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秀云
王秀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9,763
  • 关注人气:1,2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低调,你可以再等等

(2016-12-22 19:28:47)
标签:

杂谈

​1


他不爱说话,开会坐在角落,也很少跟人有过节,经常秀出素食的餐具,人们跟我说起他,用了“低调”这个词。

毫无疑问,低调是个褒义词,但凡被用到这个词,这个人物的形象就会显出儒雅、淡定、宠辱不惊的精神气质。

我听到人们对他这样评价,不置可否。因为我深知他内心的欲望,低调在他只是一种姿态,甚至是不被人重视的情况下,一种无奈的选择。

人艰不拆,既然大家认为开会坐在角落,不说话就是低调,那么我又何必戳穿真相。

谈低调,不能不谈钱钟书和杨绛先生,他们二位学贯中西,饱读诗书,大作立世,却多次拒奖,可谓低调的楷模。

然而,钱钟书和杨绛先生的低调,不是谁都能学的。

低调,就是深藏不露,把才能、财富、荣誉、资历等,刻意隐藏,不显摆,不招摇,不让人知道。原因无非三种,一是避祸。自古因妒生恨,惹火烧身的例子不胜枚举,一些人选择低调,就是为了不让心胸狭隘的人嫉妒。

还有一种原因,是知足。该有的都有了,不显山不露水,身心都已安妥,再高调没必要。

最容易被人忽视的一个原因,就是你不配人家的高调。低调是低给比自己低的人看,高调是高给比自己高的人看。在你面前低调,在另外的人面前,可能就是另外一种状态。

所以看见别人低调,很有可能因为你不是人家圈里的,人家犯不着高调。

2

低调需要资格。低调通俗一点,就是尽可能不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

深山农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岁岁年年,低到尘埃也无人知道,这不叫低调;

下井矿工满脸尘垢,每次出工生死未卜,命在旦夕,据说前些年矿难很多人死了都无人知道,但这也不叫低调。

文联楼上每周三有很多退休老人唱歌、弹琴,原以为他们都是普通退休职工,后来一问才知道,多数都有过辉煌经历,只是现在退休了,淡出人们视野,这也不叫低调。

我老家一个村子,有两位健在的离休干部,其中一位在中南海工作过。当年的干部都廉洁,儿女都没安排,在家务农,老人家用工资供养子孙上学,自己深居简出,朴素度日,这不是低调,是情怀,是信仰。

低调,有低调的标准。G大调也好,e小调也罢,总得先有调,才能谈高低。农民和矿工,为生存所迫,被环境所拘,吃饱穿暖,生死有命,哪有什么能力和资格选择低调还是高调?

离退休老人都基本没有操纵社会资源的权利,属于“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即使曾经有恩于人,有功于世,也只能功成身退,淡出江湖。他们不再进入人们的视野,实属自然规律。而低调,是一种刻意选择。所以,老人退休,也不在低调之列。

3


谁有资格低调呢?

有钱有权有资源有声望,最起码要有才华有阅历,总之要属于一定层面的成功人士,有张扬的资本而不张扬,有炫耀的机会而不炫耀,看起来淡泊名利了,心态山高水远了。

具体表现为:


有鸡鸭鱼肉,但可以选择不吃肉而吃素了。这和吃不起肉而吃素当然不一样;


有锦衣名牌,但任性地穿布衣布鞋了。压根买不起名牌只能穿布衣布鞋当然不算一个层次;


不远处田里大面积需要耕种的农田,但可以不干活而健身汗蒸了。同样是流汗,但健身汗和跟干粗活累出的汗不可能一个品味;


有车接车送,但到家门口可以返回路上走路了。这跟没车只能步行不一样,跟山区孩子爬山越岭求学也有质的不同;


本来能周游世界,却在某个山区小木屋喝茶吟诗了,这个山居草根不得不居住在木屋当然不一种心态……


低调,需要资本,当你强调低调的时候,要看看自己是不是有这个资本。

4


我觉得自己还没有资格低调。


钱少,房小,人未老;

字平,文庸,业未成;


我这样的状态,低调,显得不自量力。


况且,有些低调我已经很难有,比如有钱人的低调,目前来看前途渺茫。我虽然注册了雲秀軒网上书院,也定了一亿元的小目标,但路漫漫其修远兮,其实我未存不实之想。


再比如学贯中西之后的文化低调,我更不可能存此妄念,我甚至觉得我们这几代人的文化低调都是矫情的,没有必要的。我们的文化自信需要年轻人来重新建立。我更信任他们。


我唯一能低调的理由是退休,到时候不低调都不行。一般退休之后会过几十年低调生活,而过正常生活的日子却已经屈指可数,与其如此,我何必这么早让自己假模假式低调呢?高调都没几个人注意,还低调,低调给谁看啊?

也劝所有跟我一样年龄一样处境的人,没必要跟着人家的论调转,也没必要像年轻时一样,那么在乎别人的眼色和评价。


只要是正当的、不危害他人和社会的,想做事,大大方方做。只有踏踏实实做自己想做的事,弹奏恰如其分的命运之声,生命的腔调才最准确和体面!



王秀云,网上书院雲秀軒创办人。曾先后在《北京文学》《人民文学》《十月》《诗刊》《散文》《清明》《江南》《滇池》等刊登小说、诗歌、散文多篇,著有长篇小说《出局》《飞奔的口红》等。


转载请署名,未经本人同意,不要修改,谢谢合作。


长按二维码关注 个人公众号wxyyunxiuxuan


打赏无需低调,感谢何必小声。静等微博上第一位打赏的朋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