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闫海育
闫海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270
  • 关注人气:3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母亲

(2010-05-05 21:44:24)
标签:

太原晚报

母亲节

我的母亲

同题散文

情感

分类: 散文

我的母亲

 

《太原晚报》2010年5月6日第30版“我的母亲”同题散文


  我的母亲 

文 / 闫海育

 

    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叫野鹿村。如若上溯到诗经的年代,也许是一个有鹿出没的地方,有鹿就该有一些美丽的传说。但打我出生以来,从未见过鹿的跑动,也没有听长辈们讲起任何关于鹿的故事。村前有一条小河,母亲常领我到河边,她坐在石板上洗衣服,我就绕着她快乐地玩耍。那时,我肯定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只或几只小鹿也在河边静静地饮水,该是多么惬意的情节。

    许多年以后,当我再次站在河边,小河依然是旧时的模样。我是陪母亲一起回来的,母亲却再也看不见这清泠泠的河水了。母亲仿佛还坐在那块石板上,用力揉搓着衣服,然后弯腰去河里漂洗,在她身边围绕着一只小鹿,分明是我的童年。

    我是扶着母亲的灵柩回来的,一场突发的疾病让母亲在县医院永远阖上了双眼。父亲租了一辆卡车拉着母亲,沿颠簸的山路回来,蒙上眼睛引魂的公鸡一路陪伴我们唱着凄切的歌。丧棚只能搭在村口。少小离家的我,尚不懂得村里的风俗。一名女子,客死他乡,就永远不能再回到村里。那晚风雨交加,我和姐姐、妹妹一起为母亲烧纸燃香,静静地守候黎明。

    母亲最终寄放在村外卧牛凹一排废弃的土窑洞,那里早已停着与母亲同病相怜的好几具棺木。母亲将在这里等待,因为死在丈夫前头,就连自主入坟的权力都被剥夺了。爷爷早几年已经去世,她只有等待父亲或者年迈的奶奶,才能将她带入坟茔。那年闰九月,当我在窑洞前为母亲烧完第七天纸,准备离开时,山谷间突然飘舞起洁净的小雪。

    母亲的等待极具凶险。就在第二年春天,一个武侠小说里常常提及的月黒风高的夜晚,几个看不清装束的人突然闯进母亲隔壁的窑洞,熟练地撬开一个入殓不久的棺木,丢弃了除女人以外所有的物件,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黒暗里。

    五年之后,奶奶辞世。母亲终于离开了那个担惊受怕的地方,在奶奶的带领下归于泥土,入土为安。

    我常常在梦中见到母亲,她总是像生前那样不停地忙碌,我说,妈,你歇歇吧,她根本不听我的劝说。我知道,她不是不听,是永远也听不见了。

    每当从梦中醒来,我就会想起祁人的一首诗:新娘啊,是母亲将全部的爱/变做妻子的模样/从此陪伴在我的身旁。

                                                                 2010.5.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