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游似
游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013
  • 关注人气:1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阐释学的叛逆与反拨(二)(3)

(2008-05-19 09:31:41)
标签:

阐释学

伽达默尔

赫施

文化

分类: 诗学.poetics

阐释学的叛逆与反拨

The Treason and Redress of Hermeneutics

 

3、矫枉与过正

伽达默尔关于理解的观点,即认为理解是历史性的方式存在的,无论是理解的主体——人(具体即接受者、读者),还是理解的客体——文本,也都是历史地存在着的,因此也都处于历史的发展演变之中。由这种理解的历史性,他进而提出“本文作者的本意是不存在的,它在历史长河中已演变成了一系列他者,因而理解根本无法复制文本作者的原意”的结论。这诚然是对过去刻意追求作者和文本原意的叛逆,但他在矫枉的同时却同时存在过正的嫌疑。他在给阐释学带来无限开放性的同时却忽视了因此阐释学会面向主观主义和历史相对主义的旋涡。

而伽达默尔的理论由理解的历史性进而否定文本作者的原意,这无异于否认共同价值判断的可能性,如此下去,面对文本的阐释活动,包括翻译活动,就都有可能处于一种混乱无序的状态,这无论是对文学作品的理解和阐释,还是文学作品的翻译,显然都是极不利的。作为对伽达默尔大胆叛逆的反拨,赫施提出面对一件文本会得出诸种各有所异的理解,这是理解的历史性使然,无论理解出现多大差异,在对文本的理解活动中总有共同遵循的价值判断存在。这看似兜了个圈子,回到了传统阐释学的层面,实则是解决了后阐释学在矫枉之后过正问题,使这一理论更加趋于理性和科学。无论如何,伽达默尔对阐释学的贡献功绩卓著不可磨灭。像一个花样滑冰的运动员,当伽达默尔在自己的理论世界精彩滑行的时候,赫施所做的不过是扶了他一把,让他滑得更稳更漂亮。或者像一个风筝,当伽达默尔在天空心情傲翔的时候,赫施所做的不过是提醒他不要忘记身下的那根绳子及由绳子连接着的大地。

 

 

参考书目:

1、  何锐、上疆村民、荷塘退士主编《唐诗•宋词•元曲三百首》,巴蜀出版社。

2、  方汉文《比较文学基本原理》,苏州大学出版社,2002年。

3、  方汉文《比较文学高等原理》,南方出版社,2002年。

4、  童庆炳主编《文学理论教程》,高等教育出版社,2001年。

5、  鲁枢元《文学理论》,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

6、  谢天振《译介学导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