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闫海育
闫海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270
  • 关注人气:3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入土为安

(2007-12-03 20:54:39)
标签:

文学/原创

母亲

五周年

入土为安

分类: 散文
    野鹿村,很久很久以前也许是一个有鹿出没的地方,有鹿就该有一些美丽的传说和神奇的故事。但打我出生以来,并没有见过鹿的影子,或者听长辈们讲起任何关于鹿的事情。村前有一条小河,我宁愿相信在无法溯源更久远的年代,曾经有一只、几只,最好是一群鹿,就站在河边我立脚的地方,静静地饮水。
    上周四早晨,我接到父亲从老家打来的电话,到单位请好假,就匆匆踏上了回家的路程。移动的信号在村子里几乎衰减为零,只有爬上山坡,才能拨通与风声相伴的电话,读到艰难抵达的短信。像是失踪了一样,这五天里似乎有许多朋友都在找我。
    奶奶去世了,87岁高龄,我是长孙,要求当晚赶回去告土,并在出殡时辰高高举起引魂的幡。更重要的是,我将为已经去世五年的母亲下葬。
    五年前的暮秋,当我风尘仆仆赶回县城,母亲已经在县医院尚未做出最后诊断的时刻,骤然为自己52岁的生命画上了终止符。
    棺木从县城运回来,丧棚却只能搭在村外。少小就离开了村子的我,并不懂得当地的风俗。一名女子,客死他乡,就永远不能再回到村里。那晚风雨交加,我在夜色中为母亲守候黎明。
    还因为是一名女子,早于丈夫辞别了人世,连自主入坟的权力都没有,或者由家里的老人带入,或者只能死等自己的丈夫。村外卧牛凹废弃的土窑洞里,早已寄放着与母亲同病相怜的好几具棺木。那年是闰九月,当我为母亲烧够第七天纸,即将离开的时候,山谷间舞动着洁净的小雪。
    为母亲移棺的前一天,我去邻村看望尚且健在的姥姥。回来时,天空又飘起了今年入冬的第一场雪。雪花落在手臂上,冰凉,亲切。已经悬空得非常酸累的心,终于可以落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
    就在母亲寄放的第二年,一个武侠小说里常常提到的月黒风高的夜晚,几个看不清装束的人闯进隔壁的那间窑洞,熟练地撬开一个棺木,如若是图财盗宝也就罢了,他们丢弃了除女人以外的一切物件,然后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黒暗里。昨天,我还看见她的丈夫拄着拐杖在村里孤独地行走,不知他心中是否一直在不停地寻找自己故去的夫人,而当自己最终也要故去的时候,又将与谁为伴?
    母亲终于离开了那个担惊害怕的地方,终于可以在奶奶的带领下归于泥土。
    奶奶一路走好,母亲入土为安。
 
                                               2007.12.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