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耐
阿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78,507
  • 关注人气:3,7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79

(2014-07-15 22:58:06)
分类: 小说们

宁宥想了一路。回到小区,刚出电梯,就在“嘿”一声巨喝下被挡住去路。宁宥吓得全身僵硬,但不用抬眼看就知道是儿子,她站在电梯口上气不接下气地道:“你老娘……你老娘……让你吓死了。”

郝聿怀嘻嘻笑着将妈妈拉出电梯,让可怜的电梯门终于可以关上。“我就是想查看你开心不开心。你还是不开心,出来时候低着头皱着眉。”

“你老娘会被你吓傻好不好。你看上去显然挺开心。”母子俩进门,宁宥小心地将门反锁。忍不住看看门上方的猫眼。

郝聿怀追在宁宥后面解释道:“我对他已经过度失望,反正也不会拿他当回事了。但我今天打败比我高一个年龄组的学员,连着打败三个,后来没力气了才让别人打败。而且那三个都不是菜瓜……”

“菜瓜是什么意思?”

“就是本事很菜的人。”

“你没当面说人菜瓜吧?”

“当然不会,我用本事打败他们,不用语言羞辱他们。”

“好赞。我看到你这个暑假一直自觉做力量训练和跑步,有时候让你去超市买一瓶5升的油,你都会在无人处平举着走一会儿。显然锻炼出效果了。但你爸不同……”

“他!”

宁宥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噢,好,他。他不同。他也同样想证明自己,但他不是跟你一样去努力去提升,而是试图走捷径耍小聪明不劳而获。可天下几乎没有免费午餐啊,公司办不下去了。我刚才出电梯时候就在想他这个问题。他在公司投资四十万,其中有一部分是用我们家理财的名义问爷爷奶奶借来,时间借久了,总有一天会在家庭聚会上被爷爷奶奶无意捅破;另一部分不知他用什么名义借来,有借有还,期限一到人家要问他还钱。他就这么急了。可他急了依然只想走捷径,才会犯法。”

宁宥说着摇头,万分不认同。郝聿怀听了觉得有些复杂,想了会儿,问:“你问他,他说的吗?”

“我没法见他。我是向人了解企业运作后,再根据每一件事发生的时间理顺时间轴,就这么豁然开朗了。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郝聿怀又想了会儿,道:“看起来是这样子的。”

“啐,老三老四。”

“老三老四是好事情,说明我讲道理。他还经常跟我讲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呢,自己什么都干了,还不承认。”

宁宥心里补充了一条:还迁怒。理顺郝青林的行为动机之后,宁宥心里立刻明镜儿似的,明白郝青林为什么对她恨之入骨,即使进了监狱还不忘一再恶心她。郝青林才不会正确认识到公司失利是他能力不行努力不够,他只会埋怨是宁宥高高在上的压力逼得他疾病乱投医选错项目,而后又必然是宁宥的精细与苛刻逼得他不敢回家拿钱,只能走上歪路。总之千错万错都是宁宥逼的,自然他恨死了宁宥。

“妈妈,你还没问我怎么打败三个初三生呢。”这个打败了三个初三生的男孩子此刻却缠脚猫一样地缠在妈妈身边求表扬。

“你也没表扬我看到你所有的努力。”

郝聿怀想了想,争辩道:“可是我是又上一个台阶,有显著进步。你是一直这样。我显然更值得表扬。”

“呀,对啊,当然你的更值得表扬。但教练怎么能让高年级同学跟你车轮大战呢,都不让你休息……”

“是啊,是啊。可就这样我还赢了三个人。”于是郝聿怀得意洋洋地讲述起来。

宁宥嘴上嗯嗯啊啊,心里想,原本打算等郝青林判后去探监一下,怎么说都好合好散,场面话得交代清楚。这下了解其行为动机后,她是说什么都不去撞枪口了。见面能怎么样呢,无非是挨破罐子破摔的郝青林一顿毒气发泄,她何必当那傻瓜。

想清楚这事儿,宁宥一身轻松。与儿子絮絮叨叨互相交底今天一天做的事,两个人你说我最牛,我夸你最棒,非常快乐。

 

简宏成带前助理走进硕大的包厢,便见一个青年迎上来自我介绍是赵唯中。于是简宏成一看赵唯中刚才起身前身边坐着的中年妇女,恍然大悟,热情洋溢地道:“如果没猜错,赵董亲自过来?”说着便走过去伸出双手相握,“幸会,赵董,我有来家乡发展的打算后,一直想拜会赵董。”

赵雅娟也是早已起身过来,当然她自重身份,脚步没赵唯中迈得大,可握手则是必须伸出热情的双手,与简宏成的同等规格。她笑道:“这么年轻,真是后生可畏。唯中下班前把你的背景资料交给我看,我一看,这会面我得来。不好意思,简总,搞突然袭击。”

简宏成笑道:“我对赵董已经非常熟悉。前阵子为了宁恕搞我全家人的脑子,那时候我还以为赵董是宁恕靠山,非常头痛。”

赵雅娟大惊,脑子一转,道:“噢,你该不会是宁恕口口声声说的世代仇家?”

“什么世代仇家。”简宏成一边笑着,一边让赵雅娟坐上位,亲自替赵雅娟拉椅子。随即他坐在赵雅娟右手,继续道:“冤家宜解不宜结,上一辈的人做的事,与当时都还很小的我们无关,我和宁恕姐姐的统一意见是和解为上。但宁恕不肯,非要揪着我家打,顺带连劝架的他姐一起打。说起来,本来我是想今晚与赵兄见面后,拜托赵兄引见,我要当面向赵董致谢。这下好了,等下酒上来,我要敬赵董三杯,感谢赵董帮我一个大忙。”

赵雅娟听了笑道:“客气了。小宁是个人才,我至今还在可惜,真是可惜一只好脑袋,我非常心疼。你这酒我谢绝,我心疼宁恕,可惜,不舍得,我不能幸灾乐祸。我是多想重用他。”

简宏成当然知道赵雅娟这态度是拿给手下看,拿给未来合作方他简宏成看,以示其有情有义,心说真是老狐狸。但简宏成依然貌似无毒无公害地笑道:“那等过阵子我跟宁恕他姐结婚,我们一起来敬,她一定很高兴赵董依然赏识她弟弟。”

赵雅娟惊得话都说不出来。

简宏成依然笑容可掬:“我和他姐一直力持和解,唯宁恕不依不饶,倒是促成了我和他姐。宁恕进去后,我和他姐都清静安全不少,我是真心感谢赵董。不过刚刚赵董的谢绝敬酒让我意识到我嘴上和解,心里到底是年轻心性,气度不够。非常汗颜。以后宁恕的事,我还是就事论事、实事求是地处理。”说到这儿,简宏成收起笑容,端起一脸严肃。

赵雅娟反而微笑了,道:“问个八卦,宁恕长相英俊,他姐姐一定是非常美丽?”

简宏成又转为眉开眼笑:“岂止美丽,而且智商极高,大国企的总工,宁恕要不是报仇心切,肯放下身段靠着他姐做几笔,过得未必比现在差。他姐是我这一生的归宿。”

赵雅娟故作惊讶,“哎呀,我以为简总已经能力过人了,你们再这么双剑合璧,别人还有路走?”

“哈哈,双贱啦,贱人的贱,宁恕一向这么看我们。我又不严肃了,言归正传吧。赵董,得知隔壁公司司法重整,我意识到这是机会,我致电了宁恕前公司董事局里的朋友,试图借助他们成熟的经营管理团队和招商渠道,与未来取得隔壁公司股份的同仁合作经营。我看赵兄给我的意向书里也有类似想法,不知道赵董对我的提议有没有兴趣。”

赵雅娟道:“好想法。简总可不可以尽快安排一次见面,我们三方先谈个轮廓。”

简宏成道:“好,就这个周末两天,我朋友会带队来一趟。郑伟岗郑总也有意向,还有萧总也有意向。我朋友的意思是都见一下。”

赵雅娟一惊,但随即微笑道:“看来人同此心。来,简总是客,你点菜。”

 

饭后告辞,简宏成一个电话打给宁宥,“刚才与赵雅娟吃饭,不方便接你电话……”

“没要紧事。我已经给你邮箱发了一份清单,你照清单购买小地瓜的寄宿用品。还有你送他上学要做的事,你最好亲历其为,一一照做,甚至做得更周到。小地瓜的去留,我的建议是你先维持现状,回头做好了,安稳了,再找陈昕儿妈妈谈话。啊,灰灰要发言……”

郝聿怀插嘴:“班长叔叔,你别放弃小地瓜。这么小的人,太可怜了,他现在没有一点儿自卫能力。”

简宏成道:“灰灰你说得对,非常对。”

郝聿怀放心地跳开一边。

简宏成才对宁宥道:“跟赵雅娟谈了一下,我不伤和气地给她一个态度:我和你对宁恕不会坐视不管。以后无论是她跟我合作,还是其他两位大佬跟我合作,赵雅娟都得忌惮我的态度。她不会再乱插手干预宁恕的案子。”

宁宥惊讶,“你何必。”

简宏成道:“他是你半个儿子。”

宁宥沉吟,“我还是不打算给宁恕请律师。我以后还是这个态度:一刀两断,只管收留。”

简宏成道:“我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给宁恕一个公正的审判。其他么,我们不需要宁恕知情,更不要宁恕感恩。”

宁宥低头,“听你的。”

简宏成的脸即刻无声地笑成了一朵花。“听你的”,这岂止是三个字,背后的意思多了去了。要不是明知宁宥开着免提,旁边有郝聿怀旁听,简宏成此刻有滔滔不绝的话要跟宁宥说。可此时,他只能短短一句,“交给我好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78
后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78
    后一篇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