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思者在说
思者在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8,686
  • 关注人气:3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高校是如何创建一流大学的

(2006-08-09 12:16:26)
分类: 热点冷思

建设国际知名,世界一流的高等学府,已经成为我国高校当前提出的一个十分响亮的口号。其实,提出这样一种口号本身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这至少反映出了我国高校试图在教育改革中有所作为。而且单纯的从某一个学校来说,这样的口号反映出了当代中国高校一种很时尚的“大学精神”。但是,当人们接二连三地听到这样一个同样的声音不断地重复的时候,我们就不难看到,“一流大学”的泛滥,让“一流大学”失去了“一流”的底色,中国高校用“一流大学”豪言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二流”、“三流”大学的本色,也反映出了当前我国高校发展中存在的“经济过热”现象。

中国高校是如何来建设“一流大学”的呢?从目前一些大学的做法上看,至少体现在下面几方面:

一是“派”。中国大学的快速发展,是伴随着大学层层升格开始的。中国的高校总是想在自己学校的名字上做文章,让它叫起来响亮、看起来大气、说起来长气、听起来服气,似乎一流大学就应该有一个“派”的校名。于是,中国高校开始了一轮争先恐后的攀升运动。很多学校不愿意沿用“院”的名字,就纷纷将“院”改“大学”;一些专业院校不喜欢人们说它小气,因此便想方设法将自己定位为综合大学,如很多高校将师范院校改为XX大学等。此外还有一些高校通过合并、改名而实现了“派头”上的提升。据统计,全国高校目前已经改名和拟改名的高校就有近百所。(详情参见荒岛上的公爵兰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4949bde1010004jt)随之而来的是高校内部新一轮的院系调整正式启动:系升院、室升系(所)。相应地,系主任变成了院长、室主任变成了系主任或所长。这样一种层层升格的现象甚至被纳入到中国高校教育发展转型的意义上来谈论,看成是教育改革中的一大成果。

二是“大”。很多高校认为,既然把自己定位于“一流大学”,那么,“一流大学”首先应该表现为有“一流”的校园面积。于是,便开始在校园面积上做文章,能够把自己的校园向四周扩充的决不含糊,在没有扩充的余地的情况下,或者对这样的扩充还不满意的时候,就打起了“建新校”、“建分校”的主意,目的就是要把自己的地盘做大。在这种冲动下,我国高校普遍掀起了一个不小的“圈地运动”。而且,几乎每一个大学都把这当成当下领导的一个显赫政绩经常地挂在嘴上,似乎中国大学的一些领导们所有的智商都在这种对因做大而新构的各种关系的疏通中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三是“全”。既然是“一流大学”,“一流”既要表现在学科设置上要同世界一流接轨。同时又要在学科门类上求“全”。自己没有,怎么办,最快的办法就是与其他高校“共谋”“兼并”。几乎与此同时,一些二流的学校也纷纷向那些财大气粗的重点大学投媚眼,送秋波,表示出自己以身相许的一厢情愿。这样的过程再加上行政命令的干预,成全了一些大学学科设置上的“齐全”美梦。

四是“建”。如今,当人漫步于一些高校的校园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又一个的工地正在那里紧张施工,一座座现代化气魄的高楼(群)拔地而起。其实,不惜重金大兴土木,把整个校园变成了一个大工地,这已不是什么新闻了。据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与某网站合作实施的一项调查显示,83.9%的人认为,现在不少大学的建设存在“面子工程”和“过度消费”的问题。甚至有的大学还放言:“大师、大楼、大气,一个都不能少”。要培养高水平人才,要出高水平的研究成果,就必须拥有现代化的办学条件和设施,只有“筑好巢”才可能“引到凤”。中国高校出现的这种建楼热潮的持续升温,创造了中国大学建楼速度在高校发展史上的“世界第一”。

五是。与日益升温的建楼热相适应,许多立志要建一流大学的高校,把建楼的标准一再提高。让人不解的是中国人民大学在一个仅有3层的食堂里面却安装上了两部观光电梯,这不能不让人感到费解。而一些学校的宾馆动不动就是按三星级以上的标准的装修,办公大楼更是群楼叠起,错落有致,富丽堂皇,气派非凡。难怪西北政法大学在该校新校区落成典礼上,现任校领导把已经退休的老领导请来参观剪彩的时候,老领导在参观完星级宾馆式的行政楼和大型喷泉后出现了一气之下把现任领导痛骂了一顿的尴尬。

中国的高校经过自己的努力,从“派”、“大”、“全”、“建”、“档”等方面看,确实是发展的速度惊人,上了不只一个台阶。但是,实际情况是什么样的呢?

一是中国的大学的“派”并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质的飞跃。虽然改换了门庭,但是,人员的素质、管理的水平、教学的质量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提高。“名”与“实”的不符,文化底蕴的苍白,让这些学校饱尝了因为追求“派”而带来的苦恼。

二是中国大学的校园规模上大幅度扩张,仅仅实现的是量的水平上的递进,它们并没有因为校园规模的扩大而迅速崛起,迈向“强”校的行列。实际上,学校的改革沿用的仍是经济领域中的那种泡沫式发展的逻辑,繁荣的背后,便是虚假泛滥,学校科研水平、人才引进中的注水现象频频出现。

三是中国大学的“全”实际上不过是一种善良的愿望而已。实际上,每个学校用于学科建设的经费毕竟是有限的,而且没有哪一个学校会将这些资金拿来平均使用的。所以,很多学校的做法还是将投资的重点放在一些优势学科上。相比较而言,那些弱势学科尤其是一些人文学科,在许多综合性大学里面,永远都不会走到优势的前沿的。大学中的各学科中的“两极分化”十分严重。当然,即便是没有今天的这种“求全”,也会存在高校中的两极分化的。不过,在“求全”的扩张中,这种两极分化现象又开始在更多的领域得到蔓延。更重要的是,从表面上看,这些高校经过新一轮的“合并”、“重组”,似乎在专业设置上比以前“全”了,但是,“全”也总是表明你有了这样一种专业设置,除此之外,又能为人们提供多少有用的信息呢?从思维方式的角度看,这恰恰暴露了自己的陈旧。过去我们在发展中出现的“大而全”“冒进”教训难道还少吗?另外,“求全”的意识让人们看到,如今大学发展走上了一条哗众取宠、华而不实的不归路。

四是中国高校大兴土木的“建”,表现出了拿钱盖大楼大手大脚,而一旦提到教学科研的用钱,总是抱怨花钱太多,节约办教育,如此等等。学校之所以对建楼有这么浓厚的兴趣,是因为在国内众多大学排行榜的评价体系中,除了教学质量、科研成果等评价指标之外,校舍面积也是影响总得分的重要评价因子。为了提高学校在排行榜中的综合得分,那些在教学科研方面处于劣势的学校,不惜重金强化硬件设施建设,形成了“水平不够楼房凑”的现象。

五是中国高校在建楼过程中的档次之高,让人们看到了高校发展中的腐败。楼的建设标准高了,自然学校的收费也就水涨船高了,而学校有钱了,职工的腰包也就鼓起来了。从一定意义上说,高校是如今改革中出现的最大的获利阶层之一。这从一个角度看,我国知识分子的经济地位确实得到了大幅度提高。但是,实际上,这却蕴含着一种深刻的危机。这种危机是从学校将创收作为一项重要指标开始的。在这种情况下,就出现了人们经常议论的,如今一个普通家庭供养一个孩子上大学所需的费用让他们感受到了从没有的压力,甚至在一些大学校园里,学生因为上学之难而出现的悲剧也不时地上演。尽管如此,中国的高校似乎已经习惯了在“钱”面前说“不”。你不来上他来上,中国高校的文凭市场至少在目前还是有着巨大的潜力的。所以,无论你怎么叫苦连篇,一些大学则是脸不变色、心不跳,费照收、钱照赚、楼照盖。

进一步说,上述现象背后所折射出的正是长期以来积淀在人们内心深处的那种官本位、官本位体制在今天教育领域的赤裸裸的放纵。在大学这样一个本应该有着浓厚学术氛围的净土上,如今让人们更多的是时时感受到有一种与大学的学术氛围极不和谐的“官气”的影子,这不能不说是大学的悲哀。而正是这样一种在这样一个官气十足的大学校园里,让一介儒雅书生在讲“派”的喧嚣中失去了应有的风度和品味,开始走向了“低俗”。高校教师的使命、中国大学的精神,在他们面前顿然失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