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闫海育
闫海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270
  • 关注人气:3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潞城风物之二:潞城的戏

(2013-11-02 20:05:16)
标签:

山西潞城

迎神赛社

乐户

杜同海

王进枝

分类: 散文

潞城风物

文 / 闫海育

 

贰  潞城的戏

 

    我年龄小的时候,生活在农村。记忆中,听戏是那个年代乡居生活中一种盛大的文艺形式。一个村子搭台唱戏,消息不胫而走,远远近近村子里的人都会蜂拥而至,特别是有些名望的剧团来演出,戏台下的人一下子就会比平日村子里的人多出好几倍来。戏台上咿咿呀呀、唱念做打,戏台下有听得懂的,也有听不懂的,反正到了精彩处,听得懂的带个头,听不懂的就跟着大声叫好。

    那时候无知,不知道戏是一种文化,只觉得唱戏是一件很热闹的事。小学四年级时,我已经在县城里的学校读书,突然有一天,一位女同学不来上学了,老师说她学唱戏去了。好像是县里的蒲剧团招收演员。我们几个同学还相跟着去剧团的院子里看她练功。觉得她才那么小,就参加了工作,心头曾经有过一丝羡慕。后来就把这件事忘了,人也给忘了,以至于到现在我怎么也想不起她的名字来。想起这件事,是有一次路经长治,去拜访葛水平老师。葛老师也是沁水人,比我大个几岁。我就问她是不是也在沁水一中上过学。她说,我没上过初中,小学毕业就去长子学唱戏了。然后我就想起我的那个小学同学,想起了那个年代学唱戏也是一条生路。葛老师说她不是唱戏的料,写过一段时间剧本,后来写起了小说。不知道我那个同学如今还在不在唱戏,如果这么多年坚持下来,应该也唱出个什么名堂来了的。或许是由于电影、电视的盛行,在我渐渐长大的过程中,戏曲的魅力正逐步消退,或者说是戏曲慢慢从大众的艺术变成了小众的艺术。

    我是没有关注过戏曲艺术的。在回想农村生活与戏曲相关的内容时,突然想到“没戏唱了”这个词,是村里人说什么事被耽搁了或什么事已经结束了的意思。这个词流传于乡间,作为对一件事表示遗憾的评判,能不能说明戏曲曾在一个时代对中国民间的文化生活产生过十分深重的影响呢?

    在潞城贾村的赛社文化室内,我看到了“先有碧霞宫,后有潞城县”这句话。心想,黄帝时期,潞水之畔就建立了潞国,难道碧霞宫的历史会更加久远?而且刚看到一张碧霞宫的照片,明明写着“创建年代不详,现存正殿为元代遗构”,也就是说此宫历经数次修葺,至今仍然香火旺盛,如果真是黄帝年代的遗存,哪怕只有一块柱基石,那也称得上是文物中的文物。不可能,真的不可能,否则早已写进历史课本以及各类文献,哪会让它在山野乡村隐姓埋名到现在呢?赶紧问一下身边的当地人,这句话有何出处,回答说村里的老人都这么流传。没办法再追问下去。但我依然心有不甘,继续盯着这十个字看,片刻之后,恍然有解,原来所指是“潞城县”,并非说我思想中潞城最初的潞国。史料记载,秦汉时期就在潞子故都设置了潞县,但正式称为潞城县,是隋文帝杨坚开皇十六年的公元569年,距今1400多年的历史。这样看来,碧霞宫的初建,就有可能超过潞城县了。

    碧霞宫里供奉的是碧霞元君,全称天仙圣母碧霞元君,也有人称天仙玉女泰山碧霞元君,俗称“泰山娘娘”、“泰山老母”,可以“统摄岳府神兵,明察人间善恶”,是道教中非常重要的女神之一。关于碧霞元君,民间传说各异,流传最广的说法是东岳大帝的女儿,主宰生育,能够滋生万物。关于碧霞元君怎么就落户到了贾村的说法,大体上是一致的。据说从前贾村有一位商人,游览泰山时曾在碧霞元君祠祈祷自己发财致富,回来后果然生意兴隆,便向社首建议在村里为碧霞元君修建一座行宫,以供乡人敬奉,保佑村民诸事顺意。

    在贾村这片土地上,共有大小古庙14座,现存9座除碧霞宫以外,还有白衣堂、观音阁、关帝庙、崔家堂、师祖庙、三元宫、玉皇庙、三大士庙,另5处文昌阁、佛殿、吕祖庵、秃奶奶庙、土地庙,分别在村内村外留有遗址。众神莅临,每位神仙只需轮流抽出几日进行打理,贾村便可风调雨顺,年景丰盛。潞城曾有民谣:“铜崇道,铁贾村,珍珠玛瑙翟店村”,贾村历史上的百姓富裕生活可窥一斑。

    请来了神,就不能让神遭受冷落与寂寞。中国古代的神仙,基本上都爱听戏看戏。贾村也得给神仙唱戏,而且贾村的戏唱得还很热闹、很独特,别的地方请戏班子给神唱戏,贾村组织起周围村子的人大搞“迎神赛社”。迎神,就是迎接诸神下凡看戏。赛社这个词有些生疏,“赛”是报答感谢,“社”是土地之神,“赛社”就是报答感谢土地之神对人类的恩赐。看过展览,我觉得也可以从字面上通俗地理解为民间社火的一场赛事,看谁给神仙们表演得更卖力、更精彩。神或许会因此给予他们更多的关爱与护佑。

    赛社活动兴起于商周时代的社祀,宋朝时正式称为“赛社”,春祈秋报,是农耕文明的产物,一种古代先民对土地神灵的崇拜,一种建坛礼神的祭祀大典,一种怀着对祖先和大自然的敬畏,集体欢乐,抒发情感的节目。上世纪30年代以前,迎神赛社活动在长治上党地区颇为盛行,遍及各县,年年不绝。赛社按出资与组织单位不同,可以分为官赛、乡赛、村赛三种,潞城一带以城隍庙的官赛、贾村碧霞宫的乡赛、南舍村玉皇庙的村赛最为有名。据贾村赛社文化的传承人杜同海老先生讲述,清朝中叶至民国时期是赛社最为兴盛的时期,每年一小赛,四十年一大赛,贾村的赛社活动一直延续到1938年日军入侵潞城沦陷。贾村在每年的农历二月初二、四月初四都会举办盛大的民间社火表演。二月二,龙抬头,主要祭拜蝗皇爷。四月四,据说是碧霞元君的生日。解放后,民间赛社停办了,但四月初四的庙会从未间断,建国初至文革前形成一个小高潮,每年搭两个彩台,唱两班对台大戏。

    眼见民间传统文化面临失传与没落的困境,杜同海等贾村人心有不甘。1981年,“皇杠” (当地叫“草拍杠”)表演和“故事楼”项目得以抢救恢复,开始在每年元宵节表演。1995年,对赛社活动的主赛场碧霞宫进行了修复。1996年,按照传统香火会的规矩,恢复了原汁原味的二月二迎神表演。1997年,由杜同海主持,邀请周边各县老艺人,按四月四赛社六天日程,依原有礼仪规程,完整展示了赛社的古风形态。2006年6月,贾村赛社以民间社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8月12日至14日,参加山西长治赛社与乐户文化国际学术交流会的120余名中外专家学者齐聚潞城贾村,现场观摩社火皇杠、故事楼、扛装、戏曲、队戏、傩戏、迎神、圆神、接神、供盏仪式及乐户吹奏表演。美国芝加哥大学东亚语言文化系主任蔡九迪教授惊叹地说:“整个过程我只能说太精彩、太有想像力了!”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长曲六乙激动地评价:“看了这么大规模、内容如此丰富的民间社火,我感到非常高兴!非常震撼!表演非常精彩!潞城贾村的赛社活动将宗教、祭礼娱乐和民间戏曲艺术完美地融合,可以说是华北民间第一社火。”

    迎神赛社之前,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包括制作面食祭品、面具、纸扎的戏剧人物等,还要张灯结彩、搭戏台、贴对联、张挂告白与榜文。其中有一幅悬挂在祭棚前的对联很有意味,上下联各8个字,每个字又由3~4个汉字组合而成,连续的两个字形成一句七字诗,分别表现民间传说的八仙之一,全诗八句:“李拐先生道德高,钟离点首把扇摇。洞宾背剑清风客,彩和瑶池品玉箫。国舅手执云阳板,果老骑驴过赵桥。仙姑敬寿长生酒,湘子花篮献蟠桃。”

    二月二的香火会,从元宵节结束的正月十六即开始看榜,由各家进行准备。正月二十七、二十八派人担香担到屯留县的老爷山瓦泽洞龙王庙“取水”。正月二十九(小月)、三十(大月)晚上取上水后,在史回村的三嵕庙等候。二月初一举行接水仪式,初二举行迎神仪式、送神仪式,包括皇杠、仪仗队、伞扇、门锣、扛牌、大小伞、锣鼓队、神轿神驾等表演。这一天主要祭拜的主角是蝗皇爷,古时农民饱尝蝗虫之苦,无力对付,就将其称之为蝗皇爷加以祭拜,好吃好喝伺候上,寄希望于田地不再受其侵扰,以图五谷丰登。

    四月四的迎神赛社,基本日程安排为:初一下请,初二迎神,初三头赛,初四正赛,初五末赛,初六送神。迎神时,乐户在前面吹吹打打地引领;由本村青壮年男子组成的銮驾仪仗队,手举五色龙旗、道牌以及金瓜、斧钺等兵器开道;队伍中几乘大轿内分别端坐着玉皇大帝、碧霞元君等神像;轿后紧跟着马匹队、晃扛队;最后是蔚为壮观的虔诚祭拜的香客们。迎神队伍就这样浩浩荡荡地进入碧霞宫,一番烧香磕头之后再走出宫门,沿东、西、南、北古道转一圈,然后回到村中进行古老的祭祀仪式。主神庆寿,百神共祀,邀请诸神前来赴宴。敬神的供品包括麻花、馓子、寿桃、各色面塑等,水煮、油炸、笼蒸等制作手法一应俱全。请来的戏班子开始登台唱戏。

    此行没有目睹赛社的表演,只能借助一位叫李晓芳的记者在之前记录的一个片断来领略赛社热闹的氛围:“关公手举大刀追杀华雄,从舞台上一鼓作气追到舞台下,在观看的人群中穿梭,两人绕村子边打边跑,沿途随意取食摊贩的瓜果梨桃,摊主笑逐言开,认为是大吉大利,场下场上、戏里戏外,融为一体。临了时,大汗淋漓的关公和华雄重新窜上舞台,关公大刀飞舞,斩下华雄首级。这出《斩华雄》就是古上党赛社最有特色的演出队戏,可惜如此场面宏大、众人参与的队戏一度绝迹。”赛社是一个流动的表演群体,表演者和观看者相互追逐,村子有多大,戏台就有多大。

    赛社内容与神、鬼相关,俗称“赛三行”,即王八、厨子、鬼阴阳。鬼阴阳是指活动的主礼,厨子就是厨师,王八是指乐户,就是那些在活动中吹吹打打的音乐人,是“八音会”在旧时的称谓,民间所说的“吹鼓手”。

    乐户在中国古代属于三教九流的下九流,社会地位很低,遭人歧视,但衣食无忧,可吃皇粮、领奉银,服务于宫廷礼宴、衙门祭祀、寺庙迎神、军旅征战等仪式。被编入乐籍的主要有三种人,一是杀人越货、罪大恶极的强盗集团首领、副首领被斩首之后,将其眷属配为乐户;二是两军作战,胜者为王败者寇,寇者家属被列入乐户;三是曾经的达官显贵政治获罪株连九族,除杀头者外,全族被编入乐户。明成祖朱棣发动靖难之役,从侄儿建文帝朱允炆手中夺取皇位之后,就曾将跟随建文帝的官员中不肯归附者统统编为乐户,一起发配晋东南,为奴为娼,不改其业,不得翻身。封建社会,乐户不仅如同牛马可以随便买卖,而且不得与平民通婚,不得参加科举,意在让其世世代代永为贱籍。由于战争等原因,乐户渐渐流放民间,以一技之长为民间庆典、婚丧嫁娶等助兴演出,“家伙响,有银两,早栽树,晚乘凉”,吃百家饭,穿百家衣,为人欢唱,替人悲歌,并逐渐成为民间迎神赛社伎乐的主要表演者,“没有乐户不成赛,礼乐并举才吉祥”。乐户人供奉的是“咽喉神”,每年腊月初八举办一次香会赛,进行乐户技艺交流与行规行风整顿。

    新中国成立后,乐户不再是贱民,成为正当的公民。王进枝是潞城西流王家乐户的第五代传人,他说当地民谣对乐户形象有两种描述,一是从外观上“头戴七折八扣,身穿有领无袖,脚踏五蝠捧寿,手拿一尺不够。”二是在形象上“走在街上排成两溜,锅旮旯把伙棚侍候。干在人前吃在人后,表账时科头在门槛前圪蹴。”经过多年演变,乐户人不仅能吹打祭祀、礼宴、庆典的传统曲牌,还能演奏梆子、落子、秧歌、鼓书、豫剧等多种曲目。乐户表演,红事戴红帽,白事戴白帽,衣服前面绣的是供品,背后绣的是暗八仙。王进枝的绝活是一口气半个小时连吹9个唢呐,可以两个鼻孔分吹两种乐器,唢呐、芦箫两声并发,而且会一边鼻子吹唢呐,一边嘴里耍技巧。他还摸索出古典乐谱与西洋乐谱的关系,使祖传的手抄乐谱得以流传。王进枝年龄大了,嘴里换上了假牙,耍技巧时已经不如年轻时那么灵活,他的两个儿子将成为西流王家乐户新的传承人。在现代音乐歌舞的冲击下,在村里年轻人纷纷进城务工,以作一名城里人为荣的诱惑下,继承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需要巨大的勇气。

    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刘帧说:“上党赛社让我们看到戏曲的另一种存在形式。从上世纪50年代起,我们把戏曲拔高到‘艺术’的层面,但这种‘艺术’的标准是西方的,是完全剧场化的,生硬地割断了它和老百姓的联系。而戏曲的生命恰恰就在民间。”

    明年的二月二或者四月四,我想叫上几个朋友,一起到潞城去看戏。

 

                                                            2013.11.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