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游似
游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013
  • 关注人气:1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阐释学的叛逆与反拨(一)(1、2)

(2008-05-12 10:07:09)
标签:

阐释学

文化

分类: 诗学.poetics

阐释学的叛逆与反拨

The Treason and Redress of Hermeneutics


    摘要:
作为后现代派中重要的一种理论后阐释学,它的领军人物伽达默尔的贡献可谓功绩卓著。在宣布传统阐释学追求原意的幻想失败后,通过进一步完成阐释学的本体论革命,伽达默尔使阐释学朝着更为开放和宽广的方向发展。但当人们沉浸在伽达默尔大胆叛逆带来的巨大快感的时候,赫施却发现了伽达默尔在打破传统之后面临的新的问题:主观主义和相对主义,从而提出自己的“含义”和“意义”,“确切理解”和“理解”等诸多概念,从而形成了对伽达默尔矫枉过正后的一种理性反拨。

 

关键词:阐释学、伽达默尔、赫施

 

需要首先说明的是,本文的中的“阐释学”从空间上特指西方阐释学,从时间上特指“后阐释学”,即通常所说的“西方现当代阐释学”,而从研究层面上主要界定在应用于文学研究的阐释学,毕竟阐释学从本质上讲是一种哲学而不是方法论,它对文学研究的意义与共说是操作性的,倒不如说指导性的和启示性的。最后,至于本文的归属则可划在比较诗学的范畴,因为它主要是围绕德国后阐释学代表人物伽达默尔和美国阐释学理论代表人物赫施而展开的。

 

一、伽达默尔对传统阐释学的叛逆

 

1、海德格尔的阐释学的本体论革命

在论述伽达默尔的阐释理论之前,我们不妨先看一下海德格尔的阐释理论,海德格尔是伽达默尔的老师,他们二人同时也是后阐释学的领军人物,先后引领了“西方现代阐释学”和“西方当代阐释学”的发展。

众所周知,海德格尔是德国一位具有独创性的思想家和存在主义哲学家。他始终关注人的存在问题,认为人的本质不在于他的现实存在(sein),而在于他为之存在的世界的真理。他把此在(dasein)与世界的关系看作是一个统一和先验的不可分的整体。于是,他摆脱了以往的阐释学主要研究对象集中在具体的文本的局限,而立足文本(text),将阐释学的研究对象提高到整个世界和人生,即研究解释与理解对人生、世界的关系,以及在解释和理解过程中产生的人和世界的一般关系。在此基础上,海德格尔吸取胡塞尔现象学的方法,认为现象学中显示自己的东西自身可见,即从自身显示自己,而阐释学则是使现象被看见的具体做法。阐释学不仅仅是一种狭隘的方法论。海德格尔通过对此在的时间性分析,把理解作为此在的存在方式来把握,对传统阐释学中无法超越的矛盾,如主观性和客观性的矛盾,阐释的正确性和确定性理论的内在矛盾,以及如阐释的循环、时间距离等一系列问题,提出了富于创见性的解释。

海德格尔揭示了存在和认识的根本前提条件,阐释循环不再是狭义的文本解释中所遭遇的现象,而是此在的存在这本质特征之一,即通过经验世界存在的人(即此在dasein)去把握人作为本体的存在,从而把阐释学发展为一种新型的本体论和论证人的存在的方法。他说:“领会的循环不是一个由任意的认识方式活动于期间的圆圈,这个用语表达的乃是此在本身的生存论上的‘先’结构。”(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在他看来,“循环”成了人理解自己的本性与环境的基本原理。理解,随之而来的阐释的循环,成为人的经验和探索的可能性的条件。从此,阐释学跨越了近代一般精神科学的方法论转变为一种本体论哲学的历史性突破,从而使阐释学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但是,海德格尔的阐释学只是他的存在主义哲学问题的一个方面,因此,现代阐释学一直被存在主义的思想光芒所遮挡。

 

2、传统阐释的幻想及解构

长期以来,伽达默尔的阐释学因其对传统阐释学的大胆叛逆而倍受人们的青睐。作为存在主义大师海德格尔的学生,在后者开创了现代阐释学并完成了阐释学的本体论革命之后,伽达默尔最终成为真正更为复杂的当代阐释学理论提出者,奠定了他作为后阐释学的领军人物的地位。

在伽达默尔之前,传统的阐释学家一直致力于帮助读者去把握文本的原意与文本作者的原意,无论是古典阐释学对经典的阐释,还是近代施莱马赫的一般阐释学、德罗伊生的历史阐释学和狄尔泰的哲学阐释学,都贯穿着这种明显的客观主义和实证主义精神。被称为“诠释学之父”的阐释学理论家狄尔泰甚至明确宣称:“阐释学方法的最终目标是:要比作者本人理解自己还好地去理解这个作者。”

由此可见,在传统阐释学者看来,阐释的对象存在着一个确定的、最终可以把握的意义。这种确信或许跟阐释学本身的词源不无关系。“阐释学”(hermeneutics)的词源要追溯到古希腊神话,在古希腊文中,它有一个打丁化的拼法hermeneuein,其词根herms是古希腊神话中一位信使的名字,即赫尔墨斯(Herms)。他的主要工作是把主神宙斯的旨意传达给人间。他既是神的传信人,向人们宣布神的信息;而且还是一个解释者,对神谕进行注解和阐发,从而使诸神的意旨变得可知而有意义。神谕本身是超越凡人理解的,为了能让凡人理解神的旨意,就必须对神谕进行翻译、说明和阐释,这正是古典和近代阐释学的基础。所以,在从亚里士多德到狄尔泰的传统阐释学家们看来,“阐释”的目的就是排除词词的歧义,使之符合说话人的原意。这一观念从古至今,千百年来一直成为他们的阐释准则。

可到了伽达默尔,情况却发生了逆转。在伽达默尔看来,赫尔墨斯过程本身就蕴含着无法超越的矛盾:作为神的传言人,赫尔赫尔墨斯必须将神的旨意准确无误地带给人们,可实际上,他并不定总是带来明晰的消息。这里有三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第一、他自身能否准确地理解神谕?

第二、他能否通过媒介物——语言和书写准确地表达意思?

第三、人们所接受和理解的是否是赫尔墨斯的本意?

这三个问题放在现代对文学作品的阐释上,就会成为:

第一、阐释者能否准备地理解作者的原意?

第二、阐释者能否通过语言文字表达自己的意思?

第三、人们所接受和理解的是否是阐释者的本意?

西方传统阐释学的这种追根溯源力求作者原意的方法与中国古代文论中的很多观点不谋而合。刘勰在《文心雕龙·知音篇》中就说“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沿波讨源,虽幽必显。世远莫见其面,觇文则见其心。”作者因为“情动”而寄情于文,那么读者看文章就要深入作者的内心世界,追溯创作时的精神状态。即便作者与读者之间世隔久远,不能相见,但只要与作者精神互相沟通,然后通过对文本的阐释,就可以原原本本地达到对作者意图的理解。但是,这一目的只是一种浪漫的美好意愿,在实践和理念上都具有明显而严重的缺陷。用伽达默尔的阐释学理论,我们可以看到,在确立这一目的之前,阐释者其实已怀有两种默契的假设:

第一、文本的含义被假设为作者意向的意义;

第二、作者被假设为有能力表达他的意向。

事实上,这两种假设都是难以立足的。作者是通过语言(包括言谈和书写)来传达思想的,阐释者是通过由语言文字组成的文本来理解和接受作者思想的。也就是说,作者的原意只有通过作品即文本才能被阐释者发现。那么,用语言文字记录的作品就成了作者与阐释者关系的桥梁。这其中就必然包含着以下两个方面的关系:

第一、阐释者与作品语言的关系。

由于词语的意义、词汇和语法都是一个历史性范畴,并非恒定不变,所以,一旦阐释者使用的语言文字与作品书面文字之间存在时空距离,就会造成阐释的差异,这在古籍经典的注释和域外作品的译介中尤其常见,而且语言文字本身具有多义性特征,作品语言作品的表层含义与潜在的深层意义之间的距离也会使阐释多样化。所以,阐释者是不可能“得意忘言”地完全抛弃自己的历史存在和自我意识,而使历史倒转,完全进入作者的历史环境和思维状态,重现作者的创作意图的。

第二、作者与作品语言的关系。

作者的意图与作者的语言表达之间存在矛盾,导致“言不尽意”和“言外之意”两种情况的出现。作家在创作过程中始终存在着将内部语言思维转换为外部语言文字的矛盾,当作口语言就能完全表达作者的意图时,就会“言不尽意”;而当作品语言的意义范围超溢出作者的愿意,出现了作者不曾预料到的字义之外的意义时,就会出现“言外之意”。

所以说,尽管作者都希望自己的意图全部无保留地反映在文本中,尽管阐释者努力地了解作者当时的情境,但由于语言的局限和作者语境的消失,以及读者个人自身“前理解”的不同,所以,纯粹追求作者愿意的阐释目的是一种永远无法企及的幻想。何况有些作者本身在创作时就无意于将自己的意图直白示人呢?李商隐的那首千百年来耗费了众多阐释者心血的《锦瑟》至今不仍是仁智相见莫衷一是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