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文
一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84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大荒生活点滴

(2006-03-22 05:46:00)
 
                   北大荒生活点滴
      [住帐篷]  1964年冬我在农场的水利大队当见习技术员,当年的任务是开挖第四排水干渠的下游。因为下游在荒草甸子里,是草泡子,常温季不能进人,冬天上了冻才能进驻。在地势较高无水的地方搭建四五顶棉帐篷,每顶帐篷长十几米,宽六米左右。为了暖和,帐篷往地下坐了一米深,一半在地下,一半在地上。大队部的人员住半间,男女混住,但不在同一铺上。另半间是排水四队的办公室兼宿舍,其他几顶帐篷就是四队的工人住的。一共四个排水队在干渠沿线排开,当然都住帐篷。大队部的办公室是一个爬犁房子,就是在一个大爬犁上钉一木板房,长四五米,宽两米多,放七八张办公桌,中间还有一只炉子。
    水利队的工人都是自流来场的,称作盲流,山东人居多。给大队部做饭的就是一姓李的山东盲流,男性。有一次开晚饭了,吃的是玉米碴子饭,大家跑了一天工地都饿了,端起碗就吃,发现味道有点怪,仔细一辨,是煤油味。大队长把炊事员叫来一问,原来他做饭时不小心弄翻了煤油灯,煤油撒进饭锅里了。大家以为大队长会大发雷霆,炊事员也忐忑不安。不想他对大家说“凑付吃吧,倒了浪费。”又对炊事员说“下次注意点。”。这位宽容的大队长如今已86岁高龄了,还很健康,大概就是他的温和性格,使他长寿。
    那时我们的生活用水全靠干渠里的积水冻成的冰,刨回来再化开,经沉淀还很混浊。城市来的我晚上睡觉前一定要洗脸洗脚,男同胞们老是盯着我看,开始我以为他们别有用心,后来明白他们是心疼水,目光的潜台词是:“这点积水要用一冬呢,得省着点,你又不去刨冰,还这么大方用水!”
    那年春节也是在帐篷里过的,年夜饭还挺丰盛,有野鸡肉(是自己飞进一空帐篷里被抓住的),还有狍子肉,鲫鱼等,那时野生的鲫鱼只有七分钱一斤,便宜吧!过了春节我的男友忽然发起了高烧,逼近40度,一连几天不退烧。随队的医生吓坏了,担心得了死亡率很高的出血热,当时大雪封路,不能送他倒五十里外的总场部就医。大家在焦急中等待了几天,忽然有一天他说想吃冻梨,刚巧小卖部有。说也奇怪,吃了冻梨竟然慢慢退烧了,后来又搓了一次后背就痊愈了。大家大舒一口气。
    
     [炸死了人] 北大荒冬天的冻土层有两三米深,草甸子里有水和草护着也有近两米深,挖渠要像采石一样用炸药炸。有一天清晨忽然有人从工地急急地跑回来报信说炸死了人,我们正吃早饭,放下饭碗就跑去工地,一个姓宋的放炮工,一脸血肉模糊的躺在地上,已经死了。他为了排除哑炮,凑近去,不想哑炮又响了。我长这么大没见过死人,而且面目如此狰狞,一连几天吃不下饭,睡不实觉。正好还是过春节前,大队部买了一猪头放在我的铺旁,我老觉得那猪头就是那死去工人的头。
     死人的事刚过去,一天傍晚外面又喊着火了!大家心里又一惊,出去一看是四队的一个帐篷着火了,又没有水救,往里扬雪也不管用,只得眼睁睁看着它烧光,能做的就是防止火烧联营,各自爬到自己的帐篷上去扑灭飞来的火星。
   
     [丢了钱] 我们的出纳家里有事,然我暂时代替。发工资了,我和会计一起回总场部,到银行领了一旅行袋钱回来。发工资的中间我出去解了一次手,办公室内还有一人。等发完工资一核对,发现少了四百元,正好是两元票面的两沓。核对了几次也没找出这四百元钱,这在当时可不是小钱,于是报了案,因为驻地靠近六分场,其派出所的警员来查了几天也没查出来,只有怀疑对象,没有确切证据。此事不了了之,没人再提起了,我天真地以为事情过去了,大概会计想办法把账冲掉了。不想十年后,农场做决定让我赔150元,这可是我近三个月的工资啊,以当时的经济条件可是一大笔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