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娃娃
娃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51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最熟悉的你是我最深的伤害

(2012-08-04 23:45:08)
标签:

情感

标题改编自某著名歌曲。

 

今天异常烦躁,可能是因为手机掉到了面条锅里的缘故。用纸巾狂擦、用吹风筒狂处理,忐忑的试验有没有坏掉的时候,老妈打来电话,什么都听不到,开了免提才发现听筒完全没声音。结果她打电话就想问问怎么从相机里把照片导到电脑上,电话解释了二十分钟,一步一步教,搞得乱七八糟一塌糊涂。只能一边开着电话,一边远程从头来过,再一步一步的操作给她看。期间掺杂着各种嘶吼,听得出来她很沮丧,一个劲儿的说自己很笨。

 

可我没办法控制自己想大吼的冲动。就一个复制粘贴的步骤,从过年教到现在,还是每次用的时候都不会要重新再问一遍。把每一步描述得尽量详细,还是会搞得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幸亏我没给人家当老师什么的。

 

听筒坏了,就Facetime。哭诉了大半天,详细描述了手机掉进面条锅的过程,我这厢一遍讲,那厢一边开着iPad一遍紧锣密鼓的敲鼠标似乎在处理什麽东西。我当场就暴躁了又,发飙了又,嘶吼了又。看得出来表情的瞬间变化,似乎是在说,看吧这人又这么无理取闹了,满脸的无奈和不耐。可偏偏嘶吼之后,做一副无辜者的样子,示意我继续说,如果我沉默,那就是长达几个世纪的静寂。

 

我觉得要不要这么一心二用呢,要不要这么让我看起来不在乎呢。如果真的很忙,说清楚就是了我有那么胡搅蛮缠非要怎样么。如果真的没什么要忙,为什么不能至少看起来很认真呢。

 

没有办法,我想,我真的没有办法。对陌生人的那一张和善的、客套的面具,在面对熟悉的、亲近的人的时候,无论如何也带不上。而且,对陌生人完全不存在心理预期,如果他好,那就可能会变成朋友;如果他不好,那也没关系,萍水相逢罢了,也没必要把自己恶劣的一面展现给人家徒增尴尬。可熟悉的亲近的人,我知道他们会包容会忍受,也会自己假设一个结局,如果没有按照这个剧本演下去,就会很失望、很崩溃、很失常。

 

刚好,播放器里Eason在唱“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可我不是有恃无恐就忘记一切的无谓派。我担心、害怕,不敢相信那些偏爱不会变化、不会因为长此以往的积累而慢慢消失。也许不会变化的只有血缘,因为那是作为事实而存在的客观联系,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行。而且我又笨,我总觉得没错是喜欢我的,等到真的不喜欢了,还惊讶到不行,再后知后觉的痛上好久。我没有不珍惜,可我不知道怎样才是正确的珍惜。这样又急又坏的脾气,难道在一开始的时候,都不会被发现么?

 

从前,很早之前,被语重心长的教育过,问为什么出了问题都要往自己身上揽在自己这儿找原因解释整个状况。现在,会对我温和的笑着却把话说得如此通透的人,实在太少了。许是旁观者清,许是的确睿智,不管怎么说总能有所察觉有所提点。现在的呢,有没有道理、是不是胡闹、任何情况,只要是开始发飙,换来的永远是沉默。彼此做得到的只有沉默这一件事,而且非常默契。我总觉得暴躁的时候说话太多,强迫自己安静下来等待,等来的往往是不要解释,不会主动,不想说话。然后口口声声说这样挺好的不需要改,然后放任内心里一点一点开始不喜欢。为什么、凭什么呢?

 

反倒是,一边听着我妈在电话里说我怎么这么笨呢,一边哭。

我不想这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