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aymei
mayme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207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英伦行旅游篇之二十三—— 梦断爱丁堡

(2010-10-07 06:39:04)
标签:

杂谈

    当我美美地吃着晚餐,憧憬着第二天去苏格兰乡村“纽顿莫”时,在我身上发生了一桩不得不放弃行程的沮丧的事情,我向往已久的“纽顿莫”以后只能出现在梦里了,先看看几张纽顿莫的照片(那个在三角形里的庄园就是我预定的酒店):

英伦行旅游篇之二十三—— <wbr>梦断爱丁堡英伦行旅游篇之二十三—— <wbr>梦断爱丁堡

英伦行旅游篇之二十三—— <wbr>梦断爱丁堡英伦行旅游篇之二十三—— <wbr>梦断爱丁堡

英伦行旅游篇之二十三—— <wbr>梦断爱丁堡英伦行旅游篇之二十三—— <wbr>梦断爱丁堡

在爱丁堡跑了两天,我已经感到有些疲劳,然而极度疲劳所带来的伤害正悄悄的向我袭来,而我却毫不知情。当我起身准备回房休息时我已经无法站立了,几个月前在伦敦乡村发生的一幕又上演了:

    几个月前,我连巴士带徒步走了科思沃茨八个乡村,最后在等待回家的火车站附近的咖啡馆里,我突然无法起身和站立,还是店员扶我起来并把包放在了我的背上,我艰难的登上了回伦敦的火车。在火车上我给周美去了电话,周美非常紧张的反复问我是否要紧,并告诉我她会到伦敦火车站来接我。看着我艰难的走下火车,周美快步冲到我的身边拿起我的包就往肩上背,另一边也是她从卡地夫回来随身的双肩背,一边一个看上去像二道贩子,她背着两个沉重的行李,还要腾出手来搀扶我这个一级残废,那幅场景是很难让人忘怀的。也就是这次的负重,周美的腰也受伤了(俩老腰英伦行旅游篇之二十三—— <wbr>梦断爱丁堡),在接下去的一周里,周美精心的照顾,硬是把我这个一级残废拉回到了正常状况。

   没有想到,几个月之后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爱丁堡。我决定先回房休息,期待着第二天能够变得很FRESH,然而半夜我还是被腰疼换醒,我知道问题超级严重了,现在不是能否继续旅行的事情而是能否回伦敦。我没有办法给周美打了个电话,她一听我这位老同志又发生一级残废事件,于是赶紧在网上给我续订房间,好让我在爱丁堡休整一下,结果人家一周之内的房间都订光了。周美又赶紧帮我订返回的火车票,最便宜也是最早的车票是早上6点,票价是130镑左右(英国这个地方什么都需要提前BOOK,如果不BOOK,那损失就大了去的,我的原价票也不过30镑),我决定自己早上去火车站碰运气,看看是否可以买到便宜的票。

    我又让周美帮我退掉已经付钱的苏格兰乡村的酒店(我不敢肯定能够退掉),然而周美同志使出了老师能说的本领+扇情的催泪大片似的描述:她首先为了博得对方同情说我已经被送往医院抢救了(还好对方没有说一定要来爱丁堡看我),然后把我今后是否能够下地走路做了最残酷的预测。我可以想象房东此时已是内牛满面了,三下五除二,就把酒店给退了,房东表示会如数把钱退还给我,一分钱也不扣,可以想象周美是怎样的严重谢谢了N遍,然后再给我电话告诉我三天的房间都给退了,好象我们突然发了一笔横财那样兴奋(就差没在电话中商量又可以去伦敦哪吃顿好的了)。

    第二天早上4点钟我就起来了,快速办完了退房手续后摸着黑咬着牙我战战兢兢地出了旅社,外面伸手不见五指,更没有一个人,连车都很少遇到,看见以下这张图片了吗:

英伦行旅游篇之二十三—— <wbr>梦断爱丁堡
想象一下没有灯光时的这里有多可怕,但是我脑残般的为了走近路选择了走这条路,因为不是主路没车没人,就只能听到我自己的脚步声和呼吸声,我害怕极了,又因为有伤在身不能跑,还好到了主路上看见前面有一个人,好像也是往火车站方向去的,我武断的判断比起得还早只有一种可能“赶火车”,我决定跟着他(她),跟着跟着突然这个人不见了,我吓坏了英伦行旅游篇之二十三—— <wbr>梦断爱丁堡,而且前面没有路了,天那,拍电影吧,而且是鬼片吧,这里有很多鬼的传说,于是我尽可能去想聊斋里的好鬼,不吃人的那种,还谈恋爱的那种。虽然是没有路了我还是要走到跟前去探个究竟。结果什么叫柳暗花明,此时我是体会的淋漓尽致,前方灯火通明,而且火车汽车轰鸣(因为我们是在山上,火车站在山下,所以不到跟前我看不见,也听不到),火车站跃然眼前,我只需要下一个长长的楼梯(旁边还有路灯),虽然楼梯两旁都是树,但因为有了灯光我胆子就大了两分,我记忆里的鬼都是见光死。

    来到火车站我首先把自己严重描述了一番(博得同情),那个不停的打着哈欠的售票员一脸疑惑地看着我心里想:是来买票还是来买药呀。其实我说一堆是想把去苏格兰乡村的火车票退掉然后再买一张便宜点儿的回伦敦的票(不是说外国都挺人性化的吗,不灵!),结果是:去纽顿莫的火车票无法退(因为是提前预定的),回伦敦的票只可以充抵当天的票价,最后我还是花了100镑登上了返回伦敦的火车,在火车上我沮丧万分,哭的心都有,然后开始反思是如何到这步田地的,野蛮行军是最要不得的,把自己当20岁的青年那也是幼稚+脑残+不知天高地厚,这是在约克时闯的祸(饶城+登约克大教堂顶),我痛批了自己几个小时。回到伦敦后周美开车来接我,她上下打量着我说了一句让我喷饭的话:还好嘛,我以为这次要特级残废了呢!服不服老?!

    本来我就受了伤,这里还有人要我服老,我眼泪哗的一下喷薄而出,我说:那么美的苏格兰乡村我居然没有去成,以后哪还有机会再去呀。。。。。。英伦行旅游篇之二十三—— <wbr>梦断爱丁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