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闫海育
闫海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270
  • 关注人气:3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一湾汨汨涌动的泉

(2008-07-15 12:33:43)
标签:

《中船重工》

舷边品文

专栏文章

赏读赵冰散文

文化

分类: 散文

那一湾汨汨涌动的泉

——赏读赵冰散文

 

《中船重工》副刊二季度连续刊登了赵冰的三篇散文,每月一篇,每次均以一则故事开头,引发生命或爱情的思考。这类散文很容易唤起人内心深层次的感动,在时下的报纸以及励志类杂志上非常流行。但因作者的文化底蕴不同,思考有深有浅,凝练的主题差异也很大。我觉得,赵冰作为一名青年女作者,对此类文章的把握显然已经超越了她的年龄。

首先谈《泉水与杯中水》,讲述的是同一个病房内三个女癌症患者的故事。疾病不分长幼,一个七八岁,一个三十出头,还有一个已经年近古稀。小女孩打针会哭,喝药怕苦,疼的时候会紧紧抓住护士的手,眼里闪耀着泪花;少妇总是在担心自己的癌细胞会扩散,担心失去青春,失去家庭,失去生命;老人已经把生死看得很轻,痛苦化成额头上的汗珠,自始至终都没有呻吟一声。这个故事相信许多人都不陌生,结局也没有出乎人们的意料,我们都会认为心态在其中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是心态决定了病情的发展。但赵冰给出的思考是“我们的生命是一眼泉,而不是一杯水。”乍看,我很难把这个结论与刚才的故事联系起来,继续读下去,她说:“生命中的痛苦就像是盐,盐多水少,则咸;水多盐少,则淡。”我恍然大悟,泉水生生不息,再多的盐也会被稀释,而作为一杯水,纵然杯子再大,水总是有限的,随着人生盐的不断注入,这杯水必将成为饱和溶液,沉淀,沉淀,再沉淀,最终凝结成生命无法化解的痛。“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当是人生遐想的境界。

第二篇《飞奔的心》,讲述了自己乘公交车所见,一名身着学生装的女孩,一上车就径直跑向车厢的最后一排,对着车窗外急切地挥手。车很快开了,仅有挥手告别是不够的,车下的男孩跟着车跑了起来。渐渐看不见跑动的身影,女孩依然不愿离开那个窗口。同样从学生时代走过,同样曾与恋人依依惜别的赵冰,此时深深地感到,“这或许就是我们久违了的爱情吧!”之后,她问爱人,“你还会像我们恋爱时那样,在车站送我远去,为我不顾一切地追车吗?”爱人却说:“都老大不小了,哪有那么多的闲情!”是啊,当我们日渐被生活的尘屑所埋没,早已淡忘了年轻时爱情带给我们的激情。作为工薪族,谁也无法逃避工作中的压力、伤害与委屈,难免会把这种情绪带进家门,甚至发泄到爱人、孩子身上。让我们经常回想当年恋爱的感觉,继续怀着那颗飞奔的心,在推开家门的一刹那,喊一声“老婆,我回来了”,一次深情的拥吻,即刻化作维系爱情的金丝纽带。

《轻烟写爱》像一幅素写的画,“就在山谷最远的角落,一个女人正向一棵青松叩拜,礼毕后她点起一根很细的茉莉香,静静地站在旁边看轻烟升起。她一根接一根地点,从不让升起的轻烟消失。”这是一次生者对死者的祭奠,每个月初她都会让轻烟飘上一整天,已经坚持了整整100个月。新婚不久的丈夫出差回家途中不幸遭遇了车祸,就在车翻转挤压变型的那一瞬间,他强忍剧痛,用带血的手托起了即将砸向孕妇的车体碎片,直到营救人员赶来,他跌跌撞撞地朝家的方向走,他想回去再看一眼自己怀孕的妻子。当妻子赶到医院时,他已经因失血过多离开了人世。这一段爱情太过于短暂,但这一股轻烟已经飘舞了近十年,我不想使用“永恒”,这个词对感情近乎残酷。赵冰在记述完故事的悲痛之后,很快转换成浪漫的手法,让女主人公面对着轻烟,幻想阳光、空气、露水等每一个他们共同热爱过的元素,“那轻轻飘纵的轻烟啊,你是否就是人世间的真爱?你是否就是相爱的人儿在另一个世界里的舞蹈?”烟是爱的思绪,烟袅袅,爱袅袅。

自去年开始写“舷边品文”专栏文章以来,我还陆续读过赵冰另外的好几篇散文,大多与生命、亲情、爱情有关,总有一些思悟或者感动,但一直无法较为准确地表述赵冰散文创作的状态,直至读了她的《泉水与杯中水》,借助一个意象,突然想到赵冰的创作就是汨汨涌动的泉,不仅水是常新的,而且始终保持着向上的姿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