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文
郭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7,693
  • 关注人气: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正说水浒人物之阮氏三雄篇

(2009-07-09 17:31:25)
标签:

阮小七

阮小二

晁盖

阮氏三雄

吴用

梁山

文化

分类: 正说水浒人物

正说水浒人物之阮氏三雄篇

立地太岁阮小二

  《水浒传》里,写了很多梁山上的兄弟兵。这些兄弟兵为梁山好汉的形象增添了不少光彩,不过最出彩的一家,要数从第十五回登场的阮氏三雄了。是以我单独把他们提出来进行点评。

  梁山上的元老,王伦被火并,晁盖战死,按照上山的顺序来算,除了王伦时期留下的四个头领外,就得说是晁盖时期的七位头领:吴用、公孙胜、刘唐、三阮和白胜。这七个人中,吴用和公孙胜都是军师,也都是梁山核心集团的人物——即使换了寨主也不例外的。刘唐和白胜是步兵头领,只是刘唐负责出战而白胜负责探听情报。阮氏三雄则是梁山水军的创建者,从无到有靠的就是阮氏三兄弟。

  这三位的出场是因为晁盖在东溪村救下刘唐,吴用又劝阻了刘唐和雷横的斗殴后,在晁盖家密室商议怎么夺生辰纲的时候,吴用推荐他们的。

  因为夺取生辰纲,不能用没什么能力的庄客,他们虽然跑腿办事能力也不差,但是武艺不行,也不能和晁盖共生死。单凭吴用、晁盖和刘唐恐怕也难——当时他们不知道杨志押运采用的是便衣队的方法,如果知道,恐怕未必一定要智取了:晁盖和刘唐缠住杨志,三阮和公孙胜、白胜只管杀那十四个人就行了。老都管和虞侯都不会武艺,十一个厢禁军纪律散漫,胆子又小,歼灭了他们回头一起拿下杨志不难。

  吴用怕的是什么呢?万一梁中书派个百十号人押送就麻烦了。人多,不好抢。晁盖和刘唐武艺再好也没有用,人家派很多人缠住你俩,或者像杨志、索超那样的有一个就能缠住你。所以计划中生辰纲只能智取,不能力敌。

  智取就需要帮手,晁盖和刘唐的武艺不错,但是就他们三个,恐怕想搬走这些金珠宝贝都难。何况还要骗过官军。晁盖在刘唐来的前一天做了个梦,梦见了北斗七星坠在他家的屋脊上。所以在吴用看来,人多不得,走漏风声;少不得,劫不了人又拿不动钱。最好需要有六七个好汉,最合适。

  晁盖一时想不到合适的人选,但是吴用立即想到了阮氏三雄。吴用是这样评价这三位的:“我寻思起来,有三个人,义胆包身,武艺出众,敢赴汤蹈火,同生共死,义气最重。只除非这三个人,方才完得这件事。”这份评价很高的,即使林冲、鲁智深、武松、李逵,也只能落得这样的评价,不会比这多很多的。

  阮氏三雄居住地离梁山泊最近,在附近的石碣村里。那里都是小渔港,杈湾甚多。三兄弟当中,老大叫立地太岁阮小二,已经婚娶,独立成家。老二名叫短命二郎阮小五,老三叫活阎罗阮小七,都没有成家,和母亲住在一起。

  阮家三个的绰号都是“凶神恶煞”:阮小二是“太岁”、阮小五是“短命二郎”、阮小七是“阎罗”,都是很可怕的。吴用因曾经在石碣村混过几年,和他们交情不错,所以了解他们是能够担当此任务的人。这三位对吴用也是极为推崇的,一口一个管他叫“教授”(这里“教授”的含义和今天大学里的教授不一样,不是职称,只是对教书先生的尊称)。

  这哥三个,都是渔民,仗着自己会武艺,也做过私商勾当,就是走私或打劫的事情。但是不同的是,他们是以打渔为职业的,那些勾当只是没钱凑手的时候干,而且身边能够挤出钱的时候不去干(阮小五赌钱输了,就去家里啃老也没有出手抢人)。

  关于三兄弟的得名,有两种说法:一是说他们的母亲生了七个孩子,另外四个不幸夭折了,只留下这三个。这三个分别是七兄弟中的老二、老五和老七。另外一种说法是说,当地渔人以父亲在孩子出生那天捕到的鱼儿的重量为名。阮小二出生那天,他爹就捕到了两斤鱼,他弟弟出生的时候却是五斤和七斤。这后一种说法倒是和周老先生的《风波》里的起名有点像,不过也缺乏根据。海内博雅君子有喜欢的不妨考证则个,我是不深入调查了。

  这兄弟三人的性格也不一样:阮小二在三个兄弟中居长,性格比较沉稳,这也与他个人已经有了家室有关。阮小五比较喜欢赌钱,性格有点抑郁。阮小七则为人开朗多了,按照吴用的话说“七郎只是性快”。做事爽快,常常有惊人的举动。

  吴用推荐了阮氏三雄后,晁盖也恍然大悟,表示对那三个“闻名久矣”,要派人去请他们相助。吴用则认为,派人去请,请不来,需要我亲自去说服他们撞筹入伙。于是吴用当晚后半夜离开晁盖庄上,去请三人。晁盖派人去请,相当于自己放不下保正的架子,那是不会有人愿意来的。即使他亲自去,因为和三阮不熟,也不会有人愿意来蹚这趟浑水。只有吴用和他们熟悉,可以请动他们。

  吴用之所以后半夜走,是因为赶到那里正好是次日晌午。赶巧今天阮小二没有去打渔,在家晒网在。吴用问了声“二哥在家吗”就找到了他。阮小二和吴用也几年没见了,便问教授一向可好,怎么今天有空来呢?吴用没有一来就把真话说出来,以他给人做西席,他的东家要大排筵宴,需要十几尾十四五斤重的金色鲤鱼为由(这是他编的瞎话,但是为什么这么编,要到评论吴用时再说),表示来找老朋友买鱼的。

  阮小二为人比较稳,所以他没有一口拒绝或一口答应。表示日已晌午,和教授又几年不见,我做东,请教授去吃三杯。吴用当然也要和他一起喝酒,一口同意并表示:还要请五郎、七郎一起去。阮小二说,一个一个找。当下在他家门口下了船,前往阮小二母亲家。

正说水浒人物之阮氏三雄篇

短命二郎阮小五

  阮氏三雄,只有阮小二在石碣村里住,阮小二的母亲和弟弟都住在湖里的小岛上高埠处。阮、吴二人在港湾里先遇到了正在打渔的阮小七,他刚刚打了一桶小活鱼,见到吴用也甚为高兴,表示愿意一起去吃酒。

  到了家里,却发现阮小五不在,问母亲,却听说他连日赌输了钱,刚才从母亲那里要了老人家头上的发钗,去石碣镇赌钱了。好呀,阮小五还是个“啃老族”,而且,从阮小七的口中可以得知,他和阮小五都喜欢去赌钱,他前几天也输得很惨。看来阮家兄弟都很缺钱呢。

  阮小五去镇上赌钱,此次手气不错,很快赢了两串铜钱。而且他的船系在镇上的独木桥边。他站在桥上老早就看见自己的哥哥弟弟了,也看见吴用到来了。多年不见,甚是喜欢,下船和吴用一起,赶奔镇上的水阁酒店吃饭。

  在酒店就坐时就可以看出三个人的性格了:阮小二还要谦让一下,讲一下礼数,请教授坐上座。吴用还在谦让时,阮小七就忍不住了,叫哥哥坐主座,教授坐客席,我们兄弟相陪。说明在阮小七和阮小五心中,那些虚礼都是很讨厌的。吴用之所以和他们能谈在一块,一是吴用瞧得起他们;二是吴用没有这些虚礼俗套。所以在教授吃了几块牛肉后,“那三个狼餐虎食,吃了一回”,把十斤牛肉吃光了。跟着,阮小七又把自己的那桶小活鱼都拿出来,整顿好了,装了三盘在桌上。

  吃了饭,就该从正题入手了。吴用情知这里不能谈生辰纲的事情,于是只表示帮自己的“东家”买鱼,并把条件又重复了。阮小五、阮小七都表示,这样的鱼捕不到,如果教授愿意要,我们送十来条五六斤重的给您。吴用说我那东家不要小的,要大的。阮小七就表示:教授不知道,即使我们现在答应您五六斤的,也得有几天才能捕齐。以前要捕获您说的大鱼都还行,现在不行了。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吴用感到不能在酒楼上继续说了,肯定还要麻烦他们一夜,才能看能不能向他们说实话。于是表示,既然中饭是你们做东,晚上的夜宵就由我来请,取出一两银子,就买了一瓮酒、一对大活鸡、二十斤生熟牛肉。阮小二顺便把自己请客的酒钱也算了。不过这里要提一句的是,这只是一两银子在石碣村的购买力。如果去了东京汴梁,恐怕也就是几杯清茶或几盘瓜子的钱。这次购买不能做为衡量北宋王朝一两银子购买力的标准。

  阮小二还在谦让,阮小七就表示就这么办。晚上四个人都到阮小二家去,还雇了一个人去给阮小二妻子帮忙整顿伙食。吴用又一次提到了大鱼的事情,阮小二表示,这鱼只有梁山泊这样的大湖里有,石碣村湖泊太小,鱼养不到这样大。吴用故意问,这两处水都连着,那你们就不能去打些来吗?阮小二叹气。阮小五接过话来表示,以前行,现在去不得了。吴用问:“偌大去处,终不成官司禁打鱼鲜?”阮小五表示,别说官司,就是活阎王也禁不得。吴用又故意问,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去呢?阮小五说,看来教授不知道。阮小七就接过话头:如今那里给一伙山大王给霸占了。

  吴用表示没有听说过这伙人。阮小二就把当时梁山的五个头领的情况说了一遍。还表示自打有了林冲后,我们有一年多没敢去打渔了。好嘛,给林冲吓的。看来山大王还是厉害的,比官府管用多了。吴用故意问,既然这样,官府为什么不来捕捉他们呢?阮小五表示,这些官差,祸害百姓的本领倒是很大,真要他们去捕盗,他们没这个胆子。阮小二也表示,倒是亏了这伙人,我们虽然打不到大鱼,到也省交了若干差役费用。另外两个则表示这伙人都是大碗吃酒肉,大块分金银的货色,能够学他们一天,过上好日子,死也值得。

  吴用甚为高兴,认为适合向阮氏三雄说出真话来了。就说,那何必学他们呢?万一吃官司,自己没命还连累全家。阮小二就表示:如今官府昏聩,都是糊涂官司。像王伦一伙真有罪的不敢抓捕,只是欺凌弱小。要是有看上我们的,我们也反了。两个弟弟都“跟帖”表示是这个道理。

  吴用觉得是时候说真话了。但是还要试探他们几下:首先问他们愿不愿意抓捕梁山这伙人?三阮都表示,就算能抓住这伙人也不是好汉的行径。让人耻笑,不干!吴用继续试探,你们既然不愿意抓他们,嫌日子过得苦,又羡慕他们,不如去投奔他们入伙好了。凭你们的本领也能在那里做个头领。阮小二说,我们原本是有这个打算的,可惜那王伦心胸狭隘,听说林冲上山时就受够了他的气。我们不去伺候这样的主子。阮小五和阮小七也表示:王伦要有教授带我们那么好,我们情愿为他卖命。

  吴用看差不多了,于是最后试探一次:我算什么,好汉多着呢。听说过东溪村的晁盖保正吗?三阮就问:是不是托塔天王晁盖?吴用说是的,你们离得这么近为何没见过他?三阮说,听说他是个好男子,但是我们没事,怎么上门打搅呢?吴用说:我现在就在东溪村当教书先生,如今听说他有桩大买卖能到手,我们几个不妨抢先下手拿了他的,怎样?阮小五表示,晁盖既然是个仗义疏财的好男子,我们去坏他的道路,不仗义,不能干。

  吴用闻听大笑,这才说出了实话:不瞒你们,是晁盖叫我来请你们的。他要劫取蔡京的生辰纲,听说了你们的大名,叫我来请你们出手相助,劫取到手后分成,我们图个一世快活,你们看怎样?三阮一听都笑了:这就对了,晁保正要请我们,一定是请教授出面的。士为知己者死,我们要不尽心尽力帮他,残酒为誓,不得好死。如今就去。吴用大喜,和他们于次日五更上路。

  到了晁盖庄上后,不久公孙胜也来了。七人制定了计划,三阮先回家,到期一起出动,智取了生辰纲。分了钱后,三阮自行去家受用,可惜好景不长,白胜被捕,晁盖暴露了。晁盖的第一个退身点就是石碣村,阮小二等人接到后,商量着怎么退敌。好在来的都是些能力不强的人,何涛算是能力好的了,也不足以吓唬人。

  晁盖布置了任务,阮小二扮作农民在芦苇塘边等待何涛。阮小五和阮小七率先诱敌。三人都很圆满的完成了人物。阮小五下水了,阮小七坐船进了深港。何涛等人几次都找不到他们,亲自去找的时候遇到了阮小二。阮小二按照事先商定的台词,骗了他们,出手打倒了他们,并且和兄弟阮小七活捉了何涛。

  跟着,阮氏三雄和晁盖一起,杀死了众多官兵,成功的割断了“尾巴”,上梁山入伙去了。凭借吴用的口才加上林冲的帮助,他们火并了王伦,立晁盖为寨主。不久,济州派黄安团练带队来“剿匪”,又是三阮率先诱敌,最终在西港大获全胜。就在当晚,阮氏三雄又去劫取了一批客商的财物:共计二十余车的金银,还有四五十匹拉车的驴、骡,不伤一条人命。至此,梁山正式有了水军头领,建立了正规的水军。这开山的鼻祖就是阮氏三雄。

  这之后,很长时间由于叙述了宋江、武松的故事,所以阮氏三雄基本上没有出场的机会。直到闹江州时,三阮扮作乞丐,也参与了营救宋江的行动。晁盖因为戴宗晕倒,大家跟着李逵走到浔阳江边的时候,走投无路。是阮小七想出主意:“远望隔江那里有数只船在岸边,我弟兄三个赴水过去,夺那几只船过来载众人,如何?”要不是张顺等人此时也划了三条大船来,三阮就去夺船了。此计策确实是最上着。可见阮氏兄弟一向有主见。

  无为军杀黄文炳全家、三打祝家庄、三阮都参战的。活捉凌振是三阮的功劳。不过晁盖打曾头市时他们却败得很惨,三阮带了杜迁、宋万水里逃了性命回寨。也是他们五个护送晁盖回山寨的。

正说水浒人物之阮氏三雄篇

活阎罗阮小七

  活捉卢俊义时,阮氏三雄都参战的。而到了关胜打梁山时,张横偷袭被抓,张顺向三阮告急,要求去向宋江求救。三阮都表示来不及了,阮小七更是说:“若等将令来时,你哥哥吃他剁做八段!”当晚去救,不幸阮小七也被捕。关胜大战林冲、秦明不敌,是宋江鸣金收兵的。回寨后十分纳闷,就问张横和阮小七:宋江不过是个小吏,你们怎么这么崇拜他?阮小七冲他:“俺哥哥山东、河北驰名,都称作及时雨呼保义宋公明。你这厮不知礼义之人,如何省的!”愣是把关羽的后人骂得抬不起头。

  被释放后,三阮随着宋江打了东平府、东昌府,活捉了没雨箭张清。此后,三败高俅时也是他们参战,并且活捉了节度使李从吉。

  招安后,攻打辽国时,水军战绩较少。但是平定江南时,三阮立下了不少战功:首先是阮小七和石秀一起在焦山夺了一只船,并探听到从焦山直接去打江阴、太仓都可以。于是宋江把水军头领都分派给他们,他们先是在江阴,阮小二杀了方腊守将严勇,夺取了江阴、太仓。李俊去苏州后,他们又夺取了常熟、昆山,虽然折损了两个头领,好歹是完成任务。

  在杭州保叔塔后,也是阮小二、阮小五和孟康一起,乱枪刺死了汤逢士,活捉了茅迪。阮小七和张横从水路进攻,不幸船被卷到海上,侯健和段景柱淹死。但是阮小七活着回来了。

  可惜夺取桐庐后,阮小二在乌龙岭下江面迎敌时,中了石宝的计策被包围。由于他性子慢,和孟康还在船上应战,等到想走时走不了了。阮小二被挠钩搭住,怕被捉住受辱,自杀身亡;孟康被炮火打中头颅送命。宋江闻听,甚为难过。

  不过正如阮小五和阮小七劝宋江时说的:“哥哥死在这里,强似死在梁山泊里埋没了名声”。后面攻打清溪县前,阮氏兄弟和李俊等人去做无间道,在方腊大军出清溪县时发难。可惜阮小五却不明不白的被教书先生出身的娄敏中抓住杀死。

  三兄弟中,下场最好的是阮小七:他随着大军捉住了方腊,回来后授盖天军的统制。不过由于他在帮源洞穿过方腊的衣服耍笑而和朝廷的大将王禀、赵谭结了仇,被童贯等人削职为民。他也不在乎,和母亲回到石碣村老家隐居,活到六十岁善终。

  三阮的结局交代完了。但是他们的性格还要提一下:他们不像吴用、公孙胜和刘唐,在宋江上山后就紧随了。而且他们在被封为正将军,受到拘束时,还特地去找吴用,表示干脆造反,还回梁山去。要不是吴用觉得蛇无头不行,宋江又表示,你们要反就踩着我的尸体过去的话,还真难说。

  做为水军头领,他们保持着自己独立的人格在。甚至对宋江,他们还没有李俊忠心。不过对于兄弟,他们看得很重:救张横是一例,曾头市救回杜迁、宋万又是一例。阮氏三雄不愧是梁山上最出彩的兄弟连。

  三个人中,阮小七的个性最为突出:他万事只是“性快”。陈太尉招安时,如果张干办和李虞侯不在那里狐假虎威的叫嚣,他是安安稳稳唱着歌送他们过去的。可是这两个家伙乱来,那就不行。阮小七故意放了半舱水进船,赶走了他们。把水舀干后,他一气喝了几瓶御酒。发现不够了,就干脆让水手都喝完,拿村醪来替换。好在这事情没有被发现,但是却给这次的招安不成功又多加了一道保险。

  后来打下帮源洞,阮小七因为好玩,故意穿着方腊的龙袍在那里胡闹。谁承想得罪了两位“上差”,差点火并起来。阮小七明白,没我哥哥他们拿命在前面拼,你们两个军官根本不能摘桃子。现在倒来骂我,理也不通。所以当他们进谗言使自己丢官时,也不在乎,不愧是这部书里真正的“童心圣人”。

  后世有关阮氏三雄的文艺作品也很多,比较有名的是《水浒后传》:阮小七杀了张干办再次造反;《打渔杀家》:阮小七化名萧恩,和女儿萧桂英因不堪赃官吕子秋和土豪丁员外的剥削,愤然杀了丁员外全家。这部戏很有趣,但是萧恩的性格和阮小七大差,反倒有点像他哥哥阮小二(萧恩自称“二大爷”,也不太像阮小七的自称,因此以前的电大中文串讲时,教材的注解说是阮小二或阮小五)。《说岳全传》:里面讲到了阮小二的儿子阮良在黄河里生擒了金兀术,但是被金寇救走。阮良后来加入了岳家军,也是岳家军水军的创始人,可惜岳飞死后不知所终。

 

  备注:已经多次有朋友提醒我,《正说水浒人物》被盗转的现象很严重。我在此严正声明:《正说水浒人物》除了里面引用的《水浒传》原文外,均为郭文原创文字,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该系列只在新浪博客和逍遥谷评书论坛发行,其他网站并未有过专门文字发行(包括我自己在搜狐、网易、腾讯、敏思和随笔南洋网的主页)。凡其他网站发行的(也包括某些网盘资料),均属于未经授权的违法行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