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是甜甜圈
我是甜甜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098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拐弯与不拐弯的梦想

(2013-12-18 22:14:05)


   每个人都会做梦,有人做的梦是黑白的,有人做的梦是彩色的,邹静之先生说他的梦有一半是黑白的,觉得特别悲催,于是我立刻想到自己的梦——也许在这一点上,我是可以和邹先生平起平坐的。
   昨晚在BQ红人榜年度颁奖礼上尽管各路明星的出现给大家带来颇多惊喜,但当晚邹静之先生一番关于梦想的演讲或者说是心灵独白却让我念念不忘。他说,梦想是什么呢?是没有的东西,你希望得到?还是你希望自己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16岁半在北大荒下乡劳动,劳动因为非常苦,那个时候的梦想就是饿了有吃的,累了能睡觉。我们那个时候活得非常健康,没有精神疾病,因为那个时候的梦想都是人类最本质的东西。
    我真正有梦想是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歌剧演员。我在16岁开始学声乐,大概学了十年,十年如一日,唱男高音。但是十年之后我再也考不上任何的文工团。那时候我曾经特别特别伤心。有一天我母亲突然问我:静之,你这几天为什么不练声了?那时候正是我考煤矿文工团三试以后又失败、最伤感的时候,我突然就跑到阳台上大哭不止。我人生最大的失败就是没有成为歌剧演员。
    后来觉得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当我把这个(梦想)放下的时候,我在40岁的时候开始写歌剧、写舞台剧。我写的第一部歌剧叫《夜宴》,在欧洲、美国、澳大利亚、香港都演出过。之后我又写了国家大剧院的第一部原创歌剧《西施》、《赵氏孤儿》……我即将又要写一部大的歌剧。我想,梦想有的时候会拐弯的。当你想做一个歌剧演员的时候你没有做成,但是却拐到了一个歌剧脚本的创作者上。所以梦想有时候不是直接的。
    甚至我听到的一个民工给我谈起他的梦想,他给我讲了一个我至今想来都非常神奇的想法。他的生活非常苦,他下班以后有的时候在解大手的时候就睡着了,特别特别累。我问他你怎么支撑你的生活,怎么支撑你活下去。民工说:‘邹先生,我发现了,其实梦是真的,生活只是酒糟。梦是酒,我现在过这样苦的日子,就是希望晚上做一个梦,梦见我想要的东西、我喜欢的女人。’当他给我说这些的时候,我特别特别的难以言表。当一个人把梦当成是真的,而把生活当成是酿造梦的酒糟的时候……我在那一天深深陷入沉思。
    我觉得今天让一位60岁的人来说梦想,无论如何都是一个悲剧。为什么呢?要不然这个人的梦已经实现,没什么意思了,要不然60岁的人还在追寻梦想,多悲催啊。我呢,我已经61岁了,我还在写作,我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梦想了。或者说我的梦想已经变得非常非常日常。我原来总跟人说,我的写作是一种精神需要,但我现在想说,其实现在的写作只是我的一种生理要求,就像我要睡觉、我要吃饭、我要喝水、我要排泄一样。”

    邹先生调侃自己说人生最大的失败是没有成为歌剧演员、说现在的写作只是一种生理要求,这些听起来着实有些心酸和伤感。但我想这也许就是上天和人类开的一个小玩笑吧,你苦苦努力想要得到的无法得到,你不曾想过的事情最后却做的很好。当旁人都在羡慕某个人的成就与所得时,你并不知道那并不是他最初的梦想。一扇大门为你关上,也预示着另一扇大门在向你打开。邹先生其实和他自己的梦想很近,他爱歌剧,所以他是在用心用情在创作,他的作品才会生动、才会得到大家的喜爱。他能走到今天,和他最初的梦想遥不可分。  
   当晚,摘得“年度最佳演员”奖的宋佳在台上说:“我很庆幸我的梦想是不拐弯的。所以没有理由不坚持我的梦想!”我由衷的为她高兴——能做自己喜欢的工作,还能得到大家的肯定与支持,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
   想想我最初的梦想,其实我离我的梦想也很近了。

拐弯与不拐弯的梦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