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游似
游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013
  • 关注人气:1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阐释学的叛逆与反拨(二)(2)

(2008-05-17 09:31:35)
标签:

阐释学

译介学

赫施

杜甫

文化

分类: 诗学.poetics

阐释学的叛逆与反拨

The Treason and Redress of Hermeneutics

 

2、杜诗与赫施

词义的这种可复制性,不仅使得阐释成为可能,也使得译介成为可能。杜诗“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正是这样在英语世界里“被人们各有所异地具体化”,产生了好几个不同的译本。他们有的把它翻成:

The myriad chrysanthemums have bloomed twice. Days to come-tears.

The solitary little boat is moored, but my heart is in the old time garden.

“丛菊已经开放了两次,未来的日子将伴随着泪水;孤独的小船已经系住,但我的心仍在昔日的庭园)(Amy Lowell 译)

 

还有的把它译成:

The sight of chrysanthemums again loosens the tears of past memories.

To a lonely detained boat I vainly attach my hope of going home.

(看见了重新开放的菊花,才引得诗人泪流满面,沉浸在对往昔的回忆中;诗人把归家的希望徒然地寄托在那已经系住的孤舟上)(William Hung 译)

两种译文反映了两个译者对同一文本的本意的不同理解和解释,表达的内容相去甚远。表面看来,似乎文本(尤其当这个文本是诗的时候)的本意不可捉摸,难以传译,其实不然。赫施指出,人们之所以以为含义是不确定的,不可复制的,主要原因有二:

第一、人们误把对含义体验的不可复制性视为含义本身的不可复制性了;

第二、人们之所以认为含义无法被阐释者把握,那是由于把确切理解的不可能性误当成理解的不可能性。

赫施认为,人们能理解文本并不是说,人们能对文本获得确切的理解,认识与确定性并不是一回事,“把确切性理解的不可能性与理解的不可能性完全混淆,在逻辑上是错误的,而把认识与确定性相提并论与同样是错误的。”(赫施《解释的有效性》)

所谓“对含义体验的不可复制性”也许可视作原作者创作文本时的特定的心理感受,如杜甫在写作上述诗句时的特有心情,那当然是“不可复制”的。但这两句诗本身的含义应该是可以复制的,因为它已经是一个客观存在,更因为这个含义是通过语言表达出来的。虽然按照伽达默尔的理论,作者在用语言进行创作时会出现中国文论中所说的“言不及意”或“言外之意”的情况,但在赫施看来,凡是通过语言表达的文本,必然会在某种程度上受到特定语言的限制。这种限制是一切语言媒体所固有的,这就使得通过语言表达的文本的含义两样受到制约,因而具有确定性和可复制性。

如果说,赫施关于文本含义的确定性和可复制性是从正面肯定了对本文的理解和阐释的可能性的话,那么赫施有关确切理解的不可能性与理解的不可能性之间的区分,是从反面肯定对文本理解和解释的可能性。

仍以上引杜诗“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为例。作为英译者的两个阐释者必须对原文中隐匿在诗句后面的可以意会但难以言传的作者本意作出确切的理解和解释:诗中“开”是指花开还是泪流开?系住的是孤舟还是诗人的心?“他日”是指过去,还是指未来的某一天,这一天很可能像他在异乡看见菊花绽开的两个秋天一样悲哀?泪是他的泪,还是花上的露珠?这些泪是在过去的他日还是在未来的他日流下的,或者他现在是在为他日的哀愁而流泪?他的希望是全系在可以载他回家的舟上,还是系在那永不会扬帆启程的舟上?他的心是系在这里的舟上,还是在想象中回家故乡,看到了在故园中开放的菊花?等等,难以尽数。

莫说对外族人,就是对中国人,杜甫的一些诗句仍然显得扑朔迷离。杜甫《江汉》诗中有两句:“落日心犹壮,秋风病欲苏。”虽然其语词和声音是恒定不变的,但却蕴含着三种彼此相似或相反的意义。前一句,由“落日”与“心犹壮”的组合可以引伸出三种意义:其一,“虽然我的心已如落日,但它仍然强壮”,这是相似而相反;其二,“我的心不象落日,它仍然强壮”,这是相反;其三,“在落日中,心仍然强壮”,这是将“落日”释为“心犹壮”的时空条件。同理,后一句就“秋风”与“病欲苏”的组合可以产生三种释义:其一,“虽然我的病已如秋风,但它会很快痊愈的”,这是相似而相反;其二,“我的病不像秋风,它会很快痊愈的”,这是相反;其三,“在秋风中,病将要痊愈”,这是表时空关系。(见高友工,梅祖麟《唐诗的魅力》,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版,第127页至128页。)

由杜甫的两首诗来看,确切理解的不可能性由此可见一班。但是,这种不可能性并不意味着理解的不可能性,正因为此,所以译者和阐释者们仍然孜孜不倦地从事翻译和阐释,追求最能确切传达原文全部信息的译文和阐释。针对杜甫的“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A.C.格雷厄姆提供了第三种译文:

The clustered chrysanthemums have opened twice in tears of other days.

The forlorn boat, once and for all, tethers my homeward thoughts.

格雷厄姆的译文较前二种在对原文的确切理解和表达上似乎又往前进了一步,在“他日泪”的翻译上,译者径直译成tear of other days,而不作任何译者个人的阐述,同样,对“孤舟一系故园心”的翻译,译者也尽量贴尽原文,而把联想的空间留给读者。(注:本文所举杜诗三则译文,均见A.C.格雷厄姆《中国诗的翻译》,载《比较文学译文集》,张隆溪选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982年。——这里引自谢天振《译介学导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