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秀云
王秀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8,929
  • 关注人气:1,2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见过你呲起的獠牙,如何再拿你当植物

(2017-03-20 21:30:46)
标签:

杂谈

​​

​01

国家一场重大会议刚刚闭幕,雾霾就迫不及待地回来了。和往常一样,看稿子,开电脑,时刻准备着有好稿子写送审语。

看了十几篇,只有一位叫林子懿的诗歌让我提起了些精神。又看了一封专门寄给我的信,信封很厚,贴着常见的、一只小鸟栖枝头的邮票。称呼也没悬念:尊敬的王老师……再往后看,就有些让人高兴,都是恭维话。

狮子座,给个点赞就晕乎,看见这么多赞美我的词语齐刷刷出现在眼前,还手写体,钢笔字,心里不免有些得瑟。再看署名,似曾相识,抬头望着窗外已经阴雨绵绵的天,那一幕突然重现眼前。急忙在自己微博上搜索“被骗了”,没有内容;又换成“被忽悠了”,关于那件事的来龙去脉重现在眼前。

那是2011年十月一日放假前的一天,同事们都走了,我也准备锁门,这时座机又响起,接起来是一位男士,他说,他写了一部关于神农架的小说,被张艺谋看中了,正准备投拍,想在这之前请编辑看看。

张艺谋看中的作品,肯定有意思,我很期待,节后接到这篇小说,急忙看,我看了几页就知道自己被骗了。

稿子我及时退回了,麻烦也接踵而来了,他开始打电话骂街,给我打,给办公室打,给收发室打,内容只有一个,就是骂我不识货。

今天这位也挺有意思。电话打通了,我先是肯定了一下作品,又提出了一些意见,告诉他不能用。他突然跟我说:你说我的小说哪不好?我给你录音了。你觉得不好,我觉得好。

我一怔,录音?我内心的温存突然飘散,对他说:录吧。我把刚才不好意思说的批评意见全盘托出,一个肯定的词也不再吐露。如果不是心疼时间,我甚至想把用于劣质稿子的所有评语都说出来让他录音。

我用善意善言对你,你却恶语恶意相向,你让我看到你的獠牙,我不能用对植物的心态面对你了。

面对咬人的动物,我有别的选择吗?

02

那一年,我跟一位女士一起吃饭。女士很漂亮,我也一直夸她漂亮,两个人相处甚欢。但是我到家才发现,我脸上有一片菜叶,那么长时间,她一直没告诉我。在这之后我们有过几次交集,我都敬而远之。前几年,听说她身体不好,有朋友招呼去看看她,我拒绝了,我没必要看望一个我心里已经不再当朋友的人,我的情谊和时间都是值钱的,我只舍得给予我愿意给的人。

还有一次,也是位女士,跟我说她来了一位朋友,写诗,想见见我。我看了她朋友的诗歌,确实不错,我说给我吧,我给送审。那位女士突然变了脸色,坚决不让我拿着稿子。我懂了,她看不得自己朋友好。

她们二位,其实都没有对我呲起过獠牙,但是第一位我知道她心里长着獠牙,只是还没有到呲起来的时候;第二位已经把獠牙亮出来了,不过不是给我,是给她原来的朋友。看不得朋友好的人,我怎么敢跟她做朋友?

03

有一次跟《北京文学》副主编师力斌先生聊天,我说我只喜欢植物,我几乎不喜欢任何动物。他对这个观点很吃惊,他说从来没听说过。

我怕狗,一直是坚定的反对散养狗的人,因为我和我儿子都遭到过狗的威胁;

我怕虫子,初中的时候甚至把生物课上虫子那一页剪掉;我那么爱槐花和柳树细软的枝条,但从树下走过的时候我都战战兢兢,担心树上掉下虫子。怕,没有什么理由,也不存在什么心里疾病,我就是看见它们浑身难受。

当然,我自己身为人类的一员,不管我愿意还是不愿意,我都不能说:我不喜欢人类。但我的确不喜欢一部分人类,那部分为了一点小利益就呲起獠牙的人类。对方脸上的一片菜叶都不愿意提醒给对方的人类,我有什么理由爱这样的人类呢?哪怕她貌美如花,哪怕她才华盖世,哪怕她富可敌国,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04

其实,我也是有过獠牙的人。

年轻的时候,我爱憎分明,有仇必报。有人欺负我父亲,16岁的我,面对举着铁锨和镢头的几个强壮男人,大声喊:爸爸,别怕!那时候我浑身都是獠牙,所有对我父亲不好的人我都怀恨在心,几十年不能忘怀。而所有在我家贫弱之时伸手相助的人,在我以后的人生中都悄悄给予了回报,比如邻居家的一儿一女,我都帮着留在了城里。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是他们家,单单他们一家,我帮到了底。就是因为那次打架,他们向理没向情,站在了我父亲一边。也许他们自己都忘了,少小的我却记在了心里,12年之后,当他一双儿女长大,我在城里有了稳定的工作,我把他家两个孩子都带到了城里。

而对伤害我的人,我也毫不手软,让他们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但是,我的獠牙只是以恶制恶、正当防卫的武器,从不主动出击,伤害无辜,即使我年轻气盛的时候也一向如此。我骨子里其实是一个没有攻击性的人。但当我受到攻击,当对手的攻击让我难以忍受的时候,我却不惜同归于尽也睚眦必报。

那时候,我年轻,我的确如此。

现在,岁月终于安抚了我的心灵,让我能够更宽怀地看待人事和人世。当年的邻居之所以欺负我父亲,不过因为穷;伤害我的人,也是一时糊涂,放过从前便可箭步今后,我心性中的獠牙渐渐收敛,乃至如今潜心修身,淡薄名利,远离是非,不争不要,安于花间笔下,陋室薄粥。

与人相处,不倚不背,来去随缘。但长期如此,让我丧失了些战斗力,不能及时看出对方的獠牙,及至被人咬了,身心疼了,才幡然惊醒,提心收气,采用屏蔽、不看他的微信、列入黑名单等方式,疏远了那些潜在的危险。

05

经历了些人生,便悟出了一些规律,那些呼啸而来的,多呼啸而去,就像《道德经》中所说: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

最近这几年,我特别爱用两个词,一个是慢慢来,另一个是来日方长。慢慢来,让很多急功近利的亲近关系露出了本来面目,让自己从沉醉于情感关系的传统交往模式中解脱出来,多学习,多努力,增长业务能力,提高业务素质,让别人觉得自己有用,这样的交往互不相欠,轻松自在。

还有就是不再相信热火朝天的义气用语,不管在酒桌上、信件中把两人关系的未来描绘得多么绚烂,也当作微风一缕,任秋去春来,雨雪随天。

昨天看了一篇文章,说早在1966年,也就是我出生的那一年,有位叫巴克斯特的科学家,对植物进行了长期实验,结果证明,植物也和动物一样有喜怒哀乐。我也知道,世界上也有不少植物是有毒的,对人也有攻击性,你不小心触碰到,也会受伤,甚至致命。可那些植物多在深山老林或热带森林中,我这一生去那种地方探险的可能性很小。所以,尽管我知道了植物也有动物属性,我仍然不怕植物。

我知道,很多动物是人类的朋友,狗、猫、鸟,甚至狮子都能被豢养;我也知道绝大部分动物根本不是人类的对手,人类灭绝了很多动物,正在让一些动物灭绝中,羚羊的尸体和大象的牙齿记录着人类的暴戾和强悍。可我还是怕动物,我不愿意抚摸一只绵羊的头,不管牠多么温顺;我不愿意养鸟,哪怕鸟鸣胜过爱尔兰风笛;我甚至连鱼不养了,我受不了死鱼翻着身子一动不动的样子,我没法用平静的心态处理那具滑腻的小小鱼尸。

我诚恳的对待来到我身边的每一个人,我不亏待你们。但是,当我看到你的獠牙,我会转身离去,拒谈曾经和未来。就像今天那位作者,又被我打入黑名单,他的稿子,我不会再看。

见过你呲起的獠牙,我已经不能再拿你当植物。

欢迎关注雲秀軒 wxyyunxiuxuan  

投稿邮箱:wxyyunxiuxuan@163.com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