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林
李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862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尼尔乔丹导演艺术风格论

(2007-06-16 03:45:06)
分类: 电影话题
 

摘要

 

尼尔·乔丹,当代爱尔兰著名电影导演。

2000年,尼尔·乔丹被评为爱尔兰历史上最佳导演,其作品《屠夫男孩》当选爱尔兰历史上最佳影片。

从小岛作家到国际大导,尼尔·乔丹的电影之路与爱尔兰国家发展之路似有某种暗合之处。80年代初,尼尔·乔丹到英国开始了他的电影生涯。此时的爱尔兰在欧洲还是一个比较落后的农牧国家。经过10年努力,爱尔兰完成了由农牧经济向知识经济的过渡,经济持续高速增长,被誉为“欧洲小虎”。此时,尼尔·乔丹也以《哭泣游戏》一片享誉国际影坛。

爱尔兰,同中国一样,也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国家。尽管爱尔兰也有自己的语言——爱尔兰语(凯尔特语),但它却是欧洲除英国之外唯一一个英语国家。这,都是750年的英国殖民统治所留下的烙印。

因此,作为一个爱尔兰导演,尼尔·乔丹的电影中往往有对自己本民族事务的关注和强烈的民族意识。但这不是尼尔·乔丹电影的全部,对人性的不断探索才是尼尔·乔丹电影永恒的主题。

本文以尼尔·乔丹所在的爱尔兰民族为切入点,在电影创作艺术思想和艺术手段两个大的方向上研究尼尔·乔丹的导演艺术风格。希望能对导演创作实践有所启迪与帮助。

 

 

 

关键词:尼尔·乔丹 爱尔兰 导演艺术

 

 

 

 

 

Abstract

 

Neil Jordan is a contemporary Irish famous film director.

In 2000,Neil Jordan was rated the best director in Irish history. The Butcher Boy was elected the best film in Irish history.

It seems to be a sort of covertly between the Neil Jordan road of film and the Irish road of national development. During the early 1980s, Neil Jordan began his film career in Britian. At that time, the Irish in Europe is a relatively backward farming country. After 10 years of efforts, the Irish completed by the pastoral economy to a knowledge-based economy in transition. Ireland sustained rapid economic growth, as the "European tiger". At this time, Neil Jordan also became to be a renowed international star because of "the crying game".

Ireland, like China, also has a long history of the country. Although Ireland has its own language —Irish ,it is only an English-speaking country in Europe besides Britain. This is 750 years of British colonial rule have left a mark.

Therefore , as an Irish director Neil Jordan films often have their own national affairs of the concern and strong national consciousness. But constantly exploring human nature is the eternal theme of the film.

I will research the style of director in the direction of film arts and artistic means. The hope is to practice creative director and an inspiration to help.

 

 

 

Key words: Neil Jordan  Ireland  the Art of director

 

 

 

 

 

 

绪论······································································1

 

第一章 爱尔兰与尼尔·乔丹·················································2

第一节 爱尔兰民族发展简史与民族英雄·····································2

一、爱尔兰民族发展简史················································2

二、民族英雄——迈克尔·柯林斯········································4

第二节 爱尔兰电影业简介·················································7

第三节 尼尔·乔丹生平···················································9

第四节 尼尔·乔丹电影创作观············································11

 

第二章 思想——立足爱尔兰民族············································13

第一节 艺术思想························································13

一、民族历史与现状的思考··············································13

二、爱尔兰人内心的探索················································15

三、民族信仰的渗透····················································16

第二节 艺术思想在作品中的反映··········································17

    一、民族情感··························································17

二、父权抗争··························································18

三、身份迷失··························································19

四、悲剧意识··························································20

 

第三章 叙事——带有民族烙印··············································22

第一节 民族背景························································22

第二节 人物的“双重性”——民族性格····································23

一、精彩的对白························································25

二、出色的细节························································26

第三节 情节走向——人性本善的抉择······································27

第四节 民族擅长的幽默方式——冷幽默····································28

第五节 影像叙事风格——技术主义影像叙事风格····························30

 

第四章 视听——体现民族性格··············································34

第一节 黑色影调与亮丽色调··············································34

第二节 英国流行音乐与爱尔兰传统民乐····································38

第三节 长镜头与蒙太奇··················································39

    一、关于长镜头与蒙太奇的理论思考·····································40

二、运动长镜头在尼尔·乔丹电影中的具体运用···························42

 

结论·····································································45

 

附录·····································································46

参考文献·································································47

 

 

 

 

 

 

 

 

 

 


绪论

 

1992年,一个来自爱尔兰(Ireland)的导演用他的电影《哭泣游戏》(The Crying Games,1992)震惊了世界。他,叫尼尔·乔丹(Neil Jordan)。他的电影没有大明星、没有大量特技,有的只是引人入胜的故事、出乎意料的情节设置、鲜明而有特色的人物,有的只是对自己本民族事务的深度关切和对人性的深入探讨。可以说,尼尔·乔丹是爱尔兰电影人中的代表者,美国之外独立电影的一面旗帜。他的电影不仅在国际上频频获奖,在爱尔兰也广受欢迎,这些都表明他不仅掌握了国际电影语言,并且抓住了属于自己民族的文化命脉。

20年来,尼尔·乔丹一直坚持“发掘(爱尔兰)自己的文化底蕴,拍摄(爱尔兰)自己的电影”[1]。这种精神是值得中国年青的一代电影人学习的。因为,摆在这些人面前的问题同样是:在低成本条件下,如何创造性地开掘本民族历史的巨大素材资源,如何将创作灵感植根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之中,深入关注民族生存现状,创造出真正具有民族气魄和文化品格的电影。

本文将从尼尔·乔丹的电影创作艺术思想和艺术手段两个大的方向入手来研究尼尔·乔丹的导演艺术风格。贝拉·巴拉兹在《电影美学》中认为:“我们把每种艺术形式上的特征叫做风格。艺术家个性方面的特点、他的民族的特点、他的阶级和他的时代的特点都反映在他的艺术作品的形式方面的风格中。”[2]

因此,本文在具体论证中,将以尼尔·乔丹所在的爱尔兰民族为切入点,结合他个人的经历、爱尔兰的社会与历史背景,对尼尔·乔丹电影作品做具体分析,归纳出他在艺术思想和艺术手段两个方面所体现的特有的民族特点。

 

 

 

 

 

第一章 爱尔兰与尼尔·乔丹

 

尼尔·乔丹是一位爱尔兰导演。对我们来说,爱尔兰是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国度,因此,为了更好地研究尼尔·乔丹,有必要对爱尔兰民族的历史发展有所了解。

 

第一节 爱尔兰民族发展简史与民族英雄

 

一、爱尔兰民族发展简史

 

爱尔兰,同中国一样,也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国家。而爱尔兰民族发展史其实就是一部反抗异族统治的历史。爱尔兰最早的原住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0年,但对爱尔兰的历史人文影响最大的当属凯尔特民族。凯尔特人大约从公元前七世纪开始从中欧大批迁徙到爱尔兰,历经600年的移民以后成为爱尔兰的主导民族。虽然爱尔兰的凯尔特人同文同种,但从来就没有一个统一的政权,整个岛屿分为150个小邦国,由五个地方望族控制。

1167年,爱尔兰南部的莱恩斯特国王(King of Leinster)为了实现统一,向英国借兵,结果引狼入室。1171年,英王亨利二世被爱尔兰各邦尊为宗主,从此开始了英国对爱尔兰长达750年的异族统治。[3]

起初英国的统治只是名义上的,爱尔兰各邦仍然拥有高度自治权,但这种局面在英国图铎王朝(Tudor Dynasty)被打破。1541年,亨利八世宣布自己为爱尔兰国王,并发动一系列战争征服爱尔兰地方诸侯。伊丽莎白女王继续执行这个国策,在1601年金赛尔一战(Battle of Kinsale)彻底摧毁爱尔兰抵抗力量,从此将爱尔兰置于英国的直接管辖之下。此后的数百年间,英王将爱尔兰的土地不断分封给贵族、功臣,因而越来越多的英国人迁移到爱尔兰。这些人的到来,在异族统治的矛盾上又加了一层宗教纷争,因为天主教在爱尔兰根深蒂固,而后来的英国人都是新教徒,这些人主要聚居在名为“奥尔斯特”(Ulster)的北方六郡。

在1798年和1848年,爱尔兰人两次发动起义反抗英国的统治,但均遭失败。在1846到1848年,爱尔兰土豆由于遭受虫灾连年歉收,导致著名的“土豆饥荒”,大约一百万人饿死,另有一百万人移民到美国和澳大利亚,爱尔兰因此丧失四分之一的人口。爱尔兰民族主义者一直坚信英国企图对爱尔兰人施行种族灭绝,这也成为他们日后发动暴力革命的依据。

十九世纪下半叶,爱尔兰自治运动(Home Rule Movement)风起云涌,自治运动领导人帕奈尔(Charles Stuart Parnell)争取到了英国首相格拉斯通的支持。格拉斯通在1886年和1893年两次将爱尔兰自治案提交议会表决,均未能通过。1912年,爱尔兰议会党领袖雷德蒙(John Redmond)乘英国自由党和保守党势均力敌,都在争取爱尔兰议会党的时机,再次提出自治议案,得到广泛的支持。雷德蒙没有料到这一次阻力来自爱尔兰北方六郡。北爱尔兰的新教徒签署血书抵制爱尔兰自治运动,并组织民兵“奥尔斯特志愿军”(Ulster Volunteers)准备战斗到底。不久一战爆发,爱尔兰议会党以大英帝国利益为重,声明自治运动暂停。战争期间,爱尔兰议会党号召爱尔兰人参军为英国而战,并支持英国政府在爱尔兰征兵,因此逐渐丧失了爱尔兰人民的支持。1916年,爱尔兰人发动“复活节暴动”,遭到英军镇压,大约1,000人丧生。事后投降的15名暴动领导人,均遭英军枪杀。英军这一野蛮行径激怒了绝大多数爱尔兰人,牺牲的暴动领袖们成为烈士,受到全民的景仰,自治运动从此寿终正寝,而独立成为爱尔兰人唯一的奋斗目标。

1917年,新芬党整合各民族主义组织,会员达到25万人,而新芬党新一代领导德·瓦利拉(Eamon de Valera)和迈克尔·科林斯(Michael Collins)这时也开始崭露头角,走上前台。这一年英国由于在欧洲战场兵力捉襟见肘,打算在爱尔兰征兵,激起众怒,新芬党趁机取得了天主教会和工会的支持。在次年举行的英国大选中,新芬党大获全胜,赢得爱尔兰74%的选票。新芬党拒绝出席英国议会,于1919年1月21日在都柏林召开爱尔兰议会,选举德·瓦利拉为总统。同一天,新芬党的军事组织“爱尔兰共和军”袭击一辆警车,打死两名军警。爱尔兰独立战争正式爆发,年仅29岁的迈克尔·科林斯成为爱尔兰共和军的统帅,领导城市游击战争,最终迫使大英帝国放弃这块占据了750年的领土。

1949年4月18日,爱尔兰共和国成立,正式和大英帝国割断任何宗主联系。

 

二、民族英雄——迈克尔·柯林斯

 

迈克尔·柯林斯是爱尔兰独立革命的领袖,爱尔兰人眼中的民族英雄。因此,了解这样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历史上真实的爱尔兰人,有助于对爱尔兰民族特点的了解,同时也能体会作为一个爱尔兰人的尼尔·乔丹拍摄《迈克尔·柯林斯》的良苦用心。

迈克尔·科林斯于1890年10月16日生于爱尔兰西科克郡(West Cork)。少年时代科林斯便接受了许多民族主义的观点。

爱尔兰独立战争爆发时,英国在爱尔兰有5万驻军,另有准军事组织“皇家爱尔兰保安队”约1万人维持治安。相比之下,科林斯领导的爱尔兰共和军一共才3千人。1919年4月7日晚上,科林斯在一个间谍的接应下潜入英国情报局,花了整整一晚上翻阅机密文件。随后科林斯得出结论,战胜英国的关键在于破坏其情报网络,就是“除掉英国的耳目”。这年7月,科林斯在爱尔兰共和军的情报机构挑选干员组成暗杀组,专门刺杀情报局侦探和便衣特工。暗杀组通常给刺杀目标发出警告,以观后效,如果被警告者从此消极怠工,就能够幸免。7月30日,一个名叫斯密思(Patrick Smith)的探长成为第一个受害者。爱尔兰共和军的恐怖行动激怒了英国政府。8月,新芬党和爱尔兰议会均被宣布为非法组织。9月,英国军警突袭新芬党总部,大肆搜捕,科林斯趁乱逃脱。为了报复英国政府的此次行动,科林斯命令手下在当天晚上暗杀了搜捕行动的领队霍依探长(Daniel Hoey)。

进入1920年,爱尔兰共和军的恐怖行动逐渐升级。科林斯在一系列暗杀行动中表现出的冷酷无情和坚韧不拔,着实让英国当局又恨又怕,悬赏1万英镑捉拿科林斯,死活不论。被科林斯锁定的目标,几乎无人可以逃脱。

在爱尔兰共和军的打击之下,许多保安队和情报局的官员提前退休,留下来的人也开始敷衍了事,爱尔兰的警备陷于瘫痪。为了扭转局面,1920年3月英国政府招募退伍军人1万5千人进入爱尔兰加强警力。这些人被称作“黑棕部队”(Black and Tans),因为他们身穿黑色或棕色的军装。是年9月,英国政府又招募退役军官1千5百人组成“辅助军官团”(Auxiliary Cadets)到爱尔兰支援黑棕部队。黑棕部队同爱尔兰共和军针锋相对,以恐怖和暗杀还以颜色。为了镇摄爱尔兰人,黑棕部队将爱尔兰共和军的根据地科克市中心付之一炬,并驱车到爱尔兰乡村向集镇田野盲目扫射,更加激起爱尔兰人的同仇敌忾。黑棕部队的暴行也经常被英国和国际媒体揭露,英国爱尔兰政策的道义立场受到广泛质疑。

1920年秋天,英国政府从开罗军情局调遣一批精英特工到达都柏林,企图渗透进爱尔兰共和军内部搞破坏,伺机刺杀科林斯及其他领导人。这些人都是一战中活跃在各国的资深间谍,被英国媒体称为“开罗帮”。“开罗帮”刚到都柏林不久,就让科林斯的情报网一一查实身份。11月21日,科林斯先发制人,派遣暗杀组在都柏林几个地方同时下手,刺杀了大约20名“开罗帮”特工。这次行动让英国当局恼羞成怒,丧失理智,当天下午派军队冲进都柏林一个足球赛场,向看台上的观众开枪,当场打死13名球迷和1名球员。这个事件被称为“血腥星期天”载入史册,英国在爱尔兰的民心丧失殆尽。

进入1921年,爱尔兰独立战争已经变成了双方意志力的较量。科林斯后来承认,到1921年春天,爱尔兰共和军的处境已经举步唯艰,而英国政府也面临困难的抉择。继续这场战争意味着增派军队,追加军费,而一战过后的英国百废待兴,财政捉襟见肘。同时,美国政府由于受到本国爱尔兰族裔的压力,对英国的爱尔兰政策也颇多微辞。5月25日,爱尔兰共和军发动了战争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袭击,攻克并焚烧了都柏林海关大楼。但英国部队随后赶到,打死打伤游击队员18人,俘虏70人。虽然爱尔兰共和军在这次行动中损失惨重,但对英国政府产生了巨大的心理震撼,大英帝国的意志力终于崩溃。6月22日,英王乔治五世在贝尔法斯特发表讲话,敦促双方和平对话。7月11日,爱尔兰共和军和英军达成停火协议。

在两年的战争期间,科林斯多次遭到围捕,每次都从后门或房顶死里逃生,这更增加他的传奇色彩。科林斯好几次被英国军警拦住盘问,但由于英国人手头没有科林斯的照片,无法有效辨认。科林斯胆大心细,从来不化妆,穿着西装,骑着自行车,在都柏林的大街小巷穿行。当遇到英军的盘查路障时,他总是镇定自若,主动上前和英军士兵搭话,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由于科林斯温文尔雅、仪表堂堂,看上去像是守法商人,所以盘查的英军从不起疑。

停火以后,新芬党领袖德·瓦利拉派遣格里菲斯和科林斯赴英谈判,而英方代表是英国首相乔治(David Lloyd George)和殖民地事务大臣丘吉尔。格里菲斯和科林斯都拒绝前往,科林斯认为自己是军人,又是英国痛恨的人物,恐怕不适合谈判的气氛。而他私下里也表示谈判代表是吃力不讨好的角色,容易招致人民的憎恨。最后德·瓦利拉操纵爱尔兰议会投票通过议案,命令格里菲斯和科林斯赴英谈判。科林斯最终还是以大局为重,毅然前往英国。

德·瓦利拉是爱尔兰最出色的政治家和外交家,他却派格里菲斯和科林斯赴英,面对乔治和丘吉尔这样的谈判高手。德·瓦利拉的传记作者后来在书中指出,这是老奸巨猾的德·瓦利拉推卸责任的伎俩。他明白以爱尔兰手中的谈判筹码,根本无法达到独立建国的目标,谈判结果注定会让爱尔兰民众大失所望,所以这个“卖国”的黑锅留给了性情耿直的科林斯去背。

科林斯一旦坐到谈判桌前,就竭尽全力谋求和平解决争端。格里菲斯和科林斯要求爱尔兰全境独立,而英国只同意给予爱尔兰自治领(Dominion)的地位,并把北方六郡划了出去。正如德瓦利拉事前所预料的,英国政府立场强硬,而爱尔兰方面并没有多少讨价还价的余地。科林斯头脑清醒地认识到,目前要求爱尔兰独立时机尚不成熟,而自治领是一个可以接受的过渡阶段。科林斯以一个政治家务实的态度同意了英方的条件,他在签署条约时自嘲地说:“我这是签署了自己的死亡判决书。”

果然,《爱尔兰自治条约》在爱尔兰国内引起强烈反响,很多激进的民族主义者感到被出卖了。德·瓦利拉公开表示条约不能接受,号召爱尔兰人民继续战斗,直到英国政府承认爱尔兰独立国家的地位。科林斯则表示条约是目前爱尔兰能够取得的最好结果,以大英帝国的财力物力,战争可以永无止境的继续下去。他说:“爱尔兰可能是欧洲目前唯一有美好希望的国家,我们手中握着一个伟大的机遇,现在有谁还能干涉我们的自由?” 许多有识之士也意识到,英国停战和谈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同情爱尔兰的国际舆论。如果爱尔兰放弃这次和解的机会,将失去国际社会的支持。

爱尔兰议会最终以64对57票批准了条约,德·瓦利拉率领反对条约的议员退出议会,并宣布辞去总统职务,迈出了内战的第一步。格里菲斯随后被议会推选为新总统,科林斯为临时政府总理。条约导致爱尔兰共和军分裂,拥护条约的部队被编为“爱尔兰自由国军”(Irish Free State Army),反对条约的部队保留原称号。爱尔兰共和军开始占领都柏林各个战略要地,和政府军剑拔弩张,内战一触即发。科林斯并不希望看到过去的同志兵戎相见,他不断同德·瓦利拉及其同党对话,在爱尔兰各地奔走,呼吁防止内战。在一次集会上,科林斯对民众说:“给我四年时间,我会给你们一个爱尔兰共和国。”

科林斯的努力徒劳无功。1922年6月28日,爱尔兰共和军占据都柏林的政府大楼“四法院”(The four Courts),科林斯不得不命令政府军炮轰四法院,爱尔兰内战正式爆发。议会立刻任命科林斯为政府军总司令。在以后的几个星期里,政府军将爱尔兰共和军从战略要点一一驱逐出去,收复都柏林全城。

1922年8月,政府军收复科林斯的故乡西科克郡。科林斯不顾疾病缠身,前往视察。8月22日,科林斯遭到伏击,中弹身亡。而此时,科林斯的未婚妻正等待着他的归来。

科林斯死时年仅32岁。

 

第二节 爱尔兰电影业简介

 

爱尔兰的电影经历了一个漫长的、丰富多彩的发展历程。1896年4月,都柏林第一次公开放映从卢米埃尔兄弟那里得到的电影。1897年2月,乔里(Jolly)教授在都柏林展示了爱尔兰的第一批主题影片。它们包括一些场景,如“人们在萨克维尔街上漫步”和“第13轻骑兵队穿过城市”。1909年,在詹姆斯·乔伊斯的经营下,第一家专门用来放电影的电影院在都柏林玛丽大街开张。

1910年,爱尔兰接待了一家来自美国的电影巡回演出公司——卡莱姆公司(Kalem)。在西德尼·奥尔科特(Sidney Olcott)主持下,卡莱姆公司在凯里郡制作了几个短小的爱尔兰情节剧,从而开创了优秀的电影制片人把爱尔兰作为他们作品背景的传统。著名例子包括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hchcock)所拍的肖恩·奥凯西的《朱诺与孔雀》(1930年)的电影版;美籍爱尔兰人约翰·休斯敦(John Huston)的《默比·迪克》(Moby Dick,1956)和《死者》(The Dead,1987)……也许最广为人知的“爱尔兰”电影是约翰·福特(John Ford)的影片。他拍了不少在爱尔兰和关于爱尔兰的赢得高度赞誉的故事片:《告密者》(The Informer,1935)、《犁与星》(The Plough and the Stars,1936)和《沉默的人》(The Quite Man,1952)。

在本土的制作者中间,从无声电影时代开始最为重要的制片公司是爱尔兰电影公司(The Film Company of Ireland)。该公司由詹姆斯·马克·沙利文(James Mark Sullivan)于1916年创立,制作了许多以爱尔兰为主题的短片(所有这些都在复活节起义期间被毁)和故事片《诺克纳构》(Knocknagow,1917)、《维利·赖里》(Willy Reilly)和《科林·鲍恩》(Colleen Bawn,1920)。这些影片是无声电影时代爱尔兰电影保存下来的重要资源。爱尔兰的第一部本土有声片是《黎明》(The Dawn,1936)它是由汽车修理厂商汤姆·库克(Tom Cooper)制作的一部有关独立战争的片子。

成立于1981年、重组于1993年的爱尔兰电影局(Irish Film Board),促进了独立电影制作。爱尔兰的本国影像正在被一大批大导演带到国际电影界。但与爱尔兰文学、戏剧和音乐上的巨大成就相比,爱尔兰电影缺乏土壤、发展缓慢。在戛纳电影节61年的历史上,只有一部由爱尔兰人执导的爱尔兰电影——帕特·奥康纳(Pat O’Connor)的电影《恩怨情天》(Cal)获过提名。Fiach Mac Conghail[4]甚至称爱尔兰为“视觉文盲之国”。

上世纪90年代开始,爱尔兰经济迅速发展。经过短短十余年,爱尔兰完成了由农牧经济向知识经济的过渡,成为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伴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爱尔兰电影业也在迅速崛起。爱尔兰政府采取以免税换合作的政策,吸引了好莱坞电影公司的到来,由此带动爱尔兰本土电影业的发展。比如,梅尔·吉布森(Mel Gibson)的《勇敢的心》(Bravehead,1994)、斯蒂芬·斯皮尔伯格(Stephen Spielberg)的《拯救大兵瑞恩》(Saving Private Ryan,1997)均是在这种制度下制作出来的。

但尼尔·乔丹认为,爱尔兰电影仍然还处于婴儿时期。“我们的视觉文化一直是一片空白,电影在爱尔兰不具备像文学那样的能量和凝聚力。”[5]由于没有自己的电影业来支持,以至于在国外,尼尔·乔丹常被误认为英国电影人。

 

第三节 尼尔·乔丹生平

 

尼尔·乔丹(Neil Jordan),1950年2月25日出生于爱尔兰的斯莱戈(Sligo Ireland)。尼尔·乔丹的母亲是一名画家。他的父亲是一名教师,小时候对他的管教非常严格,规定他每两个星期只能看一次电影。当时,尼尔·乔丹看的电影在很大程度上是与“性”有关的,后来他认为这些多为垃圾电影。当尼尔·乔丹在都柏林一家艺术电影院接触到费里尼、伯格曼和戈达尔的电影的时候,他才开始认真看电影。

青年时代,尼尔·乔丹在都柏林大学学习文学和历史。都柏林素有文学之都的美誉,尼尔·乔丹在这里出版了他的小说,因此小有名气,被视为都柏林老一代作家的继承人。在大学期间,他在剧场打工,积累了大量的舞台经验。大学毕业后,尼尔·乔丹考上了英格兰比肯平原的国家电影学院。但因为无力负担高昂的学费,作为爱尔兰人又没法申请奖学金而不得不作罢。

1982年,尼尔·乔丹离开了爱尔兰,到电影环境更为优越的英国开始了他的电影生涯。在英国著名的电视四台(Channel 4)的资助下,他以极低成本拍摄了自己的长片处女作《天使街杀人事件》(Angel,1982)。影片讲述了一个浪漫的萨克斯手,在目睹了一个聋哑女孩被残杀后的复仇故事。它宛如一部爱尔兰版的《穷街陋巷》(Mean Street,1972)[6],第一次将当代爱尔兰社会底层的鲜活而窒息的空气捧到了世人面前。在此之前,“世人对爱尔兰的印象可能还仅仅停留在《大河之舞》(River dance)[7]上”。影片叙事纯熟,特别是灯光和镜头的设计都表现出难得的风格化倾向,得到了评论和观众的好评。为此,这部原本只是为电视制作的影片得以进入院线发行。而萨克斯手的扮演者斯蒂芬·雷(Stephen Rea)也从此成为尼尔·乔丹的御用演员。尼尔·乔丹的第二部作品《狼之一族》(The Company of Wolves,1984)则来自童话,一部另类版的小红帽与狼的故事。尼尔·乔丹把传统的经典童话故事颠覆性地用现代观念加以包装,制造出歌特式恐怖效果的同时,还多了一分怪诞色彩。两部影片的成功已经说明,作家身份为尼尔·乔丹成功转行电影圈搭建了一个动力十足的跳板。同时,作家身份也决定尼尔·乔丹的目光不会停留在影像奇观的制造,而会聚焦于“人”本身。因为“文学即人学” [8],这种作家所固有的观点,会自然地融入到尼尔·乔丹的电影创作中去。

1986年,尼尔·乔丹的《蒙娜丽莎》(Mona Lisa,1986)真正让他名声大噪。该片的主演鲍勃·霍斯金斯(Bob Hoskins)接连获得戛纳、金球、英国学院等影展最佳男主角奖。尼尔·乔丹在该片的镜头处理上开始显露出典型的独立电影风范,处处皆是从容不迫的匠心独运。《蒙娜丽莎》的成功,让尼尔·乔丹很快被好莱坞网罗于旗下。《兴高采烈》(High Spirits,1988)和《我们不是天使》(We're No Angels,1989),尼尔·乔丹的两部好莱坞制作成绩并不理想。尼尔·乔丹的个人风格与美式大众口味还有相当距离。结果,尼尔·乔丹不得不回到了家乡爱尔兰。此时的尼尔·乔丹才是一位真正的爱尔兰导演。1991年,他重新开始独立制作,拍摄了《奇迹》(The Miracle,1991),围绕一个小男孩吉米与酗酒的父亲之间的冲突,隐喻式地探讨了爱尔兰社会翻天覆地的变化,多少也影射了爱尔兰电影与好莱坞电影之间的父子关系。尼尔·乔丹就像那个讨厌父亲的男孩一样,挣脱了好莱坞工业化电影秩序的束缚。在没有奇迹的日子里,他期待并创造着奇迹。

果然,《哭泣游戏》(The Crying Games, 1992)创造了奇迹。该片一举获得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六项奥斯卡奖提名,并最终摘得最佳原著剧本奖。影片的全球票房达2.2亿美元。但这一切并没有以牺牲个人风格为代价,相反却是一次风格化的胜利。影片可谓集尼尔·乔丹作品之大成。影片故事简单却极具杀伤力:从爱尔兰共和军的绑架活动,切换到变性易装的错乱爱情。政治与爱情看似一分为二,实则互为表里。绑架可以演化为两个男人充满同志情谊的调情场面,爱情却也可以酿成恶心甚至恐怖的游戏。这部影片标志着尼尔·乔丹对电影的把玩和控制已经成熟。可能他还不是登峰造极的大师级导演,却已经成为美国之外独立电影的最佳代言人,具有相当的国际影响力。

上世纪末的最后几年,尼尔·乔丹的电影生涯到达了一个巅峰。1994年,《夜访吸血鬼》成为吸血鬼电影的一块新的里程碑;1996年,讲述爱尔兰独立革命的历史传记片《迈克尔·柯林斯》获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1998年,《屠夫男孩》(The Butcher Boy ,1997)获柏林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爱情的尽头》(The End of the Affair ,1999)获2000年英国学院奖最佳改编剧本奖。新世纪,尼尔·乔丹又制作了《义贼鲍伯》(The Good Thief ,2002)与《普罗托早餐》(Breakfast on Pluto ,2005)两部影片。

尼尔·乔丹电影中的故事情节或许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淡忘,但那种骨子里带着爱尔兰民族性格特性的人物却令人久久难以忘怀。

 

第四节 尼尔·乔丹电影创作观

 

尼尔·乔丹的电影如同他的小说一样,是表达他的内心观念、他的艺术思想的载体。电影作为艺术对尼尔·乔丹来讲不是电影本体的那种制造幻觉与奇观的艺术,而是一种讲述的艺术,表达个人思想的艺术。从这一角度讲,电影在尼尔·乔丹眼中如同其写小说时所驾驭的文字一样。或者说,尼尔·乔丹将电影当作了一种语言。所以,这种对电影的认识,使尼尔·乔丹的作品始终保持着对历史与社会的思考和对人性的反思。

尼尔·乔丹说:“我认为电影最终都是诗篇。我想人们拍电影、想拍电影的原因并不是为了挣钱,因为电影实际上挣不了几个钱,而且还要承担很大的压力。我可以像其他所有著名的爱尔兰作家一样,每两年出一本小说。但是,我之所以拍电影是因为电影可以表达别的任何一种方式都没法表达出的感觉,这种感觉就是对生活的观察、真实事件中的诗意、一些神秘的、深远事情的思考。”[9]

对尼尔·乔丹创作观念有直接意义上的影响的是尼古拉斯·雷(Nicholas Ray)[10]的黑色电影。尼尔·乔丹如是说:“我深受尼古拉斯·雷的影响。我是在爱尔兰的时候看到他的电影的,我认为那是黑色电影”。[11]

黑色电影大致有这些特点:“(1)黑夜的场面特别多,无论是内景或外景,总给人以阴森可怖、前途莫测的危机感;(2)采用德国表现主义的摄影风格,以古怪的深影和阴沉的影调来造成一个梦魇世界的幻觉;(3)主人公往往是道德上具有双重人格、对周围世界充满敌意、失望孤独、最后在死亡中找到归宿的叛逆人物;(4)惯常采用倒叙法或第一人称叙述法作为描写心理的手段。因此,黑色电影可以说是美国的暴力题材、德国表现主义的摄影风格和法国存在主义思想的结合体。”[12]此外,尼尔·乔丹也“受到了一些歌舞电影的影响” 。[13]根据尼尔·乔丹第一部电影《天使街杀人事件》(Angel,1982)的成片来看,他主要吸收了黑色电影中的暴力、黑暗元素。对歌舞电影的借鉴,则是片中大量的歌唱表演和光线的处理。尼尔·乔丹说:“《天使街杀人事件》非常黑暗、暴力,但是我想让它看上去像一部歌舞电影。这就是电影里光线会那样处理的原因。我不能非常清楚地讲明白我为什么想这样,但是你会在电影中看到这些闪闪发光的金黄色和紫色的礼服,还有舞会上可以见到的一切。这些和黑色沉闷压抑的背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14]

但是,尼尔·乔丹电影中最鲜明的特色还是其无处不在的爱尔兰民族的影子,这也是本文的切入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