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耐
阿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79,523
  • 关注人气:3,7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78

(2014-07-14 22:26:41)
分类: 小说们

“什么指导思想?”

“没好意思说。”

田景野拿眼睛将简宏成嗖嗖嗖地刷了一遍,道:“新城实验小学也有寄宿生班,我原先为宝宝考虑过那家,校长也是一中出身,谈得非常投机。教育质量不错,不过不是贵族小学,英语教习一般。”

“新城……离陈家很远啊。就那儿。”

田景野道:“你们自己去看。我去替你跑关系。”但田景野走出一步又回头,“过来人给你一个忠告,家务事多请示老婆,提前请示,宁可错请示,不可放过,方才不会鸡犬不宁。”说完才笑眯眯走了。

田景野才刚上车点火,只听身边车窗敲响,扭头一看,便降下车窗笑道:“不服来辩?”

简宏成道:“这世上也有一种人,叫做先知。即使未婚,我也知道有一种态度叫‘脏活我来’。”

田景野一脸鄙夷,“这是基本款男人必备态度,好不好?”说完,得意离去。扔下噎死的简宏成。

简宏成回到车上,状若无事地道:“田叔叔领错地方了,我们去新城实验小学。新旧的新,城市的城。”

司机立刻重新设定GPS。后面,简宏成拿出写字板竖到小地瓜面前,“来,再默写一遍爸爸的手机号码。”

小地瓜拿出笔认认真真地画数字,画完,得意地大叫,“写好啊。”

简宏成皱眉道:“再想想?”

小地瓜看看简宏成脸色,乖乖地又写一行数字,但显然比第一次的多了一个数字。简宏成看了还是皱眉,“再写一遍。”

小地瓜恼火,将笔一扔,扭过头去不理。

简宏成严肃地道:“记住爸爸的电话,以后小地瓜有危险就可以立刻打电话给爸爸。不用只知道哭只知道等田叔叔去救。”

“不要,我要跟着爸爸。”

“不行,你一读书就只能呆学校里,爸爸没法进学校陪你。你要学会害怕的时候给爸爸打电话。”

“那我不要上学,不要上学,不要上学。”

简宏成郁闷,怎么没法讲道理?他想到宁宥提示他不要总抱着这么大的孩子,于是举一反三,严肃地道:“学必须上,爸爸的手机号码必须背出,害怕必须打爸爸的手机。”说完便不理小地瓜的哭闹,径直打开手机查电邮。

小地瓜哭闹了一阵子无果,偷看了一下简宏成的脸色,只好又拿起笔默写。写满画板,举给简宏成看。简宏成终于找到一条写对的,便擦掉其他的,留下这条,让小地瓜对着抄写。小地瓜这下学乖了,听话地抄写。

简宏成不顾车子已经停下,忽略不远处的校门,将小地瓜抄写的内容擦掉,又一次严厉地让小地瓜默写。小地瓜含泪正确默写。简宏成看着心说,果然是宁宥的办法正确。

 

临下班时,简宏成在简明集团的办公室里迎来田景野。他才接手简明集团没几天,冷眼见田景野已经直进直出,他有些哭笑不得,不知田景野究竟使的是哪一招。

田景野进门,往桌底下一看没小地瓜,才将厚厚一包资料掼简宏成桌上,“来,清点一下,东城实验小学的入学通知,小地瓜的各种身份证明,都在里面,你给我出张收条,省得以后陈昕儿找我。”

简宏成欢跳起来,“哎呀,还有什么能难倒你?”

“有,刚出狱时候的第一笔投资,第一份信任。”

“别总挂嘴边。”简宏成忙不迭地打开资料包,将各种资料翻阅一遍,笑道:“幸好陈昕儿自顾不暇,没时间整理这些资料,都在。”

“OK,你那些破事到此为止,再拿陈家的事烦我,分分钟翻脸。走了,晚上有应酬,你要有空一起来。”

“嗳,你等等。”简宏成翻出一份报告,递给田景野,“赵雅娟的儿子赵唯中寻求跟我见面商谈我家老厂旧址的利用。”

田景野一惊回头,“这么巧?”

简宏成将报告翻到第二页,一张打印的地图,“你看,这一片我家老厂旧址,旁边那片原本是一家吹得挺响的太阳能企业的市区办公楼,也是一幢有二十年楼龄的五层楼,前不久由政府牵头司法重整。所有有意向接盘的企业另一只眼睛都盯着我家老厂旧址,政府重整意图明确后,一下子三家企业先后来谈。有赵家,也有郑伟岗下面的企业。”

田景野凑过脑袋来看,看半天道:“我除了对数字有兴趣,对这种东西全没头脑。你想干什么?趁机救宁恕?”

简宏成道:“我一向是做一笔生意,交一个朋友。即使生意做不成,也能搭上关系,最终能就宁恕问题说上几句话。问题是我不想要这个救宁恕的机会。这疯子要是没关两年就出来,我和宁宥又得遭殃。可宁宥在她弟弟问题上,跟我在小地瓜问题上一样混乱。”

田景野一想,也是,“不告诉她嘛,你自己把握分寸。”

简宏成道:“怎么可能,我看见宁宥这么轻骨头,怎么管得住嘴。”

田景野噗嗤一笑,“那……哈哈,帮不了你。”

“要不你帮我透露一下消息给宁宥,显得我不那么蠢?”

“不帮!”田景野斩钉截铁地大笑出门。

简宏成自己也大笑,等田景野一走就致电宁宥,“周末有没有兴趣回老家度个假?”

“没空啊,灰灰要准备上学,灰灰爷爷奶奶的养老院要去实地勘察一下。”

“赵唯中,就是宁恕案子那个赵雅娟的儿子,约我谈一个大合作。我刚回复他今晚见。”

“宁恕前两天通过他一个当庭释放的狱友捎话给我,提出种种条件换取我给他请律师,我理都不理他。”

简宏成一愣,宁宥的态度出乎他想象,“好。我本来还想跟你商量小地瓜的问题。我最终没送他进贵族小学,而是通过田景野的关系进一家普通的实验小学寄宿。然后我打算跟陈昕儿妈谈判,我非常希望先跟你商量一下。当然,最重要的是我想见你,又有两天没见了。”

宁宥吃惊,想了想,道:“你我都有进步。”

“是的,但每进一步都比较难,非常需要你的帮助。”

“你真需要我帮助?OK,我们交换。其实小地瓜的问题在我外人看来不难,但我保证不取笑你。接下来的事你也不能取笑我。”

“哈哈,宁恕的事本来就是我倒送上门给你……”

“宁恕的官司随他去,说不帮就不帮。你十分钟后收电邮,帮我分析一下我可能背上多少莫名其妙的债。但请千万别评论。”

简宏成好生惊讶,又非常好奇,抓耳挠腮地等足八分钟就开始等手机推送新邮件。又很怕手机耽误,索性刷到邮箱,手动刷新。很快,正好十分钟时,邮件进来。简宏成看完宁宥简短的文字叙述,又查看郝青林参股那公司的工商登记,然后上网搜了一下公司的招聘记录,然后才打电话给宁宥。

“我想到哪儿说到哪儿,你最好简单记录一下。一,这种公司还不具备以公司名义借贷的资格;二,看这公司没有招聘过业务员,估计还没开展过正常业务就歇业了,因此以公司名义的业务欠款应该不会有。之所以还在工商登记上能查到,可能与今年开始取消工商年检,代以递交年度报告有关;三,即使有公司欠债,以有限责任公司的性质,股东折损完出资,就不用再负担其他债务;四,需要担心各位股东以个人名义对外举债用作企业运营;五,从保安口述的该公司结业状况看,公司应该已经不存在,而且股东个人应该没太多债务,否则早有债权人上门打砸抢,保安不可能忽略不提。就这五条。我的意见是你不用太担心,那谁可能背负的债务只有注册资本那四十万。”

宁宥一听结果便放下心来,忙道:“我得消化你这五条,然后……以后我们再也别提这件事了哈,你当没发生过。我下线了,收拾下班。”

简宏成忙道:“别放,还有一句话。难道他辛辛苦苦贪污就是为了这区区四十万?”

宁宥立刻火烧一样地扔了电话。简宏成一愣,拧眉想了会儿,不禁一笑。难怪宁宥不许他评论。

宁宥则是心说,哪是区区四十万,而是区区十几万,为此郝青林闪跳腾挪,大费周章,甚至将自己栽进大牢。这是何苦,到底是什么笨死人的想法,让郝青林偷偷葬送自己的前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77
后一篇:279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77
    后一篇 >279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