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木头
木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888
  • 关注人气: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害怕,以及我的那个让我害怕的梦

(2007-12-24 15:04:18)
分类: 遗忘不了的碎片

蒙古王.jpg

 

是不是在所有等待的最后,都能换来内心对这个等待的最初愿望里关于美好的一切臆想?

 

《蒙古王》里,波丽是个好妻子,因为她知道他总会回来。

 

可,如果真的回不去了,事情会朝着怎样的结局发展?

 

等待的那个人会因此感到害怕吗?

 

铁木真说,“我无处可藏,所以我不害怕”。

 

我害怕,我害怕让我害怕的事情,但我的藏身之地在哪里?

 

在我心里?可这是我一切害怕的起源。

 

我有一个梦,我在梦里和醒来后都感到了害怕,这个梦是这样的:

 

    那天好像是个太阳天,但又好像是个阴天,后来还下雨了。我走进一个建在半山上的屋子,小平房,两层楼,水泥砌的。在进去之前,我回过头看了看山下,看不见一个人,很荒凉。这个平房没有门,我径直走了进去,里面很空旷,整个一楼是一个厅室,没有分房间。有一两件破败的家具,空气是灰尘的味道,角落里很多蜘蛛结的网。在我的对面是通向二楼的楼梯,拐角处我已经不能看见,很暗。这个时候我就害怕了,或许是因为拐角后的黑暗,但我现在想来,更多的是源自我对拐角后以至整个二楼的无知。我害怕,可是我还是走了上去。我的影子在楼梯上被折叠,慢慢被拐角的黑暗湮没。在拐角转过身我能看见二楼的天花板,很明亮但是很脏。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我是在拐角这里就跑出了屋子,还是上到二楼之后才跑出去的,终之我是跑出去了。我是听到了什么还是看到了什么我也不记得了,或许压根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我只知道我害怕极了,跑出去的时候下了雨,很大,到处都是泥水,我看到我脚上穿的是水靴,所以就放心了。可梦的最开始,我明明是穿了一双帆布鞋的。向山下跑的时候我回头看了那个房子,我看见三个还是四个人站在房子前,其中一两个好像我认识,好像是我的好朋友,可我看不清他们的脸。我一直跑到了山下,我想我应该回去找他们,但我好像没有回去,因为我害怕极了。

 

无疑,这个梦来自我的心里,这是我一切害怕的起源。

 

我摆脱不了,只能忧伤。

 

我的心成了我一切忧伤的起源。

 

《吸血鬼》里,卡奇社的颗粒唱,“你的快乐想把刀子刺进我忧伤的心里”。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