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忆
阿忆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71,575
  • 关注人气:6,4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无暇多看鹿城秋

(2006-09-15 14:14:48)
标签:

车行内蒙之四

分类: 随拍随写
  告别青城,重上呼包高速路,向着下一个目标——鹿城——继续西行。京城到青城是500公里,青城再到鹿城不足200公里,只有1个多小时的路程。所以一样是左手是黄河河套大平原,右手是千里一线的大青山,高速路从中间直插西域。快到鹿城时,从车窗里随手拍下这张照片,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大青山最高峰——东九峰山——反正一路上看来,这是最高峰,而且大青山之巅也恰在鹿城北部。
无暇多看鹿城秋
  此行鹿城,必须如约去为国家广电总局开办的一个交流会做授课发言,时间是下午1点半,不得有误。于是俺是风驰电掣,不做任何逗留,十口气就跑到了鹿城边上,但接下去就了犯难。还是那个老问题,高速路牌指示不明,见到第一个出口如果不出去,不知道下面还有没有其他出口,出去了又会后悔没有再接着跑跑,直跑到鹿城正北面的出口,那样会离城区近好多。相信每一个开车去陌生都市的人,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如果路政和高速公路公司制作路牌时能注意到他方行路人的这种心理就好了。
  为了避免再跑跑出不去,俺从第一出口就离开了呼包高速,盘下桥,转入包东高速,碰到一个老远就大叫着“这不是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吗”的友善警察叔叔,经他指点,刚才不出来,下一个出口可以直接到达俺的目的地,但现在这样出来了也行,沿着包东高速路一直走,就可以找到俺在电子地图上看到的鹿城建设路,然后走钢铁大街,直至目的地。
无暇多看鹿城秋
  但问题是,沿着警察叔叔指的路越走越可疑,尽管路边的牌子上的确写的是俺们要走的包东高速路,但狗呀鸡呀路边的人随时可以进入道路,左右皆不封闭,还时不时逆行飞驰过摩托和三轮摩托,完全没有一丁点儿高速路的意思。开出12公里,还是如此,没见到盼望中的建设路,俺开始怀疑自己,开始频频向比俺还糊涂的骑车人、打工仔、警察、黑摩托车打探,被这些糊涂人支得胡乱跑着,好在鹿城的路比北京还宽,很好走,两边的植被也很漂亮,只是俺失去了心情,越来越焦急,因为,俺从青城跑到鹿城,一共才用了1个小时零20分钟,但在俺在鹿城东部乱转却用去了1个半小时,离下午讲课的时间快到了……
  后来才知道,俺们一直在地图右下角这个小城里转,真要到鹿城,必须西北向,穿过那条长长的漂亮的林荫大街,那就是传说中的建设路,顶到左端点那个环岛时,接过去的就是传说中的钢铁大街,再向西走到尽头,就是俺讲课和居住的包头邮电大厦。
无暇多看鹿城秋
  鹿城的大街很容易让人产生怀疑,它是整个一条大街有一个总名称,比如“建设路”和“钢铁大街”,但您走着走着,会忽然抬眼看见街口上方挂的路牌是“民主路”或“科学路”,于是便会大喊“天呐俺们又走错了”!其实,您一点儿也没错,您走的还是这条大街,而街口上方的路牌指的不是你正在行走的街,而是横在你眼前的那条街。
无暇多看鹿城秋
  这种路牌悬挂方式极不好,路牌上又无指示箭头,所以非常不利于外人来访,应该及时废止,它不但没有指示清楚它该指示的道路,而且也是对本条道路的否定。
  俺不停地下车,焦急地探问鹿城人,终于在一家银行前碰到一位年轻人,给俺指明了最后的方向,他是惟一一位知道包头邮电大厦在什么地方的人。原来俺就在这银行门前的钢铁大街上来回跑着,只是因为一过红绿灯抬眼看路牌就变成了另一个名字,而且这些名字没有一个是钢铁大街,等俺快要跑出这条街的时候,又每每赫然发现街口上竖着钢铁大街的红牌子。
  赶紧赶紧,广电总局的小姑娘已经在大门前站了好久,匆匆安顿一下家人,紧急吃了两口特好吃的菜,收拾一下狼狈,就挎着笔记本电脑讲课去了。
  还好,听者一半来自电视台系统,一半来自电台系统,人数的一半是长官,据说这是听课人数最多的一讲,反应最热烈的一讲。总是听组织者这么说,俺一直十分怀疑这不过是个善意的恭维,即使是真的,也假装是假的吧,这样可以保持谦虚。
 
  洗了个澡,去吃晚饭,这是此次内蒙之行吃的两次蒙饭之一,很丰盛,特好吃,只是全是肉,俺不吃肉,又无任何蔬菜,只好喝酒。呵呵,蒙古白酒都是50度以上,所以很快就在蒙族姑娘嘹亮而又忧伤的歌声中醉了。
  为什么蒙族姑娘唱得那么好……简直让汉人嫉妒……简直是百灵……忧伤的百灵……可是俺家养过百灵,叫得没这姑娘唱得好听……哎……就是嫉妒……
  然后就回宾馆睡下,一夜无话。太太和她的大嫂要照顾两岁半的妞妞,不能那么晚了还在喧闹中吃饭,所以在宾馆楼下买点小吃吃了睡了。自有了小妞妞,每次出来,太太都无法尽兴,有时吃个饱饭都很难保证。想着想着,俺就暂时去了极乐世界,一下睡到天明。
 
  12年前来鹿城,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干净,大方,宽阔,人少,而且有一条大街的馅儿饼真好吃,现在想起来嘴里还在留油。可惜,转了转,找不到那地方了。老百姓做点小生意太不容易了,也许早被城官抄了,或者被有势力的人给拆迁了,或者被警察收容虐待死了。总之找不到了,如果找到,俺发誓,要再吃一次肉馅儿!
  上一次来这里,是早春,这一次是初秋,天气差不多,很舒服,但一大早就要去草原,十分匆忙,所以无暇看秋,只是出城的路上,随手拍下了这几张小景。
无暇多看鹿城秋
  这是钢铁大街北侧一快巨大的草坪,那是一座庞大的花雕,后面是一座正在兴建的现代建筑。看这蓝天白云,不是因为鹿城的大工业集团离城区特别远,天空才因此干净,这只是因为鹿城风向有利。
无暇多看鹿城秋
  这是路边的一个花池,盛开着在巴黎石楼窗口常常见到的鲜花,俺很喜欢,也很喜欢这条街道,人很少,雨刚过,如同在南欧,楼房也很有西洋情调。
无暇多看鹿城秋
  鹿城的骑车人比较规矩,遇到红灯,都愿耐心地站在纸警察身边等着。因为城市人少,照片右侧骑车带人是可以的,不算危险。
  不过,下面这张,女警察可不如上一张漂亮,脸蛋还黑了,呵呵。
无暇多看鹿城秋
  那这鹿城为什么人会这样少,其实一点不少,他们都在城市边缘的大工业集团上班,所以鹿城城区居然只有20万人口,简直是天堂般的人居环境,没有什么早高峰晚高峰。不过在大工业集团基地,早晨和晚上,一样有些车水马龙。
无暇多看鹿城秋  这就是俺拉近镜头,远远地拍摄到的传说中的大集团,在自鹿城向北跨越大青山的途中。而在出城公路收费处,俺拍下这张照片,这是鹿城的好煤——
无暇多看鹿城秋
  从车里看到另一条车道上的这个煤车,俺想说两句话。
  第一句,俺这些年逢人便说,对儿子说得更多,不要把它们看做煤,那根本不是煤,是矿工的性命、血、汗。小时候爹地跟俺这么说,俺认识不清,觉得矿工无非劳苦些,现在做电视节目才知道,什么血和汗,那干脆就是性命换来的城里人的温暖。
  第二句,是鹿城领袖说的,要让“羊煤土气”扬眉吐气,羊和煤如您看到,土指的是稀土工业基地,气指的是天然气,这是鹿城周边的四大自然资源。鹿城之所以叫“鹿城”,是因为古时候这里是“有鹿的地方”,蒙语是“包克图”,汉人听不清,从此叫它“包头”。现在鹿是没有了,那么祝愿它健康发展,继续保持内蒙最大的工业城的地位,但千万别在发展羊煤土气的同时,侵害了它的人民。
  记得2004冬天,东航云南分公司一架CRJ二零零小客机在这里坠毁,54人罹难,有传说是机上官僚一意孤行所致,结果害死了自己,也搭上了别人。
无暇多看鹿城秋
  但愿这个传说不是真,可真真的是,4个月之后,东航只愿意每人赔21万人民币,令空难家属无法接受。
无暇多看鹿城秋
  一条人命,怎么可能才21万元呢,何况是惨死!
无暇多看鹿城秋
  这让生者怎能忘却这样恐怖的一幕?
无暇多看鹿城秋
 
  从草原回到鹿城,住了1夜之后,俺从钢铁大街少年宫路口直接北上,想走最近的路进入呼包高速路,路过政府大院,见一大群黎民百姓站在大门口,太太想,是不是老百姓有冤,正在向政府请愿。因为车开得快,俺没有停留,当俺们沿着宽阔无人的大街北去,就要靠近高速路入口时,忽见立交桥下挤满了,警察在离他们1公里左右的地方拦住俺们,俺赫然发现车前立着这样一个告示——
无暇多看鹿城秋
  警察希望俺们绕行,走俺们来时走过的那条遥远的所谓高速路,然后跑它20公里再上呼包高速路。俺问警察,老百姓被欠了血汗钱,你们怎么能不管呢!警察无语,远处一名警察客气地说:“俺们只是交通警。”俺说俺有央视的车证,能不能过去问问有什么冤。警察说,他们很激动,你去了可能就出不来了,你看你还带着孩子,还是赶快掉回去上路吧,路很远……愤愤地掉头,哪里都有混蛋畜生,自己大把大把花钱,老百姓每人只需一点点钱,却总也等不到,却不知包头政府此刻在哪里。
  俺们想着心事,气愤着,开了好远好远,终于见到了高速路的进口,却突然听见前面一声闷响,一个蹬三轮车的老乡被俺前面的红桑2000撞到,司机立刻跑下车,去看人撞得怎么样了,十分关心后悔焦急的样子。
无暇多看鹿城秋
  周围的人迅速跑过来,听那司机讲,有事么,有事饿请你看饼……哎,想一想,那些大财主和官僚,有时候还不如一个司机懂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鹿城是一个可爱、美丽、宁静的城市,人民温善,风平浪静,馅儿饼好吃,但这次的最后一别,多少有丝遗憾。但愿下次再来,这里的上下社会,变得更加亲善。
  这个地方,有好几个好玩的去处。
  比如鹿城南去,跨过黄河大桥,跑30公里,进伊克昭盟,穿过树木召瓦窑村,再沿罕台川向西南跑5公里,进入库布其沙漠东北,去看响沙弯。12年前俺曾带韩国朋友去,路上有时没有明显标志,俺便开着破拉达车,跑丢了两次,还企图抄近道陷在沙子里1次,呵呵,好在拉达轻,3个大汉就可以把它抬出来。这地方有座1150米高的大骆驼沙,它就是永远响沙弯。响沙在沙坡朝阳一侧,颇陡峭,踏背依沙背,形似月牙,对面是干枯的巨大谷地,谷地这边是大漠,只有小甲虫顽强地生活,河谷那边竟是草原。俺还想,这小虫为什么不穿越河谷,去那边的乐土生活呢,没想通。这大概就像俺自己,明知道北大没什么油水,资产部连暂租房都不愿意给咱,但俺还是习惯了在那里生活,而且北大毕竟不是大漠。
  总之,这响沙湾,从上面坐在沙子上向下奋力地滑,屁股底下便发出巨大的飞机发动机的轰鸣,所以叫“响沙”。沙子早晨简直冻脚,中午又烫得不成,最重要的是,这里的夜晚群星闪耀,有大都市无法看见的天象。
  从伊克昭盟继续前行,奔向鄂尔多斯高原南侧,去甘德尔的敖包山,看成吉思汗陵。陵的主体是3座彼此相连的蒙古包大殿,城楼式门庭,红门白墙,金黄琉璃宝顶,基本上可以说是辉煌夺目,整个建筑像一只搏击长空的鹰。但是俺告诉您,大汗的尸体一定不在这陵,全当去看一看罢了。
  还有一个地方值得去,是郦道元《水经注》里的“石门水”,也就是昆都仑河,那里有个美丽的水库,昆都仑河从乌拉山和大青山相接的峪口喷涌而出,在这里被驯服,经昆都仑区泻入黄河。
  这一次,没能细看鹿城之秋,没能再去造访四周这些旧地,但俺带着3位家人去了她们从未见过的草原——稀拉穆仁大草原——这就是俺即将要写的《车行内蒙之五》。但这些天事忙,有丢字多字错字无暇查看更改,以后再说,抱歉啦诸位看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