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闫海育
闫海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270
  • 关注人气:3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船台听歌

(2007-10-01 15:18:44)
标签:

我记录

职场故事

文学/原创

《中船重工》

舷边品文

专栏写稿

邢占平摄影

托起太阳

分类: 散文
船台听歌
 

船 台 听 

   

    对船厂最初的印象来自电影《快乐的单身汉》,之后我考上了船校,当然,这两者之间并没有因果关系,只是在毕业实习参观一座船厂时,曾经回想起电影中的一些镜头。如今许多年过去,残存的记忆变得更加支离破碎。毕业之后,虽然经国家统分进入了一家船舶央企,但由于地处内陆,只是做一些与船舶配套的产品,只能偶尔利用出差的机会去看看船厂,其中一次正好赶上新船入水庆典,壮观的场景与兴奋的心情终于圆了我作为一名船舶人的梦。

    近几期《中船重工》,连续刊登了大船重工、渤船重工几位作者的船舶工业体裁诗歌,他们身在船厂,用自己内心的感受来写船厂的人、船厂的事,使我聆听到从远方船台传来的最真切、最朴实的歌声,一次次将自己的思绪与船舶紧紧相连。

    陆方荣的《在师傅眼里》,记述了一位造船人的成长经历。初来乍到,对船厂的新奇感觉过后,“不懂造船,我面对大海发呆/看见图纸打怵/我的信心缺斤少两/勇气稍纵即逝”,从学校出来,在理论与实践衔接的过程中,我们经常会遇到这样的困惑。“可在师傅眼里,我是一块好钢/不过必须回炉,终点回到起点”,这时,师傅的作用显得至关重要,师傅不仅仅是教会你如何工作,更重要的是给了你扶助与鼓励。而当三十岁以后,“看着亲手打造的大船/奔腾入海/我喜形于色/我手舞足蹈/蹦着高的欢呼/可在师傅眼里/我才迈出一步”,当我们即将被成功的喜悦冲昏头脑的时候,师傅适时泼一盆冷水,对浮躁进行一下冷处理,可以帮助我们回到正常行进的轨迹。日子渐渐久了,坐下来静静地思考,“在师傅眼里/船台很大,应该放在心上/大海很小,应该放在心里”,哲理源于平凡,也许是师傅不经意的一次教诲,却能使我们受益终生。当我们真正理解了师傅的内涵时,这两个字将成为充满敬意的代名词。

    吕守华在《岁月留痕》里采取直抒胸臆的手法,勾勒出另一位船厂师傅的画像,“海风轻抚你头上的白发/在额上留下岁月的曲折/夕阳里雕塑般站立的身躯/把庄重的目光抛向远处的浪脊”,“涌动的海和他的命运相连”,“这里的浪潮分分秒秒都曾伴随过你”,“潮汐知道你胸中藏着的故事”,“是船厂这火热的生活/像一支锚拴住了一个灵魂”。读诗的同时,我能感受到海风在吹,海浪在涌,通红的夕阳映衬着船厂老工人的伟岸。

    在于政江的《火工赞》中,同样写到了师傅,写到一位从徒工磨炼为师傅级的火工对工作的热爱,“六七月的天,像要把海水蒸干/熊熊的炉火,更像是要把钢板/烧成焦碳”,火工就是在这样酷热的环境中伺弄着高温的炉火,一伺就是二十年。“我曾问你/每逢巨轮下水/为什么/总不见你瘦小的身影//你说/你知道自己烧的每一块钢板/都在巨轮的最前端”,简短的诗行,生动地刻画出一位劳动者无私奉献的形象。尤其诗歌结尾,“哦!我明白了/你不就是巨轮最前端的那一块钢板吗”,使火工的形象在瞬间变得高大挺拔,与其本身瘦小的身影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一刻,更加凸显出工人师傅凝结的力量。

    晓洁以观察生活敏锐的目光把诗歌聚集于船厂之夜,在《海湾夜曲》里写道,“我仰问繁星簇拥的明月/你看到了吗/那碧水镶嵌的大坞瑶池//我借问锦缎鳞波的大海/你听到了吗/那划破长空的船鸣”,瑶池象征着沉静的夜色,而船鸣划破天际带来的却是一个不眠之夜,“闪烁的弧光/那是分段焊接的乐章/隆隆的声响/那是大船主机的欢唱/熠熠的灯光/那是航标不熄的辉煌”,夜色中有大锤舞动、焊把点燃、喷枪开启,“这里盛开着流金的花朵/这里演奏着钢铁的交响”,这是光与火与力自然的组合,这是又一艘新船启航的前夜。

    大船劈开波浪是一种美,缔造大船的日日夜夜又何尝不是一种美?正是这一点点力量的叠加,才造就了今日中国船舶工业的迅猛发展与耀眼辉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