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闫海育
闫海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573
  • 关注人气:3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整理些什旧的:《南方的雨》

(2007-02-03 15:12:23)
分类: 散文
整理些什旧的:《南方的雨》 
 
    雨是我在南方上学时的一位异性朋友,离别四年后,她才提笔给我写了第一封信,告诉我,她已成为别人的新娘。
    学校北倚汉江,江边长堤是同学们晚饭后最好的去处,沐浴着江风,心情无比坦荡。就是在这里我认识了雨。
    一个极平常的日子,我又信步来到江边,擦肩而过的一位女孩喊住了我,我稍稍犹豫一下,并不认识她。
    女孩很大方地作了自我介绍,她就是雨,比我低一级,学习同一个专业,刚进校时间还不长,因为喜欢唱歌,被推选为班里的文娱委员。
    她说,她喜欢读诗,但不会写诗。我也告诉她,我喜欢听歌,但不会唱歌。
    曾经刻意追求的,终无结果,而随心所欲写下的几句小诗,却牵起了雨与我之间的红丝线,产生了心与心强烈的碰撞。阳光明媚的旅程中,爱情不知不觉地从窗外潜进来,在这节只属于我和她两个人的车厢里浪漫温馨地游荡。仅此相逢一笑,使我学会了以一颗平常心去看世界。
    春花和秋月悠悠逝去,夏雨和冬雪悠悠逝去。当我还沉浸在蓝蓝的夜、蓝蓝的梦里时,毕业分配如一个庞然大物迎面拦住了我的去路,让我做出南与北最后的选择。南有我深深爱恋着雨的挽留,北有苦苦养育我父母的召唤,南我所欲,北亦我所欲,正如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将自己的头颅悬挂于赌盘,听凭学校摆布。
    主管分配的老师中,有一位是文学社的顾问,与我与雨都很熟,他曾有意帮我留在南方,但我主动放弃了,我说,听天由命吧,无论让我留在南方还是回去北方,我都将义无反顾。然后就埋头于紧张的毕业设计,期冀能暂时逃避选择的痛苦。
    这件事我一直瞒着雨,我怕雨会愤怒而去,雨依然常来找我,帮我整理一些设计资料,其实她的心里也明白,如果完全按学校意志分配,十有八九是哪来的回哪,但她总是心存侥幸,希望我是一条北方漏网的鱼。
    很快,一张大红纸公布了每个毕业生的归宿,我终将遂父母的心愿回到北方。那时,雨很失望、很伤心,我则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
    临行前的夜晚,我最后一次敲响了雨宿舍的门。雨不在,她留话给上铺的瑛,说我一定会在这个时候去找她,留下一封信、一串风铃,嘱瑛转交,还说明天早上不去为我送行。我知道,雨是不愿让我看到她朦胧的泪眼。
    雨已经淅淅沥沥下了好几天,仍不见有半点儿晴的意思。送站的大巴就停在雨那幢宿舍楼的外边,可以看见雨宿舍的灯正亮着,我多么希望雨改变主意,而当我一一握别了所有友人的手之后,那柄熟悉的花伞依然没有出现。就这样,没有说一声再见,带着深深的眷恋和遗憾,我凄然离开了南方,离别了雨。
    北回的列车上,我打开雨留下的信,犹如触摸到雨颤抖的心:“原谅我,没有为你送行,我是怕我忍不住眼泪,怕我的眼泪泥泞了你的前程。还是悄悄地走吧,你我都能少一些心痛的感觉。你不是说过命运有时是不可抗拒的,不可不随缘吗?当初我们相识是缘使之然,今天离别又何尝不是缘使之然?一年后,我也将回到我父母的身边,从此远隔千里,也许今生我们将无缘再见,送你一串风铃,挂在床头,孤独、寂寞的时候看看它,就让它陪你等候你未来的妻——一位可爱、漂亮的北方女孩吧!忘记我,不要在乎我会为离别难过,相信时间能抚平我的伤口,能把所有回忆都带走……”
    回到北方,我一封接一封地给雨写信,雨一封未回,雨是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情感,她曾说过,嫁人之前是不会给我写信的,雨很认真。
    果然,雨在成为别人新娘后的今天,给我写了第一封信,并寄来一张她与新郎幸福的合影。信中雨的口气很轻松、很平淡,只字不提过去的时光,我想她一定有种释重负的感觉。她说,写这封信的时候,南方正下着濛濛细雨,不知道北方是否也在下雨,是否也和南方的雨一样清纯灵秀?
    抬头望天,在我视线所及范围内不见一丝云的痕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