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六院士难阻厦门巨型化工项目 (转)

(2007-05-28 10:25:35)
 
 
(感谢黄瀚提供文章。若嫌文章太长,仅看加红字句即可)

网易相关新闻《百名政协委员难阻厦门百亿化工项目》链接点击此处


六院士难阻厦门巨型化工项目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黄瀚/厦门、上海报导
 
(目录导读)根据发改委的说法,厦门PX项目手续完备,没有停建的问题
(文章导读)与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副司长李宁宁在北京见面以后,赵玉芬院士有些失望
 
5月15日,与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副司长李宁宁在北京见面以后,赵玉芬院士有些失望。虽然崴了脚,但她还是决定第二天返回厦门。
 
“五一”前,李宁宁带队的国家发改委调查组,在厦门一位副市长的陪同下,直奔厦门海沧,对厦门腾龙芳香烃有限公司项目(下称厦门PX项目)进行了实地调研。
 
今年3月,中科院院士赵玉芬等105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交的“关于厦门海沧PX项目迁址建议的议案”,成为全国政协头号议案。议案指出,离居民区仅1.5公里的PX项目存在泄漏或爆炸隐患,厦门百万人口面临危险,必须紧急叫停项目并迁址。
 
李宁宁副司长的调研,就是作为议案办理的一个流程,向提案的政协委员做回复,参加见面会的除了发改委的工作人员,还有全国政协提案办的一位官员。
 
赵玉芬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国家发改委没有让厦门PX项目停建或者迁址的意思,虽然这我们已经意料到了。”
 
而厦门市委宣传部新闻处汪处长接受《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采访时则表示,“这个项目是中央批的,厦门市只是协助工作。市领导近期不会接受采访。”
 
(小标题)这个项目及环评少有人知
 
事实上,在2007年3月政协会议赵玉芬院士联络政协委员联署之前,就PX项目的讨论就已经进行了一个阶段,但厦门有关方面似乎并不热心。
 
据了解,2006年8月,海沧土地开发总公司开始为腾龙PX项目征地,拆迁1920亩。2006年11月17日,腾龙芳烃年产80万吨PX项目与翔鹭石化年产150万吨的PTA二期项目同时正式动工。
 
“关键问题在于,根据2003年的《环境评价法》,环评报告应该有公众参与的环节,如果公众参与程度太低,或者投票赞成的数字不够,那环保局不应该通过该项目的环境评价。”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厦门大学教授告诉记者。
 
不但厦门大学的学者们,不知道有这个项目及其环评,甚至连海沧的居民都少有人知。5月8日,记者在距离PX项目3公里左右的北京师范大学附属海沧学校采访了几位老师,发现没有人知道就在身边有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即将开工,更不用说征询他们的意见。
 
厦门大学环境学教授袁东星告诉记者,去年11月,赵玉芬与她联系求证PX项目事宜,袁东星当即表示愿联系本校环境学方面几位教授提供基础资料。
 
在选址方面,袁东星的团队做了专门的资料收集,发现国际上的PX项目集中在亚洲地区,尤以韩国和中国为多。台湾地区和韩国等地的项目与较大城市的直线距离一般大于70公里,而中国大陆则一般约20公里。
 
厦门年产80万吨的PX项目距市中心仅7公里,是目前国际国内距离最近的项目。
 
袁东星出身厦大化学系,专长在于环境毒理学方面。此前,她对厦门要上那么大的一个PX项目也是一无所知,得知PX项目的规模和选址后,她委托国外的朋友,根据厦门的历史气象资料和PX项目的排放现状做了PX在厦门的排放影响模拟计算。
 
“结果让我大吃一惊。”袁东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厦门地区春冬两季为正东风,污染物往九龙江河口内方向迁移并影响该地区的空气质量。夏季盛行西南风,污染物主要往海沧及集美东北方向迁移。秋季盛行东北风,污染物主要往西南方向迁移。
 
“如果在不利气象条件(如静小风、熏烟、最不利风向)下,污染将更严重;如果发生突发性重大事故,污染不堪设想。”在PX和PTA对大气的影响方面,袁东星指出,受翔鹭石化对苯二甲酸(PTA)项目的影响,目前在静小风的天气条件下,海沧区居民即可嗅觉到空气中的酸臭气味,为此当地环保局经常接到居民投诉。
 
厦门市很多市民却对此没有得到参与和了解这个项目的机会。
 
(小标题)不肯放弃的赵玉芬
 
在两会前的去年11月底,赵玉芬、田中群、田昭武、唐崇悌、黄本立、徐洵6位院士联合署名的信送到厦门市委书记何立峰的案头。
 
12月上旬,赵玉芬直接分别给福建省委书记卢展工和省长黄小晶去信反映,提议将PX项目迁出厦门,但还在该省范围内重新选址,由省政府负责协调税收等问题。
 
2007年1月6日,厦门市委方面展示出了一定的沟通诚意。在厦门宾馆与厦门大学的专家们就PX项目进行了对话。
 
厦门大学赵玉芬、田昭武两位院士、袁东星教授和分管科技的张颖副校长以及国家海洋三所的徐洵院士参加。厦门方面出席的则有市委书记何立峰,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丁国炎,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徐模,市委常委、海沧区委书记钟兴国以及相关各局局长。
 
但这次沟通最后双方都没有说服对方,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赵玉芬院士也因此在两会中提出了要求PX迁址的提案。
 
在北京的这次见面会中,李宁宁告诉赵玉芬院士,在调查中,发改委发现,厦门PX项目距离当地的一所中学,即北京师范大学厦门海沧附属学校距离确实过近(约3公里),而在原本应该规划为化工隔离带的距离内,厦门市已经开发了大量的房地产项目。
 
李宁宁称,发改委方面已经就此要求厦门市政府进行规划环评和调整,并进行整改。根据李宁宁介绍,PX项目系于2005年7月通过国家环保总局的环评报告审查,2006年7月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后来经过一些技术上的调整,目前正在土建施工阶段。
 
根据发改委的说法,厦门PX项目手续完备,没有停建的问题。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在厦门采访时了解到,PX的项目施工在政协提案后已加紧进行。而有消息人士则告诉记者,厦门PX项目的设备将于近日到港,如果设备开始正式安装并很快进入调试、试生产,关于厦门PX项目的这些抵制努力将成为泡影。
 
“五一”期间,赵玉芬与厦门大学的同事们会商后,曾希望获得厦门PX项目的环评报告,以此作为深入研究PX项目环保可行性的基础资料。
 
但让她失望的是,在厦门,投资上百亿的腾龙芳香烃项目环评,居然只有厦门环保局保有一份环评报告,并且始终对厦门大学的教授们进行封锁。
 
因此,“五一”后,赵玉芬来北京参加全国政协的一个培训时,在北京化工大学一位教授的陪同下,她来到北京化工学院下属的一家环评公司,要求索取厦门腾龙芳香烃项目的环评报告。
 
根据《环境评价法》原本应该提供公众查询的“环评报告”,在这个公司这里,成了机密材料。2年前给腾龙芳香烃做环评的项目负责人称,因为要“保护业主”,所以不愿意提供环评报告。
 
虽然几次联系,包括在与国家发改委的见面会上呼吁发改委协助,但直到记者截稿时,赵玉芬仍然无法从国家环保总局环评中心获得该项目的环评报告。
 
但赵玉芬还是不准备放弃。
 
“根据环境评价法,不排除起诉相关环保部门的可能性,”厦门大学一位教授告诉记者。作为全国政协委员,赵玉芬正在酝酿更好的发言的渠道和办法。
 
(小标题)环境言论空间拓展
 
5月3日下午3点,《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在厦门大学嘉庚楼中的赵玉芬实验室中与赵玉芬院士、厦门大学环境学教授袁东星约见采访。
 
这时,厦门大学绿野协会的一个女生上门,找赵玉芬院士,要在校园里搞关于PX项目危害的展示,希望赵玉芬院士提供最新的资料。袁东星对那个女生温言说,“如果官员来骂,你们走就好了,不要顶嘴。”
 
赵玉芬院士给《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看了一封落款为海沧区建设局、环保局、经发局、海沧区温厝村、东屿村和钟山村的信,该信透露称,就在赵玉芬于3月13日接受媒体采访之后,厦门市委书记何立峰于18日就召开小型会议,要求"统一思想认识,委员提他们的,我们不理睬,要抓紧速度干”。3月20日,海沧区委也召开常委扩大会议,要求统一认识,全力以赴抓紧项目施工。
 
这封信里面还写道,厦门市委还拟“组团上京汇报,要把其他化工项目也批下来,看谁还再提。”就这个细节,赵玉芬院士转述称,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副司长李宁宁证实,厦门市正在报批炼油项目,但发改委应该不会批准。
 
这虽然不是赵玉芬的本意,但回顾这次环境公共事件,或许也是一次环境言论空间拓展的重要实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