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圣光的博客
圣光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081
  • 关注人气:2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Morning Quito ——早安,基多

(2012-06-05 23:12:40)
标签:

宋体

基多老城

安第斯山脉

赤道纪念碑

城市

分类: 脚步匆匆

开始,不太喜欢这个城市。真不喜欢。

 

一出机场,就像从一个县城的三等小站出来,眼前是杂乱无序的街道、车辆,还有三五成群的各色人等。天际,是浓浓的阴云,那一场雨水随时可能泼下来。一个个头很高、很漂亮的姑娘穿越人群,从被踩得光秃秃的绿色隔离带上走过,走向对面。对面,是一排二层小楼,楼顶挑着花里胡哨的广告牌,斑驳陆离的墙面上有看不出意象的涂鸦。
Morning <wbr>Quito <wbr>——早安,基多

坐上来接我们的车子,拐了两个弯,却到了刚才那个女郎走过的地方。扭头透过车窗,看看基多国际机场的正面,视野中的二层小楼被横七竖八的电线割裂着。基多机场可能是世界上唯一没有广场的机场吧,从到达厅一步跨出来,就是城市杂乱的街道。

此时。我走在厄瓜多尔的首都,走在基多。

后来的几天,我们一直在这样的街道上行走,考察、交流、参观。乘车,或者步行。隔着车窗,我仔细观察这个城市,用心感受这个城市。我喜欢用旅行者的角度去看一座城市,从中体会那种新鲜和陌生。在这样的心境中,我便常常听任某种情绪将我的骨骼和印在里面的情绪一点一点敲碎,随风散去,随之而来的或许就是一种全新的感受。在基多,也是这样,情不自禁。比方,我看到这些街道的纷繁、杂乱但是有序,看到路旁的墙壁上的涂鸦,随意但是精心。说老实话,最初面对这些涂鸦的时候,我并不习惯,因为在我所居住的小城,最多的用烟或者漆喷涂的小广告。对基多得涂鸦看得多了,我体会到了其中所展示的自由与奔放。还有什么比自由和奔放更加珍贵的东西呢?

其实,心里的一些变化是在到达基多的第二天清晨开始出现的。那天早上,我到位于HOTEL QUITO七楼的餐厅用早餐,隔着宽大敞亮的玻璃窗,一侧望去,远远地,在连绵起伏的山脉的衬托下,云际缭绕的地方,是洁白的雪山,朝霞辉映,雪山如仙女一般圣洁、宁静,让我端着餐盘凝望着,痴迷了许久。刚刚坐下,对面的另一侧窗外,是城市,是依山坡而建的无边无际的房屋,色彩明快,高高低低,鳞次栉比,沿山脊倾斜而上,显得很有层次感。一条条宽宽窄窄的街道,曲曲弯弯伸展开去,一直延伸到青山的深处,几近层层叠叠的云彩里。那不拘一格的城市轮廓线像一幅巨大的版画,在通透的空气中展示着一种让我心动的魅力。Morning <wbr>Quito <wbr>——早安,基多


“那是基多老城。”接待的朋友告诉我,“当地有一句俗语:‘地上有基多,天上有扇窗,为的看基多。’”

放下饭碗,就驱车赶往老城,这才发现,那宽宽窄窄的道路,无论是公路,还是小巷,有的虽然破旧,但一律洁净,如基多的天,依旧通透,即使阴云当顶也感觉到几分透明,那空旷而有些忧伤的色调与城市的风格是那样相称。古城的街巷异常狭窄,由于基多城是建在山坡上的,所以,街道都有坡度,车子走在狭窄的、几乎擦墙而过的鹅卵石铺成的路上,“咯噔咯噔”,那节奏像是在朗诵一首抒情诗,又像是在不断提醒我们:坐落在海拔3000米的安第斯高原上的基多曾是印加帝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还是著名的世界历史文化遗产,虽未必起眼,但是有味道。

于是,我开始改变我下意识中的一些印象。Morning <wbr>Quito <wbr>——早安,基多

那天上午,拐过一个极其狭窄的路口,看到了矗立在斜坡上的Basílica  del  Voto  Nacional国家大教堂。这座整个古城最大、最漂亮的教堂不过百年历史,却精美得咄咄逼人,恢弘的细部结构、熠熠生辉的大铜门、精致的青铜雕塑、对称的钟塔,巨大的雕花玻璃窗,还有那玲珑剔透的十字架主塔,廊柱对称,栏杆连接,看上去,真可以与巴黎圣母院媲美。当我走进教堂,站在巨大的管风琴前,登上高高的阳台,眺望远处正对着的面包山,那一抹氤氲不去的白云以及云彩下坦陈着的老城让我发着长长久久的呆,我的心就这样失落在无比酣然的宁静之中,内心许多繁杂的心绪、许多焦虑与孤寂都化作淡淡的云烟,在安恬中升腾、离去。这个城市也就这样开始让我喜欢起来。

晚上,我在一家酒店凭窗眺望老城,璀璨的灯光星罗棋布,将这座城市编织成立体的星系,那些灯光不像我过去见过的城市夜景,从高处俯瞰,是一个平面,基多老城的“星座”倾斜着,像是一道巨大的悬挂着的星星帘子,从低处一直悬挂到山顶云深之处,错落闪烁,透出一种大气,一种灵动,那一刻,我有了一种被震撼的感觉。

作为一个喜欢在外面跑的人,总是愿意徜徉在异乡的景致中,领略别样的文化,在同样的时间寻觅不一样的精彩,体验不一样的心情,每每此时,我都是快乐的。在我的心目中,一个城市就是一本书,可以读出不同的味道,有些书外表精美,却未必有深刻的内涵和让人回味的意蕴;有些书装帧随意,却常常厚重结实,耐人寻味。常常,选书读书面临这样的“两难”,同样,面对一个城市,也是如此,比如,面对基多。Morning <wbr>Quito <wbr>——早安,基多

在这个赤道正穿越的城市,天气却十分凉爽,站得高一点,随时能看到远处的雪山。只是,这里的人们内心是那样火热,就连许多上不了台面的事体都是那样有趣。在赤道纪念碑,我和一个大胡子老外比试臂力。他一再说,当他站在赤道线上,不会有任何人能把他拉动。我不太相信,在与他屏住呼吸坚持了三分钟之后,他倒向我。大胡子老外没有任何恼怒,喜笑颜开地说了一番“叽哩哇啦”,翻译告诉我,他在告诉我:中国,比赤道还要强大,他服了。虽然,我知道他说的是些奉承话,但是,这样受用的话,叫我依旧很开心。后来,在赤道博物馆,我与他手指紧扣,照了一张相。那一刻,没有国度,没有民族,只有这个世界上最真诚的情感——爱。Morning <wbr>Quito <wbr>——早安,基多

那几天,在基多的老城和新城穿行,看着路两旁或简陋、或精致但都矮矮的、房顶盖着因年久而褪色了的红瓦的白房子;看着那沿街开门的小店铺,以及店铺内隔着铁栅栏“犬”视耽耽、好不安生的大狗;看着几乎所有的房屋不论高矮,一律没有防盗窗;还有,看着那深夜里在空无一人的路上,面对红色交通信号灯徐徐停下的车子;那坐在酒店一角,两杯啤酒,三只布碟,低声细语,对周边的喧哗充耳不闻的青年男女,我渐渐消失了一开始与这个城市的距离,临来时人们一再警告的许多“注意事项”都忘到了脑后,有一种亲切油然而生。在这些地方,我竟然都感受到一种宁静。即便是傍晚,在耸立着一座座意大利文艺复兴后期艺术特色建筑的基多总统府广场上欣赏人们的载歌载舞,虽然在十分钟之前,陪同我们的当地朋友一再叮嘱我们当心随身的物品,尤其是手机(在他说过这番话后的五分钟之内,他自己的手机便不翼而飞了),当我们把愤怒的目光盯住几个十六七岁的印第安少年,他们作了一个十分无辜的表情和手势,那样一种天真让我在那一瞬间几乎相信了他们。

走在基多老城的街道上,我懂得了许多,比如,懂得了生活是爱出来的,只要心中有爱,温暖就会播撒在身边,比如,懂得了有时候,一个城市的魅力未必在于宽阔的街道、高耸的大厦,那一份宁静、自由与温馨,还有那种随和才是最珍贵的。

常常,懂得比欣赏更重要。

直到那一个中午,沿着曲曲弯弯的盘山公路,我来到城市南端的面包山上。站在山顶高大的圣母石雕像下,俯瞰全城,远处,皮钦查火山云雾缭绕,白雪皑皑,辽阔而神秘;山下,基多市区密密麻麻的建筑,早上看过的教堂的塔楼、尖顶“鹤立鸡群”,却相得益彰。城市的建筑、街道被不远处的丘陵、山峰的映托着,明亮的阳光与洁白的云朵相互追逐着、躲闪着,欢快地洒在山坡和城市的屋顶上,让基多更加静谧、妩媚。


Morning <wbr>Quito <wbr>——早安,基多

就在圣母巨像的注视下,一对年轻的夫妇正在尽情的演奏,一只音箱,一个小调音台是他们的装备,阳光下圣母俯瞰的小广场是他们的舞台。许多人或远或近地站着,坐着,倾听着。那对青年夫妇旁若无人地演奏着各种乐器,一曲接着一曲,从容貌上能看出,男青年是印第安人,一身素装,眯着眼,专攻吹奏,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排箫、竖笛、长可及地的被称作达大多箫的印第安乐器,还有一根长长的红色空心圆棍样的乐器,在他的手里不断变换着,在他的口中发出各种悦耳的旋律,古铜色的脸,还有脑后那扎成马刷的头发随着自己的吹奏摇晃着,其乐悠悠。姑娘据说是瑞典人,棕色短发,一直在用吉他为丈夫伴奏,那一脸陶醉写照着她的幸福。在他们身边,是坐在童车中的一岁左右的小姑娘,她抱着一把超小的吉他,一会儿即兴弹奏,一会儿侧着小脸凝视爸爸妈妈,一会埋头咬着自己的手指沉思,一会儿大声喊叫“妈妈”,小精灵一样为爸爸妈妈的演奏平添了许多乐音。不时有游客在他们身边伴着欢快悠长的节奏翩翩起舞,又在一阵欢笑声中跑到一旁再次聆听。离他们不远的山顶地标桩旁,一对印第安情侣相拥着静静地凝视着远方。女乐手身边,是一只打开的小皮箱,陈放这几十盘光碟,那是他们演奏的乐曲,有人走过去,拿走一两盘,在皮箱里放上几个美元,姑娘并不停下弹奏,只是微微点头,微笑着致意,那份随意让人很是心动。Morning <wbr>Quito <wbr>——早安,基多

那时候,广场回荡着让人心旷神怡的旋律,正午的阳光洒在他们的身上、乐器上,这让他们有了一种天使般的光泽,我静静地坐在石阶上,托着下巴聆听他们演奏,心思随着乐曲变得悠长……白头鹰在洁净的天际翱翔,白云掠过草地,白色的艾花和蒲公英绽放了,青青的草地上跳动着欢快的松鼠,圣母的翅膀张开了,微笑着播撒着爱的种子,和煦的风把往事一点一点送抵心底……在他们的旋律中,我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身在何处,只有一种感动在心底萌生、膨胀,叫我欲痴欲仙——基多,仿佛离天空那么近,远离尘嚣,天堂就在眼前。在离天堂最近的地方,人变成了自然的一部分,音乐与歌声便是真正地天籁之音。

就在那一刻,对于这个城市,对于基多,我突然有了一种归属感。

这是一种发自心底的情感,这种情感让我意识到,在这个叫做基多的城市竟可以放牧自己的灵魂,我突然知道,在这个南美国度的城市,天清气朗之间,一定有一些心情,有一些文字是属于这城市的,她连着基多的气息,轻触着我软软的心底,就好像在某一时刻我和这座城市曾经的约会。此时,陌生与熟悉,讨厌与喜欢,都已经不再重要,因为那些难忘的细节,渐次闯进我的视野,走进我的灵魂,竟让我措手不及。就如封藏心底的曲调一经拨动,便肆无忌惮地激荡开来,左手春风,右手阳光,蓝天白云之间,还有什么比自由的心弦更灵动呢?

毫无理由地喜欢上一个人、一个城市,其实有时很简单。

我知道,我可能不会再来这个城市了,但是,有了这样的的一次邂逅,足矣。

常常,美不是存在,而是消失的状态。Morning <wbr>Quito <wbr>——早安,基多

 当我又坐上车子,穿行在基多的街巷上,满眼又是那些色彩斑斓的涂鸦。面对这些画面,我突然记得汪曾祺先生在他的《美国短笺》中曾经提到一个意大利字“Graffiti”——涂鸦。他老人家认为“这样到处乱画,我觉得总不大好,希望中国不发生这种事。”在见过了基多那丰富多彩、充满创意和美感的涂鸦之后,我倒是觉得,什么时候我们城市的墙上有了这样自由奔放的涂鸦作品,而不再是“办证”之类的电话号码,那时,我们的生活或许会更加美好。

离开基多时,正是黎明十分。起飞时,天际露出了鱼肚白。飞机穿越薄薄的云层后,机翼下是沐浴着晨光的安第斯山脉,是铺陈在山脊上的还在晨梦中的基多城,灯火阑珊,是那样安雅、宁静。天地交汇处,是云朵缭绕着的形状像极了富士山一样的Cotopaxi雪山,天上人间,人文自然,画面是那样和谐。Morning <wbr>Quito <wbr>——早安,基多

我久久凝视着舷窗外的景致,不由轻轻地说了一声:Morning  Quito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句读与标点
后一篇:下雨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句读与标点
    后一篇 >下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