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美雨林
美雨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12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伤逝(一)

(2006-09-22 00:53:22)
分类: 生活点滴

她是我的好友,在众多的同学当中,我们心灵仿佛有相同磁场的共振一般,感觉有的说不清楚的缘分,为这毫无根据的理由,我们虽不在同一座城市,但心里总为对方保留一个空间和位置。

 

她有着一对极清澈的眼睛,朦胧与干净,这样的目光很难让人想象这是一个接近40岁女人的眼睛,我喜欢用感觉去感觉对方,其次会去留意对方的眼神,我觉得语言外貌动作都是可以精心包装的,惟独眼睛是骗不了人的。透过这样的眼睛,我觉得我们其实是同一类人,要强与自立,心地善良,至今还固执的保持份单纯和美好,虽然因为自己的人生投射而受到了很多这样或那样的伤害,但还在磕磕畔畔的人生路上,找寻着生命价值和自我的意义,一直努力的探究激发自我对生活的热情。

 

这样的下午,恰逢她来北京,坐在王府井的假日酒店的咖啡厅里,我依偎在沙发里,和着黛朵空灵的若有若无的音乐,听着她慢慢的讲述她那离奇曲折的人生故事。

(一)那爱我的人永远的走了

 

24岁就结婚了,比我大5岁的老公虽然我不是非常的爱他,但我们相遇的时候的对待我他的那份对待我执着和忘我的热情,让我深深笃定这个是最爱我的男人。

 

那一年,大概是90年代初,我随着他来到海南,那时,他弟弟在海南有一个商贸公司他在那里全部打理和负责,我跟着他过颠沛流离的日子。

 

记得那次我们在海口上了长途汽车准备去往琼洲海峡,那时侯海南是一个大淘金场,全国各色人等全部聚集在那里,有多少机会也有多少疯狂,黑社会猖狂,很多的法制和社会功能不健全,世道乱的不得了,很多的外去的人员可能没有注意招惹了是非就是莫名其妙的被劫被杀,死于非命。我们一直都小心异常,保持的警惕,没有想到这天就在这长途车上,人员异常的拥挤,前后的座位非常的狭促,走了很长时间大家都非常疲惫,正在痛苦当中,这时前座的人突然砰的一声将座位放到,死死的压在比较瘦小的老公身上,突然的一下将他的骨头咯的生疼,而前面的人纹丝不动,连话都没有一句,对我们的叫声也毫不在意,这让我们特别生气,老公用手推了一下他,让他赶紧起来,没想到这个人是当地的地头蛇,非常的傲慢蛮恨,毫不讲理嘴上叫嚣着相互的纠扯起来,周围有34个恶狠狠的随从跃起,我连忙死死的按住老公不要发作,因为我知道,练过10多年拳击的老公如果按捺不住的话,如果交手也未必吃亏,但是可能会两败俱伤并且有无尽的麻烦,我大声的朝那人呵斥说:干什么,干什么,这是小事情,,你们要动手我老公练10年拳击我们也不是吃素的,在当地也有人,你弄疼他了,说一声就过去了,双方没有必要这么大动干戈。那些人恶狠狠望着这边,对峙着双方弓在弦上了,没想到前面的那人已经有了大哥大,他接通电话用当地话嘀咕了几句。双方坐下,车子又在继续前行,几个小时过去了,我们以为事情已经平息了,相对的将状态放松下来,渐渐的依偎着快入了梦乡,突然间司机猛然的大力踩着刹车,车子发出刺耳的刹车声,我们被车子强大的惯性摔着往前惊醒了,还没有醒过神来,车子就被包围了,呼啦啦上来了10多个凶神恶刹的地皮流氓,一个个手里拿着尖刀和铁棍,车子里的旅客尖叫着,惊恐的逃下车去,也有很多旅客被围在车里,恐惧万分。

 

在这样的时候,我深知如果他被这群人拖下去的话,以一个人对阵这些亡命徒的话,后果不敢想象。我一定要护卫着老公,因为我是个女人,他们如果对我下手还可能会有些顾虑。天呀,那时不知那来的勇气,根本没有时间害怕,我一把将老公推在人群里,双手死死的抓住过道的两排座位的扶手,象一个铁塔一样站立着,用身体将那些打手拦住,几个人过来揪住我的衣服和头发往外拖,嘴里喊着:你这个臭娘们儿,躲开。那时我不知那来的力气,一摔身将那几个摔了个趔趄,我象疯了一样的对着他们大喊,你们这群王八蛋,今天有本事你们打死我好了!!我拼命的朝窗外大呼:来人呀,有人闹事了,要出人命了,你们赶快报警呀!快报警呀!也许是看到我奋不顾身的疯狂,看着披头散发怒目圆睁的我他们也被我吓住了,双方就这样僵持着,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象是过了好久好久,外面依稀能够听到摩托警的车声,这群流氓们不敢再停留下去,临走前有个流氓用劲全力的煽了我两个耳光,一群人跳下车扬长而去。我的脸当时就肿了起来,可怕的淤青火辣辣的疼痛起来,因为耳光煽在了右耳上,此后的三年那只耳朵的听力只有20%,一直影响到现在。

后来车上的旅客上车后,司机启动了车子,如同疯了一般的向前开,害怕这群亡命徒等警察在走后,还会追上来还进行堵截。后来他告诉我们,佩服我这样的勇敢的女人,要不是我的无畏,我的老公那次一定会被这群人拖拽下去,活活的被乱刀剁死。当地已经发生过很多这样的事件,警察都无能为力。

 

后来的很久很久,在艰难走了10多年两性相处错误方式,彼此的相互伤害让我已经心如冰窖,我们的婚姻快走到尽头,我无论用何种方式要求离婚,他都死活不肯,他说:你是唯一为了我而不要命的女人,我欠你太多了,到现在还没有给你幸福呢,不管怎样我都不离,等我还够你的,你要怎样都行!

 

在前年的冬天,一个大雾漫天的午夜,也是我们闹得最厉害的时候,老公在大雾的冰雪天里驾车行驶在沈阳的高速路上,就在那天晚上,发生了很可怕的车祸,我知道:那个我一生中最爱我的男人永远的离我而去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