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闫海育
闫海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810
  • 关注人气:3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海育的人与诗

(2010-10-14 12:51:56)
标签:

转载

分类: 品读
感谢文盛,深情地……
原文地址:海育的人与诗作者:闫文盛
  海育的人与诗
  
  说来惭愧,我与海育相识有年,却从未专门而全面地读过他的诗。这固然是因为他此前并未有诗歌集子行世,读来诸多不便,但更主要的,怕还是别有原因。以前说过,我近年读书挑挑剔剔,对身边人的几乎不读,归结起来,有前此十几年的教训,悔其少读却又难以更改,只好从即日起舍近求远,大变读书风格。但几年之中,因为职业关系,确也被动地读了些东西,写了些吹捧人的文字,事后几乎后悔,不过总是过去的事,也不觉得有较真的必要。期间与海育共事,虽然不多,可对于其人,产生很好的印象,由此而留意他的文字,并且愿意对他的写作作一探究,总是与其他情形,又有所不同。及至他的诗集出版,题名《昨夜新娘》(三晋出版社2010年6月版,真是奇怪的名字),便主动求来一册,准备说点感想。这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了。两个多月中,时时记挂,却又日复一日地迟延,由此可见我做事的拖拉。当然舍此之外,还有一个迟写的原因不得不说。是在拿到书的当日,我看过了正文前两篇序(金汝平、唐晋文),与自己的印象和判断印证,觉得很中肯,我似乎再无添一蛇足的必要——因而有些气馁,甚至想打退堂鼓了。中秋节前见过海育一次,想说此意但终于没有出口,还是想到他的人好,所以必须各尽心意,就此勉力而为。
  话说到这里,为避免读者误解,须得为上面的说辞找点旁注。即我说海育的为人,与他的诗歌并未产生关系,因为关于诗,后面自然要谈;而说到他立世的根本,怕有更为深切的背景,海育对此应有他更深切的感悟。恰恰在这上面,我不及他,却又歆羡他的成功。他并无诗人的派头,或者也从未想过要以此名世,但他对诗的态度,却是非常谦虚而认真的。且看看他说的:“这20年……我一直在读诗,一直保持着对诗歌的爱好。也正是因为这份爱好,使我在近几年陆续接触到一大批山西优秀的诗人,并逐渐融入到这个圈子。如果没有这个圈子,我仍将在诗歌的外圆徘徊。”这或许正是我们的不同之处。他的没有架子,审慎的人生态度,由此可见一斑。多少年来,我以为人首先是自我完足的,因此他或许应该有足够的傲气,他所有与外界的沟通,便建立在这样的基点上;三十岁以后,虽明知这样的做法为绝大多数人所不取,但却劣性难改。海育的胸襟不同。他谦和得甚至让我嫉妒。仅此而论,他确实是难得的兄长,但是,自我们开始交往的头天起,我尚未发现他以兄长自命。他的心性,其实是年轻的,平等的。无论对人,对事,还是对物,都可以体现这一点。
  来看他的诗吧——“我是与麦子一起长大的/母亲用乳汁喂养我/用汗水喂养麦子/我们就像母亲左右手/拉扯大的兄弟”(《与麦子一起长大》)。这是他从心底流出的好句子,其中所体现人与物的平等,以及情感的深度,都近于海育诗所能达到的最高成就。在这里,他的性情也展露无疑。我们所谓诗为心声,也不外乎便是这样的一种表述。可惜这样的开局夺了先声,相比较而言,后面的句子便在气势上弱了下来,尤其是用来收尾的第三段:“我是与麦子一起长大的/如今虽然客居城市/却常常想像一只鸟/在麦田上空飞过/殷勤关注麦子的长势”。老实说,在诗歌中,我们最难控制的便是这种情绪的递进和转换,因为整首诗的高潮出现过早,这尽管是在有意无意之间,但后果已经造就,而延续这样的句式,无论对谁,都是一种考验。海育也没有创造例外,他把它写成了半首诗。对于朋友,我想,我还是无须为他一味地唱赞歌吧。海育不是那种凭借技巧取胜的诗人,他的诗歌写得平易,很少奇崛的意象,他也没有依赖情感的浓度写作,他的所思所念,都是我们习见的事物与场景。这样一来,诗歌所需仗恃的好多东西都失去了,他的诗歌不陌生,鲜少冲动。再看这样一首诗:
  “小寒。深夜,漪汾桥/南便道,由西向东约十米/一只猫惨死在去往春天的路上/如果是在秋天/应该有一片落叶,将它掩埋/立冬已经两个月了/小雪,大雪,冬至都过去了/还没有等到一场大雪降临/否则,会为它举行/一次豪华的葬礼//就像一个流浪汉,一只猫/惨死在去往春天的路上/也许疾驰的灯光太刺眼了/也许是突然闪现的猎物/引诱着饥饿的肚皮/况且人也会穷凶极恶/一个箭步冲上去,冲上去/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紧贴着路面,残留一张猫皮/成为填充路基的一枚草叶//一个车轮轧过去/又一个车论轧过去/卑微的生命甚至引不起一丝颠簸/一辆汽车裹挟着血迹扬长而去/又一辆汽车拍拍屁股/飘出一缕污浊的尾气/第二天早晨,当我路过这里/也只是在寒风中/打了一个趔趄/没有流下一滴悲悯的眼泪”——诗题便是《一只猫惨死在去往春天的路上》,这里我引述了全部,因为很喜欢它。结合这首诗,还可以延续上面平等的话题。诗中的场景是我们惯见的,但我们不觉得它可以成为诗,而且可能想过,如若对生活不加剔选,那容易使自己所写流于平常。但海育在这里却给了我们意外。这意外,是因他追究了自己心灵的真实。你瞧:尽管他可以写“没有流下一滴悲悯的眼泪”,但他确实是在写怜悯,我们完全可以将他的诗句反其意而理解。他写猫的惨死,如“成为填充路基的一枚草叶”、“卑微的生命甚至引不起一丝颠簸”等句,显然是,先有了感触,而后才形诸文字的。那么,在他的眼里,渺小如一只猫,又未尝不应该有一场豪华的葬礼?这般对于生命的尊重与留心,见于他这部诗集的多处。再举一例:“一只叫二胡的鸟/栖息/在城市街头/凄婉地唱/生活/是一只豁口的碗”(《卖艺人》),虽然简洁,但却不是沉默的展示,有了喟叹,因而有重量。与《一只猫惨死在去往春天的路上》对比,虽出同源,却另有洞天。
  海育还有一些小制作,可以见出才华,如《除夕》、《自画像》、《卧底》、《狙击手》、《怀疑》、《一个人的午餐》等等。这类诗在他写来,似乎驾轻就熟,如果估计不差,应当是近年所作。这几首我都喜欢,其中传达出生活中的多种况味,如《怀疑》、《一个人的午餐》,虽然读来自然,但也应归入匠心之作。至于《我把我的影子遗失在你那里》,诗句整饰,寓意多元,能够激发我们许多思索,我把它归入一个人的经典。这应该是海育的代表作,全诗如下:“自从我们一起路过公园的槐抱柳/我就把我的影子遗失在你那里了/春暖花开的时候你就带他去踏青/风霜雨雪的时候请你为他撑把伞/困了陪你入梦,病了做你的药引/冷了就钻进你的身体燃一堆篝火//我想和你签一份影子寄存的协议/玩一个小时候的游戏,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还是儿童的口吻/如果你真无力眷顾,也请你不要/归还我,就把你的影子赠予我吧/如影随形,一比一直到我们扯平”。简单的读法是把它视为爱情诗,因为一切太相像了。海育的诗集中,这类作品并不多,如果它真是由恋爱生发,那么,也能够看出海育在情感上的郑重。只有多情人才能够想出:“冷了就钻进你的身体燃一堆篝火”,“如果你真无力眷顾,也请你不要/归还我,就把你的影子赠予我吧/如影随形,一比一直到我们扯平”;我们设想由此深入海育的心扉,推断他远年的爱情,这首诗或是有所指吧。作这样的判别,我们也乐得轻松,毕竟读诗各由所好,读出什么算什么,而作者也不负有注解之责。但,若我们读它的时候,别无余事,也自然会建立一个思维,满足自己的意图,充实自己的理想,那么,海育的诗句,也可能是我们发现自己的一个足证。他写了外在之我与内在之我之间的一条通道,二者应当可以互相增益。或者是儿童式的戏谑,但终究不是滞留于此,因为还有“困了陪你入梦,病了做你的药引”等句,它们与真实的人生毕竟有几分相似,“足以容许热爱、欢笑和争论”。
  
  2010年10月12日-10月13日

0

前一篇:出发
后一篇:十月的一些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出发
    后一篇 >十月的一些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