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游似
游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443
  • 关注人气:2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阐释学的叛逆与反拨(一)(3)

(2008-05-13 09:11:25)
标签:

李商隐

《锦瑟》

阐释

文化

分类: 诗学.poetics

阐释学的叛逆与反拨

The Treason and Redress of Hermeneutics

 

3、《锦瑟》的十种阐释学说

原诗为: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我们从常见评注中加以选择和分类,大致可以划分为以下类型:

(1)真瑟乐声说

宋代诗人黄庭坚、苏轼等人认为这是一首咏物托志诗,物就是瑟,志即诗人对于音乐的见解,从乐器进而论乐音,是诗的主旨。《湘素杂记》中说:“黄朝英曰:山谷道人读此诗,殊不晓其意,后以问东坡,东坡曰:‘此出《古今乐志》,云:锦瑟之为器也,其弦五十,其柱如之。其声也,适、怨、清、和。’按李诗‘庄生晓梦迷蝴蝶’,适也;‘望帝春心托杜鹃’,怨也;‘沧海月明珠有泪’,清也;‘兰田日暖玉生烟’,和也。一篇之中,曲尽其意,史称奇迈占,信然。”

 

(2)古瑟自觉说

汪师韩《诗学篡闻》曰:“《锦瑟》乃是以古瑟自沉。世所用者,十五弦之瑟,而此乃五十弦之古制,不为时尚。成此才学,有此文章,即已不解其故,故曰无端,犹言无谓也。自顾头颅老大,一弦一柱,盖已半百之年矣,晓梦喻少年时事,义山早负才名,登第入仕,都如一梦。春心者,壮心也。志消歇,如望帝之化杜鹃,已成隔世,珠玉皆宝货,珠在沧海,则有遗珠之叹,惟见月照而泪。生烟者,玉之精气,玉虽不为人采,而日中之精气,自在兰田。追忆谓后人之人追忆也。可待者,犹云必传于后无疑也。当时,指现在言;惘然,无所适从也,言后世之传,虽可自信,而即今沦为可叹耳。”

 

(3)青衣名说

《中山诗话》中说:“刘分曰:李商隐有《锦瑟》诗,人莫晓其意,或谓是令狐楚家青衣名也”。这种专为一人赋诗的说法,赞同者不多,早就遭到胡震亨的反驳:“以锦瑟为真瑟者痴,以为令狐楚者,以为商隐庄事楚、淘,必淘青衣亦痴。商隐情诗,借诗中两句为题者尽多,不独《锦瑟》”(《唐音癸智箴》)。

 

(4)悼亡说

朱彝尊曰:“此悼亡诗也。意亡者善弹此,故睹物思人,因而论物起兴也。瑟本二十五弦,一断而为五十弦矣,故曰无端也,取断弦之意。一弦一柱而接思华年三字,意其人二十五年而殁也。蝴蝶、杜鹃,言已化去也;珠有泪,哭之也;玉生烟,葬之也,犹言埋香瘗玉也。此情岂待今日追忆乎?只是当时生存之日,已常忧其至此而预为之惘然,意共人必婉约多病,故云然也”(《李商隐诗歌集解》)。

 

(5)琴瑟夫妇说

“程曰:夫妇琴瑟之喻,经史历有陈言,以此发端,无非假借。诗之词旨,盖以锦瑟之弦柱实繁多且多,夫妇伉俪历有年所,怀人睹物,触绪兴思”(《李商隐诗歌集解》)。

 

(6)自悔说

《龙牲常诗话》叶矫然曰:“细味此诗,起句说无端,结句说惘然,分明是义山自悔其少年场中,风流摇荡,到今始知其有情皆幻,有色皆空也。……晓梦、春心、月明、日暖,俱是形容其风流摇荡处,差解不得。”

 

(7)自伤说

《李义山诗辑评》曰:“此篇乃自伤之词,骚人所谓美人迟暮也。‘庄生’句言付之梦寐;‘望帝’句言待之来时;‘沧海’、‘兰田’,言埋而不得自见;‘月明’、‘日暖’,则清时而独为不遇之人,尤可悲也”。同持此见的尚有《唐诗鼓吹评注》中发表的如下见解:“详玩无端二字锦瑟弦柱当属借语,其大旨则取五十之义。无端者,言岁月忽已晚也,玩下句自见。顾其意言所指,或忆少年之艳冶,而伤美人之迟暮;或感身世之阅历,而悼壮夫之晚,则未可以一辞定也”。何焯等人也有相同的看法,论述大致相同,不一一罗列。

 

(8)世事身世说

杜庭珠《唐诗叩弹集》中说:“梦蝶,谓当时牛、李之纷纭;望帝,谓宪、敬二字被弑,五十年世事也。珠有泪,谓悼亡之感;兰田玉,即龙种风雏意,五十年身世也。近人汪僻疆也曾说过:此义山自道平生这诗也。意指义山个人身世。岑仲勉励则说:”余颇疑此诗是伤唐室之残破,与恋爱无关,是从世事角度来揣摩诗意。”

 

(9)感叹无端说

孽雪在《一瓢诗话》中说:“全在起句无端二字,能体妙处,俱从此出。……锦瑟一弦一柱,已足令人怅望。即达若庄生,亦迷晓梦;魂为杜宇,犹托春心。沧海珠光,无非是泪;蓝田玉气,恍若生烟。触此情怀。垂垂追溯,当时种种,尽付惘然。对锦瑟而兴悲,叹无端而感切。如此体会,则诗神诗旨,跃然纸上”。

 

(10)客中思家说

这是叶葱奇先生提出的,认为“就通篇来看,分明是一篇客中思家之作”。(《李商隐诗集疏注》)但据吴调公研究,此诗当是李商隐在郑州家中时所作,那么叶氏说法就遇到了考据学上的质疑,有待进一步澄清。

 

此外尚有多种解释,如当代学者钱钟书在《谈艺录》中的“锦瑟喻诗说”,吴调公认为这是诗人晚年在郑州家中所作,是对生平的回顾,哀叹自己政治抱负没有实现等等。笔者曾有感于见解纷纭,而无意弥纶群言,曾提出过一种新解释:“梦幻无意识心理描写”,或是一种意识流描写。主要论证为:诗中最后一句云“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正是梦中心理的具体描述,诗人处于梦幻心理中,梦中事物当时很模糊,只能在事后追忆中变得清晰起来。从一观念出发,所有其他疑难可以得到解释。诗人说“无端”是指诗人在梦中突然发现当时常见的锦瑟由二十五弦变为五十弦,诗人感到奇怪,所以有“无端”的说法。那么这个数字五十从何而来呢?当然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梦幻中的“数字法”很容易解释为,诗人无意识中已经联想到了自己看书已五十了,这与诗首句意义明显相符的。前人已经有关于诗人年龄与弦数的猜测,这种猜测如果置于无意识的角度就更为合理了。但是精神分析把问题简单化了,实际上是因为锦瑟有的是“弦丝”,引起了诗人的“玄思”。诗人无意识中的庄生晓梦、望帝杜鹃、月明珠泪、日暖玉烟因为缺乏有机联系而为人所不解,这正是梦中无意识的特征。庄生望帝两典共同之处是生死、入世、出世,这三者内在因素是同一的,因而形成一种“凝缩”。那么为什么会有月明珠有泪与玉暖呢?而珠泪瑟玉烟都是物质状态的变化,也是一处变形方式,象征着生离死别。这各物化状态的描绘正是意识流的特征。

(注:以上引自方汉文《比较文学高等原理》,南方出版社,2003年,第241-243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