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闫海育
闫海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270
  • 关注人气:3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风正一帆悬

(2009-07-04 17:24:10)
标签:

中船重工

6月26日

情感

分类: 散文

    发表于《中船重工》6月26日副刊第15版的一篇征文。

    上周二,我所工作单位的北京总部——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举行十周年庆典,《中船重工》报想做一个专版,副刊编辑来电话紧急约稿,让我写一篇相关内容的千字散文。早已不擅写歌功颂德类的文章了,但救场如救火,只好硬着头皮、数着数字,面对电脑敲出以下文字。风正一帆悬

 

风正一帆悬

 

    很小的时候,妈妈给我叠了一只纸船,倒半脸盆水,她在一边忙碌,让我独自玩耍。

    我自己学会叠纸船后,就叠了一只大的,拿到村边的小河放流。船在河里一颠一颠地游着,我就在河边一颠一颠地跟着它跳。小船游出多远,我就跑出多远,好像自己坐在那艘船上一样。绕过走出村口的那道山坳时,突然刮来一阵风,船倾倒了,顺着风刮来的方向。现在,我已经想不起风力的大小,应该不大,是山中轻柔的那种吧。我赶紧跑下河去,扶起我的小船,船舷湿了,船舱也灌进了水,已经不能再航行。

    小学二年级的冬天,我们举家迁往爸爸工作的县城。初中毕业,为了换取一份众人羡慕的“商品粮”,懵懂之中考取了距家千里之外的一所船舶学校。其实那时,出生并生长在内陆山区的我,根本就没见过真正的船长得什么样子,以至于入学后第一次坐轮渡过江,面对突突突的驳船,我还傻傻地以为,这就是我将来要从事的船舶工业。

    毕业分配,国家统分,当时工厂的效益很不好,唯一幸运的是我获得了一张通往省城的火车票。我们所在的地区从南往北排布着十多家大大小小的企业,被老百姓称呼为“亏损一条街”,并给每一家企业都形象地冠以不同的症状,有断气的,有癌症的,有残疾的,有等待做手术的,稍好一些的也是感冒、流鼻涕、打喷嚏。我所在的工厂,病情算是比较轻的那种,略染风寒,时而咳嗽。

    挺过寒冬,就是春天。

    伴随着新世纪轰鸣的钟声,百舸争流,千帆竞渡,在中船重工的大麾下,我们又开始了一场新的历练。

    十年磨一剑,谓之坚实;十年如一梦,谓之虚空。空与实,无需别人的评判。

    十年弹指挥,谓之短暂;十年寒窗苦,谓之漫长。长与短,在乎自己的感觉。

    十年可以是薄薄一张纸,十年也可以是厚厚一本书,厚与薄,关键看谁在书写。

    风雨搅拌着汗水,任何发展都没有一帆风顺,正是因为困难与挫折,才使我们倍加珍惜来之不易的成果。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从工厂的一朝一夕,我们真切感受着集团的日月变迁,就像感受身边一花一草一木的生长。

    我们有幸在十年前踏上了一艘启航的巨轮,又有幸站在船的甲板上乘风破浪,仍将有幸作为一名船员甚至一名普通的水手与船同行,不断驶向新的海域。

    只要海不死,船就有远航的梦。

    此时,我的梦早已不是倾倒在家乡河湾里的纸船,不再是学校门口摆渡的驳船,甚至不是一艘豪华的巨轮,而是一艘扬威的战舰,正开足了马力,日益挺进世界五百强辉煌的舰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