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闫海育
闫海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270
  • 关注人气:3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太原晚报4月6日《我是一条干涸在土里的鱼》

(2010-04-06 12:48:52)
标签:

发表

太原晚报

云南

曲靖

旱灾

干涸的鱼

杂谈

分类: 散文

太原晚报4月6日《我是一条干涸在土里的鱼》

我是一条干涸在土里的鱼

文 / 闫海育 

 

    我在彩云之南,在曲靖,在陆良县。

    云南最大的灌区,粮仓,鱼米之乡。

    100多年前,我的祖先就生活在一望无际的德格海子水库。我是那条一天到晚游泳的鱼,怀揣一颗不安分的心,总想闯闯外面的世界。每一次悄悄逃离,每一次被族鱼捕获,每一次都听见“鱼儿离不开水”的唠叨。

    然而,我的呼吸变得日益急促,却没有察觉这是厄运的来临。

    我的天空越来越低。脚下的泥土正绽开一条裂缝,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沟壑,继而成为深不可测的峡谷。每一条鱼都被分隔在不同的山头。

    这时,我分明听见母亲回家的召唤。她的声音为何如此苍老、衰微?

    我竭力向她游去,划水,摆尾。但水已经开始在我眼前消失,我只能随着水位下降,潜伏于深深的淤泥,一个黑暗恐怖的世界。

    我想哭,干渴的胸腔发不出一丝声音。愈加可怕的是,淤泥的水分也开始蒸发,土块越缩越紧。对苦难的咒骂根本无济于事,我周身背负着比乌龟重百倍的硬壳,已经不能自拔。

    我遥望玉龙雪山,只有泪水闪耀着银光。不知道丽江古城的水车是否还在吱吱转动,滇池、洱海、泸沽湖、澜沧江、蝴蝶泉的水是否依然泛起碧波。

    而我只是一条干涸在土里的鱼。我的亲人和伙伴也深陷着,都是一条干涸在土里的鱼。和我们一样干涸的,还有不忍卖掉耕牛的马小柱,无奈卖掉黄狗的李新民,那么多依依阔别从此不再归来的乡亲。

    我记得一位名叫雷平阳的诗人,曾经写过澜沧江在云南兰坪县境内的三十三条支流,却没有一条能够承载我们的生命。

    还有那位知鱼之乐的庄子,在一篇文章里记述了我的祖辈相濡以沫的壮举,又不屑一顾地说不如相忘于江湖,江湖远在哪里?

    我隐约听见雷声轰鸣,数千枚增雨弹轮番钻进云层,但击落的水珠,仅仅润湿了泥土的嘴唇。

    布谷鸟又在撂荒的农田边催促播种。

    我将沉沉睡去,变成一块鱼化石。我会始终保持游泳的姿势,等待许多年后有人将我挖出。我要告诉他,这片因干裂而灾难的土地,最初积蓄着丰富的水源。

    如果我的鳞片还能闪光,一定为他闪动水的晶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这一刻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这一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