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祈
张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829
  • 关注人气:1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随笔与印象

(2009-10-11 09:01:23)
标签:

长老

法师

纸牌

客堂

曙祥

北京

文化

分类: 随笔美文

随笔与印象

 

1、BEYOND

走下从北海到后海的地下通道时,看到有一个年轻的歌手在那里唱歌。他头发并不是很长,怀抱一把电吉它,嗓音很响亮。
是“多少次迎着冷眼与嘲笑,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还是“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自信可改变未来,问谁又能做到?”记不太清他唱的是哪一首,但那旋律是极其熟悉的。于是就想起黄家驹,想起一个乐队的变迁和不变的音乐,不变的心。
让儿子拿了五元钱放到铺在地上的一块布上,那儿已经有游客放了不少零钞,看样子他的歌真是很让人喜欢。摊上还有这位歌手自己制作的原创唱片,打头的一首是《汶川祭》,光碟还有像是手工做的封套,有歌手的黑白照片。歌手姓吴,名字却没有记住。
在北京,有多少这样的年轻人啊。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客居北京十年。唯愿每个来北京漂泊的人都有地方住,有一碗饭吃,有一颗虽破碎却坚定的心。
拐一个弯向上走。摩肩的人流前方,一位小贩举着报纸,上面一则消息是《国庆期间北京将清理乞讨卖艺者》——唉,也许再过些天,他们又将“无地自容”了。


2、心即佛法

陪朋友去法源寺,在曙祥法师的帮助下,见到一诚长老。
朋友是老家的朋友,在政府里做事,却心向净土。我们既是同学也曾是同事,感情甚笃。曙祥法师是佛学院的毕业生,于佛教史十分有研究。他说:“一诚会长平时不在寺里,这次你们的机缘很殊胜。”九时许到寺,到客堂,曙祥法师进去问,回复是长老还在休息,到十点二十再来。
于是到法师住处,饮普洱闲聊。朋友多感慨修行之难,说能够见到却不能做到。只此一点,他便远胜我——我现在是什么也还没有看到呢。曙祥法师谦和,多是笑着回覆。
法源寺在牛街,是个很好、很安静的寺院。寺里多古柏,花木也繁盛。当天去的人很多,好象有法会一类的活动。
10点多,我们再次到客堂。在门口等片刻,然后得见一诚长老。进去时,见到老法师正坐在方椅上读虚云大师的书。长老今年已经82岁,听力已经不是很好,右脸有些松弛,但精神仍在,对谈时反应敏捷,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坚定明亮,如狮子吼。
曙祥法师向长老讲明了朋友来处,行礼供奉罢。朋友请长老开示。“长老,我想到四处参访,不知道去哪里好?”一诚长老又让他重复了一次,然后说:“到哪里去也一样,你只有到心里去找。”朋友又问:“我现在总感觉能理解法理却做不到。”长老答:“妄想多。”然后再次强调,“只有向心里找。无论你走多少路,什么都找不到,一切只在你的心里!”长老不会讲普通话,一直说的是湖南话,他的话都是身边的悟一法师给帮着翻译。
临出门时,长老让悟一法师取出几册他手书翻印的《佛遗教经》,送给我们。然后说:“送你们这书,不是让你们看,而是要依照着做!”


3、苦闷的理由

两个人的对话。
一个人说:“我总感觉,你的身上总有什么郁结着,为什么会这样呢?”
回答:“我自己却没有感受到这点。也许这不过是一个诗人的天性罢。再说,如果让你认真去观察周围的世界,大约你也会变得忧伤和焦虑起来。”
“你说的这些我都看不到……”
“嗯,也许我们都过分陷入自我关爱了。在今天,寻找快乐与幸福似乎成为人生最重要的事。这样的想法当然无可非议。但如果我们用一种较普遍的眼光去审视,你就会明白我们中的绝大多数(甚至是全部)都是处于不幸当中的。”
“能不能给我举出一些例子?”
“这是个畸形的、病态的社会。难道你没有从电视的新闻报道中天天得到消息?那些死者、灾难、群体性事件、贪污受贿和践踏法律的人,还有那些被屏蔽、过滤、和被迫沉默的一切,这些会告诉你什么道理?再看看你的财富、收益、权利、保障,它们是否与你的期望很合拍?”
“还是你来告诉我吧。”
“这是一个不公平的世界。无论你如何端详,这座天平总是倾斜的。也许这颗星球从诞生起,就没有过真正的平等存在。但毕竟人还不是野兽,且让我们保留着某个乌托邦的梦想吧。”
“唉,现在我也被你感染了。多么可怜,我们都成为无药可救的苦闷者了!”

 

4、论写作

好的作家是相似的,不好的作家各有各的问题。
好作家的标志:他们是严肃的,诚挚的,细致的。他们尖锐而不失度,严谨而不愚从,炫技而不迷恋。
最关键的一点是,他们的目标始终在于文学而不是其它。
我们心中的理想作家集合了所有优秀作家的可爱之处。
写不出一手好的散文的人,你不要尝试去读他的诗。
就象音乐中的音符,词语也有着变幻无穷的组合方式。
先把开头的第一句话写好。
数据、文书、公式、报表、图画,笑话、引用、翻译或者抄袭,这些都可以成为文学的一部分,只是它们被使用的目的不同罢了。
作家们是最苛刻的读者。
从某个角度说,我们称赞一个人有才能就基本包含了那个人的所有方面。
在当代,人们越来越不喜欢去读一些卷轶浩繁的著作了,它们因此也显得格外沉重和可贵。
想象的本质并不是漫无边际,它实际上接近于某种推断力。
我们写作的朴素愿望不过是成为百科全书中的一个极短小的词条。
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能够读到的当代作品都是劣质产品。
如果一本小说的表现力超出了评论家的能力和预期,他们也就只好默而不言。

 

5、梦之书

有一段时间,我着迷于关于表象、实相和空的思考。
某天晚上,我梦到了一部书。它像是一部百科全书,厚厚地放在桌子上。
我听到自己在和别人争论。
“你难道能够说,这本书的存在也是假的吗?你伸出手去就能摸到它,打开它就能读到其中的文字。所以,这个世界不可能也不会完全是表象的世界。”
“你说的好象也有些道理。”和我对话的那个人好象在轻轻地笑。
然后我就在床上突然醒了过来——那本书当然也就不见了。
醒来后,我感觉这事和庄公梦蝶的故事有些相似,不相同的只是我的书过于厚重,远不如庄子看到的那只蝴蝶美丽而轻盈。

 

6、纸牌

在魔术师的手里,那些纸牌是无比神奇的。
它们可以游走于手指和空间,从有到无,又从无到有。
没有什么事情它们不能够做到:大与小,多与少,心灵的暗语,吉祥的祝福,零乱与整齐,数字与排列,凡是你能够想到的,它们总能够让你心满意足。
在某一时刻,它们如鲜花在舞台上绽放或者如鸽子在空中飞翔。
而真实的纸牌不过是一些硬纸片,就像一把把刀子,它们曾经把魔术师的手指割得鲜血直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诗二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诗二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