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桦林
白桦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255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原创) 热                                               (上)

(2007-01-30 23:11:52)
标签:

原创小说

                     
 
                         作者: 叶城
 
  林娜笑嘻嘻地打开门。一股暖流从屋里涌出来,包围住我。
  我站在门厅里,不由得轻轻地“咦”了一声。外出学习,才几个月没有过来,林娜把房间布置得象个燃烧的酒吧间。橘红色的落地窗帘占领一堵墙,深红色的沙发套,配上茶几上的一束猩红的玫瑰花,醒目、耀眼,似乎点头在召唤我。置身在红色的海洋里,让我觉得有点头晕目眩。
  “怎么样?”林娜一边替我摘取围巾,脱下大衣,一派得意扬扬地问。
  “哦,哦!”我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半天说不出话。
  “好,你先坐坐。我新买了几张牒,都是你喜欢的西洋音乐。”说着她打开CD机,屋里飘荡着舒曼的音乐。
  林娜笑盈盈地看着我。一会儿她说:“我还得准备一下,马上我们就开饭。”说完她就向厨房走去,钻进厨房门的一刻,她飞快地转过头朝我顽皮地挤了一下右眼。
  不知为什么?我的脸上微微一热。她的眼神让我觉得诡秘,还带有挑衅的意味。
  春上,远在几千里之外的老同学林刚,忽然打电话向我求援,在我所待的这座城市,他的小妹,可能遇上大麻烦。在这里,除了我之外,没有可以拜托的人了。
  我接到信息,按他的指示,找到这里。
  我一连敲了几次门,没有什么动静。我耐住性子,又用劲敲了几下,门仍然没有打开。隐隐听见门背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我感到门的里面有一只眼睛盯住“猫眼”在观察。每个人都不喜欢被人观察,就连动物园里的动物,无奈地被无数眼睛观察、欣赏,气得焦虑、不安,生气地来回走动抗议这种不公正的待遇。
  门开了。
  林娜探出半张脸,慢慢把门拉开条缝,放我进屋。
  我惊呆了。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个年青姑娘的住处。
  屋子里狼籍一片,几乎迈不开脚,地板上、茶几上、沙发上、柜子上散乱地扔着各种各样的杂物,衣服、手提包、抹布、盒子、纸片,皮鞋一只倒在地板,一只坐在沙发上,我立在门口,一动不能动。
  林娜披着长长的头发,遮住一张漂亮的脸蛋,白皙、疲倦、憔悴、眼圈发黑。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走到沙发边,扒出一个空,让我坐。我勉强地坐下。
  她仔细地打量我,懒懒地说:“你是,我哥的朋友?”
  我点点头,说:“是的。”
  “我们可以聊聊。但是,不许说教。”林娜肯定地说。
  林娜的眼神直盯盯地钉住我。我没有退却,我知道一旦退却,我就必须从这里退出,而且,永远别想回来了。
  我看定她的眼睛,她的眼神退却了。等了一会儿,我缓缓地说:“我是个自然主义者。我以为一切事物,顺其自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然。在自己的自然中,只有自己才能把握,别人看见的一般来说是个假象,就象在雾里看花。当然,在生活中,有不少人总是对别人的生活指手画脚,说长议短,还自以为是。其实很可笑,还很可怜。”
  我的开场白使林娜的眼睛一亮。她连连点头,并用手把头发拢了拢说:“田大哥,你说的对。难怪我哥在电话,反复向我推荐你,说你读书多,知识渊博。还说你为人正直,反正是好话一大堆。”
  我笑着说:“你哥,我们是老同学。他的话自然夸大其辞了。”
  我们小心地聊起来,话题很杂、无章:电影、音乐、文学,甚至哲学,人、生活,渐渐地聊到现实中的事物。到我离开的时候,林娜坚持要把我送到马路边。公共汽车站离她住处不远。她的情绪转暖,甚至有点活跃。她说想让我同她一起走走,我们走在春天的树阴下,呼吸着新鲜空气,心情畅快。突然,她高兴地呼喊:“啊,我的一个灰色的春天过去了。”
她拦住一辆“的士”,让我上车。她关闭车门的一瞬,递进一张20元的钞票。我一怔,钞票轻轻飘落在我身上。她笑着把门一按,摆摆手,搞得我颇有点狼狈不堪。
  我的手机忙起来。林娜频频约我。我只要有空,不上课,就赴她的约。我有种使命感:受人之托,替人办事,把事办好。
  我们一起逛马路、上公园、坐茶馆,泡咖啡馆,有时在一起简单吃顿饭。不知不觉,夏天来了。林娜的情绪像天气一样,越烧越热。我们聊天的面涉及越来越深。一天我们坐在蓝天咖啡馆。悠扬的音乐响在耳畔,她注视着浓浓的咖啡,陷入沉思。我没有打扰她,默默地坐在那里。忽然,她抬头,眼睛里流露出激动的神情。她说:“我给你讲个秘密:我的故事。我上高中二年级时,我们班换了个历史老师,第一天上课,他站讲台上,来回走动,无拘无束
  潇洒自如。他根本不翻一下课本,侃侃而讲,洋洋洒洒,条理清晰,娓娓动听,把我们全班都迷住了。我没有听课,仔细地观察他。他四十多岁,不休边幅,穿戴大方,既不时髦,也不落伍,整个人显得自然、得体。日子一长,我们知道他是个平反“右派”大学没毕业就下放劳动,能写会画,酷爱读书。同学们都喜欢和他说话。上他的课,连调皮捣蛋的学生都睁大眼睛听他讲课。他笑眯眯的回答我们提出的任何问题。我们私下商议,专找一些古怪疑难的问题,想难为住他,他一听知道。不过,他依然笑着缓缓地,一点一点解开疑难。让我们输的口服心服。渐渐,我爱上了他。他一走进教室。我的脸就烧得绯红,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栗,不能自己,听课更是心猿意马。
  有一天,我鼓励自己,给他写了一封热得烫人的求爱信,表达了一个少女的全部热爱。三天后,是他的课。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不时偷偷的瞄他几眼。他没有流露出一丝的变化,依然如故的讲课。下课前他很随意地停在我的课桌边说:“下课,请你到办公室来一下。”我红着脸,点点头。
  在办公楼前,他站住等我跟上。他转过身时,一脸严肃。我有点害怕,眼睛不敢看他,我的心上下蹦跳,血脉沸腾,不过,我想过,不管他说什么?我都勇敢地表达我的爱。他严肃地看着我,一会儿,用低沉有力的声音说:“林娜同学,我感谢你的勇气。可是,你表达感情的方式不对。你还年青,不能完全理解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你错误地被一时冲动、一时热情所主宰,你是迷茫的。我相信,等你在成熟一点,你会明白各种不同的情绪和热情,正确地表达出你各种不同的爱。那时,你就不会盲目的表达了。”
  我猛地一抬头,看定他说:“不,我这是真正的爱,我就是爱你。”
  我大胆的回答,我想他可能要发火。可是,万万没有料到,他静静地站在那里,仍然用低沉有力的声音说:“林娜,不要乱说。你的感情是纯洁的,可是处理不好,会闹出许多乱子,烧坏你自己,也会烧着别人。对你来说,我完全可以做你的长辈,我们可以保持一种友谊关系。这样或许更好一点。”说完,他转身就走,走了两步他又回过头说:“林娜同学,你要冷静些,好好处理自己的感情。刻苦学习,争取考上大学。你会在一个新的、广阔的世界里,找到你的真正属于你的爱的。”说着他用右手握成一个拳,在胸前有力地举了举,用眼神深深地看着我。
  说实话,我觉得他的眼睛里有点忧伤的情愫。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从心里更爱他了。直到毕业,我考上大学。我们没有同任何人谈起这件事,这成了我俩永远的秘密,一个心底的秘密。
  “田大哥,你说这样的人值得爱吗?我喜欢成熟的人,他们稳重、沉着,遇事不慌。不象年青人毛手毛脚、自以为是,其实什么也不懂。”林娜看着我说。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算是肯定她的观点。不过,不知怎么回答她。
  林娜沉默一会儿说:“直到现在,我还在想他。我大学毕业回县里转关系,去找过他。他已经走了。到南方的一个什么城市去生活了。我问过不少人,没有人能说清楚。我想他是把自己藏起来,永远地藏在茫茫的人海中。我后悔!我站在学校门口流出了悔恨的眼泪。”说完,她用纸巾擦了擦眼睛。
  夏天来了。林娜的情绪也暖和起来。她从阴影中走出来,不过,她说:我不喜欢夏天。我也不喜欢这个夏天,天气一天热似一天,我们的生活也一天比一天乱。同事们开始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我。每当我走过去,背后就有窃窃私语,更有女同事窜到我们办公室,一见到我嘻嘻一笑,匆匆离去。各种流言,不翼而飞。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