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闫海育
闫海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270
  • 关注人气:3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霜红崛围山

(2007-10-25 22:15:23)
标签:

我记录

感动瞬间

旅行/见闻

旅游

山西太原

霜红崛围山

邢占平摄影

分类: 游历

霜红崛围山

                                               全文摄影:邢占平

霜红崛围山

 

    太原西北,有山崛围,每至深秋,寒霜袭来,漫山红叶就在高坡上、沟壑里、石径旁尽情地舒展着腰身,极尽凋零之前的火红与妖娆,想必是被天庭里落下的大染缸所泼溅,一团团,一簇簇,一片片,如朝霞翩跹舞蹈,似烈焰恣意燃烧,让人远远望去,已不由得深深沉醉。

    时光回溯至400年前的明朝万历三十五年,那时的汾河水一定碧波荡漾,河面上泛起了金光。就在与崛围山隔河相望的西村,傅山的诞生也许只是带来了一个封建士大夫家庭喜得贵子的喜悦,却没有人想到对岸那座已经小有名气的山头,以后会因为傅山的影响而日渐名声光大。

霜红崛围山    傅山小的时候,父亲给他起名叫傅鼎臣,后来为何改成了傅山,有人说与他站在自家的院子里,每每抬头总能望见崛围山有关;还有人说“傅青主”的字号来源于诗句“为愿青山作主人”,这里的青山也是指崛围山。真的也罢,假的也罢,反正都是一种猜测,当我们很难探究一个人的精神世界时,经常会无端为其附着一些自己的愿望。但傅山成年之后,肯定捻着胡须,或轻踱,或沉思,或远望,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在崛围山上的多福寺和青羊庵里读过书,而且把父亲的墓葬一起迁到了崛围山上,一边守墓,一边读书,或许还研究了书画、诗歌、医道、拳术、美食等,为他最终成为一名文化大家奠定了基础。以至于梁启超先生曾评价说:“傅山的学问,黄河以北无人可以相比。”并将他与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等人一起排入清初六大宗师的行列。霜红崛围山

    欲登崛围山,有两条道路可供选择。一条是盘山公路,可以乘车直达山上的多福寺,省却了爬山的辛苦。另外一条是山间古道,如果想体验登山的乐趣,也不怕出一身臭汗,最好选择走这条道路,更能欣赏到“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歌意境。相传古代有两位高僧云游四海,被这里的清幽景色所吸引,就在山上结草为庵定居下来,可是山上没有水,只得每天顺着这条小道,到山下的汾河里挑水,因为山路陡险,难以旋足,每次都累得大汗淋漓,汗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洒满了山坡,后来人们就把这道山坡称为珍珠坡。不过,如今的山坡已经被砌上整齐的石阶,不至于让游人望坡兴叹。即便如此,登山也还需要花费一些力气。

霜红崛围山    随着户外休闲健身活动日益盛行,每逢周日,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或驾车,或公交,或骑自行车从周边赶来,穿过“相庭将门”的呼延村,加入到愈加庞大的登山者队伍。无论男女,无论长幼,无论你登上山顶,还是在山坡小憩,仅此相逢一笑,人与人的距离就在瞬间拉得很近。有高举团旗举行登山比赛的大学生团队,让青春活力在山野间尽情地挥洒;有恋爱中的青年男女相互依偎着席地而坐,进行一次生命中难忘的野餐;还有些家庭夫妇相伴,领着自家眷养的小狗、小猫,也来感受大自然清新的空气和美丽的风景,真乃一幅人与动物、自然和谐相处的生动画卷。

    刚刚穿过漕渡涵洞,漫山遍野的红叶便不由分说地扑面而来,有一种沉重,一种心跳,一种感动。与著名的北京香山红叶相比,崛围山红叶显得“养在深闺人未识”,但两处的红叶均为黄栌,据说古代皇帝的龙袍,就是用这种黄栌树叶提炼的色素染成。黄栌的叶片在九月份开始由绿变黄,当天气转冷,轻霜降临,一夜间又换上红色的妆束,慢慢变成深红,层林尽染,在它这一年生命的尽头,绽放出最美丽的色彩。霜红崛围山

    从山脚下仰望,可见山巅巍然耸立的舍利宝塔,微风袭来,风铃叮当作响。这时,我们已经迫不及待地踏上了登山的小路,向着看似不远处的宝塔进发。穿行在红叶掩映的石径,色彩在眼前不停地变换,红的黄的,深的浅的,一抹抹夹杂在青翠葱绿之间,色彩交映,浓淡层叠,那么谐调,那么自然,那么迷人。顺手从地上捡起一片刚刚飘落的红叶,透过阳光,可以清晰地看到红叶细细的茎脉,仿佛脉动的血管,流淌着绚烂的生命。轻轻捻动叶柄,红叶旋转着,那是秋天婆娑的舞者。

    渐渐累了,宝塔却似乎遥不可及,似乎没有了前行的目标,但能听到头顶人群兴奋的吆喝,这是一种鼓励,一种勇气。转过一个小弯,再攀上一截略显笔直的小径,宝塔又在向我们招手。记得有人说过:世上最难攀越的山,其实是自己,往上走,即便一小步,也有新高度。终于攀上山顶,站在塔前,极目远眺,新兴的太原城尽收眼底。宝塔六面七层,高20余米,除最下层的青石基座外,上面六层均以古砖包砌。塔已年久失修,但作为崛围山的标志,依然雄风犹在。我想,正是因为有了此塔,崛围山才显得更加挺拔俊美。

霜红崛围山    从舍利塔继续向西北不远处的山坳里,多福寺三面环山,红墙青瓦,端庄古朴。寺院古称崛围教寺,始建于唐贞元二年,晋王李克用以及他的儿子后唐庄宗李存勖都曾来此焚香礼佛。后来晋阳城成为赵宋王朝的用兵激战之地,多福寺也几乎毁瓦画墁,直至明洪武年间才得以重建。每年六月初六庙会,当地百姓总要云集于此,祈求世间风调雨顺。

    寺院共分三进,依山势渐次升高。寺内主体建筑文殊阁,又称阇黎阁,是为纪念阇黎高僧受文殊菩萨点化,在寺内找到水源“龙池”而建,檐下高悬匾额“福海慈航”。龙池实为一口水井,从此免受了寺内僧人陡坡挑水之苦。文殊阁整体布局上阁下洞,并且设有东西垛殿。其中东垛殿上层为藏经楼,下层砖券的窑洞即为“红叶洞”,也叫“霜红龛”,洞前立有石碑“傅青主读书处”,后人结集整理傅山的著作时,因此题名《霜红龛集》。站在这里向正南面的山坡望去,苍松翠柏间有一座青灰色的小小建筑,就是傅山当年在崛围山上为自己亲手建造的另一处读书的地方青羊庵,因为那里曾有七棵挺拔的秀松,曾经更名为“七松庵”;又因他经常在庵中通宵达旦地彻夜苦读,也曾改称“不夜庵”。霜红崛围山

    傅山一生游历四方,情结崛围,酷爱红叶,曾在诗中说:“西山白云外,是吾崛围岭。”“芒鞋拾级穿云鸟,一径西天是崛围。”并在《题自画崛围红叶图中》,详细介绍了崛围山的地貌:“崛围,管涔之枝也,其峦屈而成围。阴多松,阳多柏,一兰松柏之中。林中历落丛灌者,黄芦也,深秋霜下,赫然如醉,是有红叶之题矣。道人青羊庵在松阴,爰有句:秋诗题不尽,霜叶可山红。”

    傅山的名字已经与崛围山紧紧联系在一起。胸怀天下,高山景行,傅山作为一介平民知识分子,何尝不是一柱耸立在历史长河的高峰?那被寒霜打过愈加红艳的黄栌,不就是傅山屹立在群山之间,放射出的夺目光彩吗?

 

霜红崛围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