达了时间与智慧的思辨,如何在翻译中体现出这样的从容辩证的深邃思索?

张祈:叶芝说,人(的智慧)随着岁月长进,因此标题的解释是,我们的智慧与经验是随着时光的流逝和年龄的增长一点点积累增加的,只有当我们到了一定年龄,思想和阅历足够成熟丰富,才有可能真正理解生命的意义,掌握生存或者生活的智慧。那么这种智慧到底是什么呢?

“虽然树叶繁多,根却只有一个;”一棵树上有很多枝叶,但树干和树根却是一个。这句的意思是说,世象虽然纷繁,人生虽然曲折,但真理和归宿是唯一的。

“在我年轻时所有说谎的日子,我一直在阳光下摇晃着我的叶与花;”在诗人看来,自己的年轻岁月是爱说假话的、虚荣的,青春的时光阳光明媚,花枝招展,但那些都并不是实在的,而有一些表演或者给别人看的性质;但也不能说那样去生活就是错误,因为所有的年轻人都是以这样姿态生活的,这是谁也无法避免或改变的。

“现在我可以凋落而进入真理。”现在,是说当诗人老了,认识清楚了这一切。他认为自己年轻的时候过得有些荒唐和迷惘,同时也是荒废了时光。现在叶落花凋,不再有那些表面的光鲜和美好,从而可以认识到生命与生活的真谛,从容地去迎接死亡的到来。

总体看,这首小诗类似绝句,以树、根、叶、花喻义人生,其中有领悟有反思,有无惧无悔的坦然,发人深省,催人奋进。

记者:《长久沉默以后》有哪些是翻译中需要注重的?

张祈:这首诗原文的尾韵是ABBACDDC,是两个团韵的叠加。这种韵法在十四行诗中的前八句有时使用,但在中文特别是传统古诗中很少见。我的译文未能严格的再现该韵。

这首诗和《饮酒歌》的背景差不多,里面的“我们”依然是像是一对恋人。标题也有人译为“沉默许久后”,但那样容易给人一个错觉,就是这个沉默是二人对谈中的一个间歇;而实际上,对于这个沉默,许多人还是愿意解读为是两个人很久不见面或者互相没有联系。因此上,这次的讲话或者相遇既让人感觉来得太晚,又令人惊喜和流连。

记者:这首诗我们可以理解为情诗吗?

张祈:有人认为,这首诗也是叶芝写给他追求一生的单恋情人茅德·冈的,其实并不是。这首诗里交谈的对象是诗人的另一个情人:奥莉薇娅·莎士比亚(Olivia Shakespear)。奥莉薇娅出身将军家庭,酷爱文学艺术,写过六部小说都不成功,但她在伦敦的沙龙却聚集了当时在伦敦的大部分先锋艺术家、诗人和作家,其中包括庞德(庞德后来成了她的女婿)、H.D.(希尔达·杜利特尔)、叶芝等。她还资助过T.S.艾略特、詹姆斯·乔伊斯等等,所以,她又被人称为“现代派的无名女英雄”。

1894年,叶芝和奥莉薇娅相遇相识。那时,奥莉薇娅已婚,有一女,虽已办了分居的法律手续,但法律上依然没有离婚。一年多后,奥莉薇娅向他示爱,叶芝考虑两周后,还是婉拒了。他坦承自己很穷,支付不起她的离婚费用,虽然并不惧怕她的丈夫起诉他,破坏他的名誉。尽管如此,两人还是有过一段时间的热恋,并且曾一同出去旅行。由于叶芝一直不能忘掉茅德·冈,奥莉薇娅与他伤心分手,将近十年后才恢复通信。

恢复通信后,他们又成为亲密的朋友。到1916年,奥莉薇娅把自己的外甥女,介绍给了叶芝。这一年,叶芝在最后一次向龚茉德求婚未果后,娶了奥莉薇娅的这位外甥女。

此诗发表于1929年,初稿写于1926年。这一年,叶芝写信给奥莉薇娅表达了他对当年行为的悔意,并且随信寄出了这首诗的初稿。

诗人的爱情故事说完,我们回到诗歌文本。两人交谈依然在进行,在谈论中谈到了别的情人们,他们有的已经互相疏远或者其中的某一个已经死去,这不禁让人感叹人生无常,感情易逝。但好在是,两个人还都活着,关系还比较亲密。

记者:“不友好”、“不友善”有什么特别意味?

张祈:“不友好的灯光被它的灯罩遮蔽,层层窗帘挡住了不友善的夜晚,”这两句是本诗中较费解的,特别是其中的“不友好”和“不友善”。表面上,这里说的是二人交谈的环境,灯光、灯罩、窗帘和夜晚,内在却是喻指两人曾经面对的困难和纷扰,如经济的压力、名誉的损失、别人的嘲笑等,即爱情之艰难。同样值得庆幸的是,那些事情都随着时间的流逝过去了,现在已经不再担忧。在另一层面上,那些纷扰(不友好的灯光)虽然不再存在,但需要面对的衰老和死亡(不友善的夜晚)却依然还在前面。

记者:如何去合理适宜地理解这个作品?

张祈:诗作最后四句是本诗的点睛之笔,即艺术与诗歌的最高主题,也是诗人最深刻的领悟与感叹:身体的衰老即智慧;年轻时我们互相爱恋却无知。细解一下就是,一个人只有身体衰败时才得到生活的智慧(但却没有多大用);年轻时情人们互相爱恋却彼此不知道,或者不知道珍惜,不会处理、不理解爱的价值,年老时却悔之晚矣。

记者:您对这三首短诗的翻译使您有哪些心得?

张祈:近年,中国当代的诗歌界有一个关于好诗标准的讨论。通过叶芝这三首诗,我们会发现好诗的某些特点。首先,好诗一般是源于诗人真实的生活经验或者感情经验;其次,好诗里面不只有经验,还有顿悟、超越与升华;其三,好诗的形式方面是完美的,就像这三首诗的韵律和节奏处理。

记者:您对叶芝这三首短诗的翻译对叶芝有新的认知吗?

张祈:叶芝一生创作丰富,他的诗吸收了浪漫主义、唯美主义、神秘主义、象征主义和玄学诗的精华,并且几经变革,最终熔铸出独特的风格,他的艺术探索被视为英语诗从传统到现代过渡的缩影。在今天的中国,叶芝的诗歌也被广大读者喜欢,他的诗集也多次再译再版。对于一个诗人来说,从叶芝身上可以学到的东西很多,最重要的当然是兼收并蓄、勇于创新和始终坚持诗歌艺术的纯洁性。

(张祈:知名诗歌翻译人,现供职于北京保险行业协会)

A Drinking Song

William Butler Yeats

WINE comes in at the mouth

And love comes in at the eye;

That's all we shall know for truth

Before we grow old and die.

I lift the glass to my mouth,

I look at you, and I sigh.

饮酒歌

威廉·巴特勒·叶芝(爱尔兰)

美酒从嘴巴里进来,

爱情从眼睛里进来;

在苍老和死亡来临之前,

这是我们知道的所有实在。

我把酒杯举到唇边,

我看着你,一声轻叹。

(张祈 译)

the Coming of Wisdom with Time

William Butler Yeats

Though leaves are many, the root is one;

Through all the lying days of my youth

I swayed my leaves and flowers in the sun;

Now I may wither into the truth.

随时光而来的智慧

威廉·巴特勒·叶芝(爱尔兰)

虽然树叶繁多,根却只有一个;

在我年轻时所有说谎的日子,

我一直在阳光下摇晃着我的叶与花;

现在我可以凋落而进入真理。

(张祈 译)

After Long Silence

William Butler Yeats

Speech after long silence; it is right,

All other lovers being estranged or dead,

Unfriendly lamplight hid under its shade,

The curtains drawn upon unfriendly night,

That we descant and yet again descant

Upon the supreme theme of Art and Song:

Bodily decrepitude is wisdom; young

We loved each other and were ignorant.

长久沉默以后

威廉·巴特勒·叶芝(爱尔兰)

在长久沉默以后讲话;是的,

别的情人们已经疏远或死去,

不友好的灯光被它的灯罩遮蔽,

层层窗帘挡住了不友善的夜晚,

我们谈过了又再次畅谈

那艺术和诗歌的最高主题:

身体的衰老即智慧;

年轻时我们互相爱恋却无知。

(张祈 译)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寮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078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