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骆新
骆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75,390
  • 关注人气:7,8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崔永元不一定对 教育厅未见得冤

(2012-06-14 02:03:46)
标签:

杂谈

    这世上,有一种“三不”男人,最易受女人诟病,哪“三不”?——不表态、不拒绝、不负责。

 

    “不幸”的是,在崔永元公益基金推行“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计划”、准备8月份在湖南寻找100位乡村教师的过程中,湖南省教育厅恰好扮演了这样的不光彩角色,只不过,他们对这个公益项目的“三不主义”表述为:不支持、不反对、不参与。

 

    于是,著名的崔永元被惹恼了,当即回赠给湖南省教育厅另一个“三不”:不作为、不努力、不要脸。

媒体自然是欣喜于这样的“骂战”:权力部门一不小心挑战了大众敏感的神经、意见领袖又奋力批判权力部门的傲慢——无论如何,这都算得上是个“好新闻”。在舆论一片哗然之下,湖南省教育厅觉得自己挨骂很是“冤枉”,他们解释道:“对于民间公益组织开展的公益活动,应由该组织依法依规进行组织,省教育厅作为政府机构,依照自身的职能职责不宜代替民间组织直接发文和参与组织。”

 

    而大多数公众,似乎更愿意站在崔永元一边,指责当地教育部门“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这本来该是你教育厅的好事,你不做也就算了,人家小崔做了,你竟还生生地摆出一副“衙门嘴脸”,这足以说明,某些政府部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已发展到何等畸形的地步!

 

    而实际上,大家都忽略了——引起这场“骂战”的导火索,是一位名叫“董峰”的项目志愿者,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名义,给湖南教育厅发去的一封邮件,希望他们能协助这个项目进行乡村教师遴选工作。

 

    湖南省教育厅提供的这封电子邮件原文要义如下——

   

    “1、出一个文件或者通知,把选拔教师的事情通知给相关市的十三个县区的教育局;2、在教育厅的政务网上把这次选拔活动的通知、流程和标准公告出去;3、督促各县教育局,作为本期活动参训教师的主管及审核单位,根据相关选拔标准,核实信息,并在教师参训申请表上盖章签字,以示监督,确保公平透明。4、把初选和终选入选的教师名单在政务网上进行公示,并接受公众监督以求公平公正,保证公益的每一分钱都能真正用到乡村教师的身上。5、相关标准、名单、流程等内容,在选拔教师的所在县区的教育局政务网和当地媒体上公告公示。6、在培训之后,督促各县教育局及参训教师所代表的学校,按照选拔承诺,应组织参训教师与非参训教师、参训学校与非参训学校之间的学习交流,以期开放交流、共同提高乡村教育水平。”

 

    看得出来,邮件的行文方式,也正是双方“交恶”的起因。湖南省教育厅认为,这些要求,几近于“命令”,但均不属于“政府义务”;而基金会方面,之所以请求省教育厅协助,乃是汲取了之前活动中的教训,不得已而为之——上一次,某地的教育局官员和诸多学校领导努力将自己纳入“培训计划”,到大城市旅游一番,挤占了本来属于乡村教师的名额,故尔这一次希冀通过省教育厅,动用行政力量和信息采集和发布渠道,尽可能减少选拔的错舛,防止“公益私占”。不巧的是,双方各自都认为自己“站在理上”的诉求,恰好在此,出现了巨大分歧。

 

    虽然我本人去年也曾参与过“乡村教师飞翔计划”的工作,深刻理解我尊敬的同行——小崔的一片苦心,但我依然认为,以“不作为、不努力、不要脸”这番话来谴责教育厅,并不一定对。

 

    “民间公益”自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应该天然地与政府行为划清界限,既然在以往,出现过权力者处于信息优势、在本来应惠及贫困乡村教师的培训计划中“分一杯羹”的糗闻,这一次,又怎能把甄别遴选的主动权,再次让渡给权力者?何况做任何事都是有成本的,只不过有隐性、有显性,培训项目本来就是针对教师个人的公益慈善,那若动用依赖财政资源支撑的“政务网”,岂不是将成本硬性摊销给其他纳税人吗?那么,公益和慈善的意义又何在呢?

 

    当然,湖南省教育厅也并非像自己所说的那么“冤”。现在,他们已经将此事委托给名义上是教育部门管辖、实际上归于社团法人的“湖南省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研究会”,态度仿佛显得积极了一些,但是,这种举手之劳的工作,为什么非要等到事态恶化到如此地步才进行呢?从这个意义上讲,“不努力”的评价,一点也不偏狭。而且,教育厅那个所谓“三不”方针,委实是不明智的宣示。哪怕你退一万步讲,“不反对”也完全可以排在语序逻辑的最前端,它至少表明,政府乐于看到社会多种力量参与到教育事业中来,而不必像今天这样,让自己完全陷于舆论上的被动!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的主持人杨曦,日前,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了一段话,我认为,完全可当做此番“骂战”的结语——

 

    “草根公益组织有自己的话语场和实现路径,不必要求、甚至应当回避政府部门的参与。当然,他们(按:此处指政府部门)主动要求添柴加力,绝不拒绝;高度评价,也全单笑纳。如果说,路线图里还给政府留了一站,只能认为行政化的思维没有完全改变。没必要、没效果、没意义。”

 

    再说句题外话,女人们再怎么非议“三不男人”,至少,也要让自己先“矜持自重”起来。轻易突破底线,若吃了亏,也怪不得某些臭男人“得了便宜却卖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