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耐
阿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79,523
  • 关注人气:3,7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14-07-16 18:00:22)
分类: 小说们

宁宥不由得微笑,放下电话后依然微笑。只是后来感觉浑身不对劲,扭头见儿子怪模怪样地看着她。“怎么了?”

“你笑得怪怪的,害得我都不敢问你。”

宁宥脸一热,忙道:“我弟的问题解决了。我再怎么口口声声说一刀两断,心里还是关心的。很高兴。”

“噢。”郝聿怀将信将疑,疑者更多。“总之怪怪的。班长叔叔只说我说得好说得对,但他没说怎么安排小地瓜啊。”

“小地瓜的安排现在还没法确定最终方案,因为我们还需要时间来验证那些重要变量:比如小地瓜等过段时间不害怕了,会不会非常想回到妈妈身边;比如陈昕儿的病能稳定还是反复发作;比如陈昕儿的妈妈年纪大了,身体还吃不吃得消;还有班长叔叔也要反省他和他的家庭能否接受小地瓜。这些都需要我们慢慢观察,修改方案,以确保对小地瓜的成长最有利。目前所有变量都悬在空中,还急不得。班长叔叔当前能做的是照顾好小地瓜,同时努力提升自己,保证以后随时及任何状况下都能保护小地瓜。我们只需要相信班长,他基本上能说到做到,他如果暂时还无法确定,就不会信口开河,就像刚才对你说小地瓜那件事。”

“妈妈,到底是你编的,还是班长叔叔真这么想?他一句话才几个字,你怎么说出这么多。虽然我觉得你说得蛮有道理,可……真是班长叔叔的意思吗?”

“就像你用菜瓜形容一种需要好几句话描述的人。大人们自然也有心照不宣的词句。像我弟那事,班长只说过他有数,这会儿我都不去想了,他却办到了。就是这么一回事。”

郝聿怀暂时入定,转着眼珠子思考,思考完了就跳起身欲走,被宁宥拉住。

“礼拜六跟我一起接爷爷奶奶去看养老院,好不好?”

“不高兴。”

“原谅他们吧,人总有心急犯错的时候,总体而言,爷爷奶奶还是很通情达理的好老人。而且他们现在需要帮助,需要亲情。”

郝聿怀犹豫了一下,人在房间中央雕塑一样静止了会儿,还是摇头,“不高兴,没法面对。”

“好吧,不勉强你。你别动啊。”

“还有什么事啊,你不能得恋儿症,我要有自由时间。”

“那好吧,最后一个问题。开学很快会面对班长选举,如果老师硬是不给你提名,你有没有思想准备?”

“我先努力争取,要真不给我提名我也没办法,老师有偏见是老师的错,可她是老师,我只能忍着。”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错误?”

郝聿怀激动地道:“我……他要坐牢,我有什么办法。”

宁宥耐心温柔地再问:“他当然是主因,但真的没有其他?”

郝聿怀想了想,还是激动地道:“有,就算我单元考试考砸几次,可期末我还是第一,又怎么样。可原因还是他。”

“都没错。老师如果公平,应该看到你只是一时消沉,一时小错,最终回归。可是你要记住,你的成长不能指望别人的公平,你能努力的唯有改进自己身上的缺陷。挑别人的刺、记别人的错,只能图一时之快,对你的上进而言都是徒劳。他,后来就错在总迁怒别人,从不反省自己。”

郝聿怀本来有些不耐烦,做一个跑步姿势,脸冲着书房,背对着妈妈。直到妈妈说到“他”,他一愣,立刻惊醒,单腿180°转身,面对妈妈蹲实了马步,却见妈妈拿起手机查看刚到的短信。

宁宥不喜欢在教育儿子的时候被短信打断,可是一看内容就喷笑了,“田景野骗我晚上应酬,明明在约会。我去活捉他。”是简宏成来信。

郝聿怀好奇,一步窜到妈妈身边降落,砸得沙发乱晃,他看清手机上的内容,笑道:“没照片,没事实。”

宁宥立刻将这六个字发过去。

郝聿怀满意地看着已经发送的提示,脸不对着妈妈,轻描淡写地道:“我想想礼拜六也没要紧事,还是陪你去呗。”

“哎呀,太好了。”宁宥作势拥抱,郝聿怀噌地逃远了。

看着儿子闪入书房的背影,宁宥微笑着想,那段艰苦的日子终于过去了,以后是否苦尽甘来她难以预测,但她知道她和儿子都变得更好,这才是最重要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79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79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