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闫海育
闫海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573
  • 关注人气:3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今天,你被骗了吗

(2008-06-04 00:21:58)
标签:

日记

地震

你被骗了吗

娱乐

分类: 散文

今天,你被骗了吗

 

正当我们激情满怀为地震灾区捐款、献血、交纳“特殊党费”的神圣时刻,有一双手悄悄蒙住了我的眼睛。

本来可以不理他。可正当这口儿,分明就是趁火打劫,而且有挑衅我们的同情心之嫌疑。当时刚忙完手头的一份工作材料,心想,闲着也是闲着,就陪他过上几招吧。否则,太对不起人家的一往情深了。

 

我略微扳了扳手指头,事情应该回溯到两个多月前。那时,雪灾已经回暖,胶济铁路的火车还没有出轨,我正站在办公楼九层的窗户前,看一场小雨迷蒙了远处的山峦。突然,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却很亲切地喊着我的名字,像一首浪漫老歌里唱的那样,让我猜猜他是谁,猜不出来还得使劲猜。

一口并不地道的粤语普通话:“我明天上午飞太原,咱们老同学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非常想你啊!”

我快速搜索了一下记忆中所有广东籍,甚至广西籍,以及毕业分配时去了两广的同学,似乎都不像,很老实地回答:“我真想不起来你是谁。”

“去年九月,咱们班同学不是还搞过聚会吗?你怎么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你再想想广东有几个同学?”我越发懵,电话那端就催得越紧。

聚会的确是搞了,广东的同学当时只来了一个,但听声音怎就这么不像呢?会不会是手机信号的原因?老同学决不能慢待了,于是犹疑地报出了同学的名字。

“是啊,是啊,终于还是想起来了。我以前的手机号不用了,你把它删掉吧,换成现在的这个,明天到了太原我再联系你。”

我无法相信自己的记忆力和判断力会滑落到这种地步。电话挂断后,丝毫没有犹豫,调出曾经存储的同学号码,呼叫,一段悠扬的乐曲之后,听到了原滋原味的同学真情。

回家给老婆汇报,老婆说明天再给你打电话你可千万别接,粘上了就摆不脱,你这小身板明摆着让人欺负。我想想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在那个陌生号码的姓名栏里写了两个字“坏人”,存起来。

临睡觉前,又很不放心地打开班里同学的QQ群,留言:近期有人以广东同学名义行骗,敬请提防。

第二天竟然没有打来。

第三天也相安无事。

快要遗忘了,我想人家只是错拨了号码,甚至后悔不该在QQ群里留言,冤枉了好人。

 

昨天下午,手机竟然开始闪烁“坏人”的名字。牢记着老婆的教诲,第一次我没接,第二次也没接,第三次打来的时候,我突然想看看他到底要对我动什么心思。

依然让我猜,我偏不猜,直接报出姓名来。

“上次说去看你,临时有事没走成。我现在在大同,刚谈完一笔生意,能赚一大笔,明天专门过去看你。”一件简单的骗事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预谋,难道他会设一个什么大局?

我说:“大同到太原也就两、三个小时的路程,明天中午我叫几个朋友一起设宴欢迎你吧。”并不清楚他的葫芦里到底装着什么药丸,但我已决计要看一看,并想着如果真的来了,就找一家离派出所很近的饭店,以防遇上暴力不测时,就近报警。心里还是有几分底虚。

之后,我苦思冥想,觉得自己实在没有什么被抢劫、绑架的价值,而且认定他不敢与我相见,一见面,不认识,把戏揭穿了,他也就没办法骗我了。

上午九点,手机响了。这时我已经变得很坦然,沉着得令自己吃惊。

“我现在还在大同。你在大同这边有没有朋友?”

我心想,有也不能告诉你呀,骗我一个人就行了,何必把朋友也搭进去呢?

“实在不好意思跟你说。昨天晚上请客户单位的领导吃饭,喝了很多酒,一起去唱歌,之后就把几个三陪小姐带回宾馆,被公安局赌到房间里了。”

我说:“我在那边没有认识的人,这事还真帮不上你的忙。”

他略作可怜状,又说:“我在这里找了个朋友正问着,不知道会怎么处理,然后再与你联系吧。”

鱼饵已经挂在钩上了,就等着我去咬。

他却不知道我正蹲守在钩的下方,观察着钩的动静。

我安静地等待,表现得越傻越好,屏住呼吸,不向水面吐一个泡泡。

电话很快又打过来,“朋友已经联系好了,罚点钱就能出来。”

我说:“失财免灾,该交就交吧。”鱼饵的香味已经飘进鼻子里,我还得耐住性子。

“我现在暂时还出不去,银行卡在宾馆里,朋友在外面帮我筹钱,你能不能帮我周转一些,我出去后马上还给你。”

我想了想,“需要多少?”

5000吧。”

“怎么给你?”

“打到我朋友的卡上吧。”

“你把卡号发到我手机上,一会儿就去打款。”

我觉得他肯定在那边偷笑,其实我比他笑得更加灿烂。这种骗术也太小儿科了,顶多能算小学三年级的水平。然后我以一名初中生的水平,满脸真诚地给他回复了一条短信:期待太原见。

我并不知道他身在何方,但绝对能听到他狂奔的心跳。临近中午了,他会选一家上等的餐馆,开一瓶啤酒,百威或者燕京,再点两个好菜,自己和自己干杯,庆祝第n+1次行骗成功。不知道这家饭店的老板向灾区捐款了没有。

或许他酒足饭饱,真的会去歌厅潇洒一把,最好能找一位泪眼向故乡的女子,也算是为灾区人民重建家园做了点贡献。

他一遍遍查询自己银行卡的款项,为什么还没有进账?终于在晚饭前疑惑地又拨通了我的电话。

如此拙劣的骗术再也激不起我的任何兴趣。

感觉他已经悟出“偷鸡不成蚀把米,骗人不成反被骗”的道理之后,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与高手过招,其乐无穷。

本来还想在短信前面加上“哈哈”二字,让他听见我爽朗的笑声,转念一想,坏人也是人,人都是有尊严的,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能把事做得太绝了,就此打住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