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夏朵
夏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3,587
  • 关注人气:1,2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在诊室外

(2019-06-12 14:21:40)
“唉,下午的门诊都快开始了。”候诊区里等了整整一个上午的人在自言自语。这个人五十岁上下,个子高挑,穿着枣红色长呢大衣,高跟鞋,头发是烫卷的,她挎着一只淡蓝色方包在过道上踱来踱去的时候,腰板挺得笔直,看起来像是在等着出席一个会议,而不是来看病的。她的话刚落下,门“啪嗒”打开了。
谢天谢地。里面的人看完了。请某某进诊室的广播响起来。被叫到的那个名字从候诊屏上跳到了“正在就诊”的格子里,候诊的人由四个变成了三个。
“好的,快了,胜利在望。”坐在凳子上的另一个人微笑着说。他的长相和说话的口音让人觉得似曾相识。
叫到的病人是孕妇,她刚挺着肚子走进诊室,护士就从休息的地方蹬蹬蹬跑出来,赶到诊室门口的时候,那道门还没有关上,还差两三厘米宽一条缝的样子,护士连忙用手抵住它。
她要进去,她一定有事情要跟医生谈。候诊区的几个人小声猜测。可是里面的人,估计是病人家属——跟大肚子进门的还有两个男人——“砰”一下就把门关死了。
护士扭动把手,门“呱嗒”响了一声。哦,还好,打开了。说“哦,还好”的是过道里站着的“枣红色长呢大衣”,从护士蹬蹬蹬跑过来的那一刻起,她一直在关注对方的一举一动。但是不行,门只推开一条缝,马上又被里面的人顶住了,他一定是被“呱嗒”的开门声惊动,然后快速返回来的。紧接着“砰”的一声,门又关得严严实实。
他不知道外面是你。“枣红色长呢大衣”说。她仿佛把里面那个家属的过失算到了自己头上,语气里充满了歉意。
护士没有说话,她屈起手指敲了敲门,然后扭动把手用力往里推,推了两下,门没有动。门被那个人紧紧顶着呢。她继续敲,就听到“啪嗒”一下,门从里面反锁上了。
是哪个病友这么不懂规矩?里面的人也许在这样想,这样想着,才“啪嗒”一下把门反锁上的。是的,在候诊区等了一个上午,最大的收获就是掌握了看病的流程,懂得了看病的规矩,那是医生,护士和排在前面的几十号病友教给他们的:你在看病的时候,你不能被打断,你拥有不被打扰的权利。
但是门又敲响了。这次敲得特别急。看来护士的确有事儿呢。候诊区的人摇着头说。门终于打开了。哦,原来是护士。这是里面的人——站着的家属,诊桌前的医生,坐在医生一侧回头看的病人——所有人脸上的表情。这下大伙儿都松了口气。松口气之余,还有点内疚。哎呀,原来……
护士倒没有表露出不满。她没有理由不满。人家把这道门防得死死的也完全是遵照她的吩咐,她在过道上来来去去的时候总在重复一句话:叫到名字再进去。 所以像那种干嘛反锁啊这样的话她一句都没有说,她是带着一丝微笑走进去的,在里面停了一分钟,出来时,她对候诊区的病人说:“大家注意啊,等会儿到了一点钟,屏幕上的信息会自动清除,马上一点了,所以等会儿上面就没有名字了,你们按现在这个顺序进去,记住了啊。”
“好的。”“枣红色长呢大衣”说。她领会得最快。随后点头的是先前说“胜利在望”的那个男的。对了,想起来了,他长得像布鲁诺·甘茨,就是在《柏林苍穹下》里面演天使的那个人。无论长相,身材,还是声音,他都特别像“天使”。 “天使”和“枣红色长呢大衣”对时间竟然到了“一点”这个可怕的事实交换了一下看法。这时,有一个人从他们旁边的座位上跳起来,只见他冲到诊室门口,对着把手“吱嘎吱嘎”一番乱扭,又开始砰砰砰敲门。不知道的人一定会以为他是刚从诊室出来的,走了两步发现就诊卡或者病历本忘在里面了。
“哎,你要干嘛,去给医生看报告吗?里面还没有结束。”“天使”叫住了这个行为莽撞的人。
“我要看病呀。”这个人喉咙里发出的声音让候诊区的几个人吃了一惊。他们听到一个温和的女孩子的声音。莫非是姑娘?他们睁大眼睛,把眼前这个人好好端详了一番,最后断定,不是,这是个小伙子。
小伙子个子不高,穿着一件军绿色短棉衣外套,牛仔裤,脚上是一双普通的黑白两色的球鞋,他的声音和打扮都让人想到一个人——刚出道时的王宝强。比起来,王宝强的语速更快,声音更尖利,而他的是柔和的,慢悠悠的,“我要进去看病”,他又补充了一句。
“你几号?你的名字在上面吗?”“天使”微笑着指着屏幕问他。
“在上面啊。”“王宝强”回答。真的,如果不是眼见为实,怎么也不会相信这是一个男生在说话。
“还没有轮到你,广播叫你的时候,你再进去。”大概是受了“王宝强”的声音的影响,“枣红色长呢大衣”的嗓音也一下子慈祥了不少。
“护士说一点钟屏幕会自动清零,那我是不是看不成了?”“王宝强”说着转过身来,他的一双手插在衣服口袋里,身子朝一边侧着,那模样就像站在村子里的一块空地上跟左邻右舍们在聊天。
“清除了也能看,不是说了吗,按这个顺序进去,医生总要看完病人才走的。”坐在“天使”边上的一个瘦瘦的男人突然开口了。一个上午他都闭着眼睛,不是低着头,就是把头靠在墙上,显然,是“王宝强”搞出的动静和棉花糖一样柔和的声音让他睁开了眼睛。
“我觉得我还是进去好一些,不然,等我检查完,医生肯定走了。”“王宝强”说着又摆出一副攻门的架势。
“哎,不要进去,你不要进去。”“天使”摇着手阻止他。
“你以为检查做起来很容易吗?小伙子不要这么急躁。这个医生后天还有门诊,你到时把报告单拿来给他看就行了,对了,后天挂号费还便宜,只要十六元。”“枣红色长呢大衣”说。
“为什么后天便宜?”“王宝强”走回来,他的双手又插回到衣兜里,侧着身子问“枣红色长呢大衣”。
“后天他不是专家门诊。”“枣红色长呢大衣”说。
“什么?后天他就不是专家了?”“王宝强”问。他一脸惊奇,看上去还有点生气。但是他的问题抛出来。大伙儿就沉默了。这个问题让大伙儿掂出了他的重量。他们相互看了看,心里便有底了,从眼神里他们断定每个人掂出的重量是相同的。
“后天他还是专家,专家的身份不会变,只不过后天是普通门诊。”那个瘦瘦的男人盯着“王宝强”说。一旦掂出了“王宝强”的重量,他讲解起来似乎更有耐心了。
“那为什么……”“王宝强”还在疑惑,对专家有一天开的不是专家门诊这件事,他有点绕不过弯来。
“天使”一直在微笑着打量“王宝强”,他可能觉得继续探讨专家的问题已经没有意义,就转换话题问“王宝强”:“你看什么病?”
“什么病?”“王宝强”瞥了“天使”一眼。显然,他没有做好坦率谈一谈病情的准备。“天使”的询问让他感觉到意外,在他脸上甚至能找到一种被冒犯了的不快。他低着头朝瘦男人的方向走了两步,才停下来指着诊室门口的牌子说,看什么病,来这里的人不都是看这个吗。
牌子上写着:肝胆外科。
“你什么不好?”“天使”问他。
“结石。”可能是怕大伙儿乱猜,“王宝强”飞快说出了这两个字。
“痛吗?”“枣红色长呢大衣”皱起眉头问。
“不痛。”“王宝强”摇着头说。
“那你做过检查吗?在你自己那个地方?”“天使”问“王宝强”。他一下子就看出“王宝强”是“那个地方”来的,尽管不确定“那个地方”是哪里,但他肯定“王宝强”不是“这个地方”的人。
“看过呀,就是结石,说要割掉,我可不想割。”“王宝强”说。
“那你应该带上你那边的检查报告,给医生看一下,你不想割的话,他说不定会给你配点药吃。可你什么都不带,空着手来了,你让医生怎么办,你只能老老实实先做检查。你怎么能不带报告呢。”
“天使”正说着,两三个陌生面孔从过道门口晃进来,挡在他和“王宝强”之间,有一个人对着诊室张头探脑了一番,然后问“枣红色长呢大衣”里面看病的人是不是某某主任,“枣红色长呢大衣”说不是,她告诉那个人下午的门诊还没有开始。
等那几个人走开,“天使”发现“王宝强”不见了,他问“枣红色长呢大衣”:“他进去了吗?”
“嗯,进去了。”“枣红色长呢大衣”说。她走过去把手里的袋子交给那个瘦瘦的男人。
“我去一趟洗手间。”她对那个瘦瘦的男人说。
“等一会儿不能去吗!”瘦男人气呼呼地一把抓过“枣红色长呢大衣”递给他的B超单袋子,脸上的表情冷冰冰的,作为一个病人,他的好脾气是有限的,它既然给了病友“王宝强”,就没有多余的可以给“枣红色长呢大衣”了。家人算什么,健康的人体会不到病人的苦楚,病友相伴才是最好的安慰。
“我去一下就回来,不会那么快轮到你的。”“枣红色长呢大衣”说着就往过道门口走去。
三三两两的陌生面孔从过道口涌进来,护士开始在过道上来回穿梭,一会儿抱着垫子,一会儿搬张凳子,为下午的门诊做准备工作,有人拦住她,问自己应该在哪个房间就诊,护士一边说我们还没有上班一边继续干自己的事情。
“天使”沉默着坐在凳子上,“王宝强”的缺席仿佛霓虹褪去,过道重新变成灰扑扑的样子,等待的时光实在是难熬,忽然,他在来来往往的人群的间隙里捕捉到了“王宝强”的身影,那个穿着军绿色棉外套的小伙子手里握着医生开的单子从诊室出来了,他的脸涨得通红,表情十分严肃,似乎在密闭的诊室里,他坚持过什么,又争取过什么,但是在门打开的一瞬间,他不再反抗,“天使”看到他的时候,他嘴里正好说了句,“好,反正都听你的”。
“天使”的眼睛瞬间就被点亮了,他呼一下从凳子上站起来,神色里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兴奋。
“喂,怎么样,要住院吗?”他远远问“王宝强”。
“王宝强”像是没有听见“天使”的话,闷着头往过道口走,走过一个诊室的距离,他突然回过头说:“你才住院呢。”
听到“王宝强”的话,“天使”一下子愣在诊室门口。为了缓解尴尬,他转过头想对“枣红色长呢大衣”说一句话,可“枣红色长呢大衣”已经陪着瘦男人进诊室了,他只好把目光转移到旁边一个不认识的、像一只刚刚从房顶降落到院子里的小鸟一样惊慌不定的病友的脸上,他说:“要割掉的话,肯定要住院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人生是一条河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人生是一条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