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耐
阿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78,507
  • 关注人气:3,7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74

(2014-07-08 22:44:51)
分类: 小说们

宁宥不禁想到前几天简宏成的那条短信,“你让我说话”,后面还是个感叹号。几乎拉了一整天脸的宁宥忍不住想笑了,只得扭过脸去,不让简宏成看见。

简宏成不知宁宥在笑,他自以为宁宥不理他是理所当然,忙关上门解释道:“你不能拉黑我不让我说话啊,连田景野都同情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倾向我。”

宁宥使劲收起笑容,她其实也不知为啥这么想笑,觉得自己还是挺轻骨头的。她稍微转回头,眼皮都不抬,将手机放到桌上,“我什么时候拉黑过你?”

简宏成笑眯眯地道:“你肯定没拉黑我,拉黑也不算拉黑,最多是拉灰,灰灰的灰。”

但简宏成说话间赌气地拿自己的手机验证确实被宁宥拉黑。他惊讶地发现,电话一接通,宁宥的手机就叫唤了,这哪是拉黑?简宏成愣了一下,笑道:“怎么回事?”

宁宥扭头看看自己的手机,打开屏幕拉出简宏成前几天用两只手机分别发的短信,一边时不时翻个白眼,但就是不看简宏成。简宏成看着只会笑,一点脾气都没有。“好了,好了,我一紧张就风声鹤唳。今天开庭怎么样?”

“这事你别问,不方便。谢谢你提供的车子,帮了我很多。”

简宏成沉吟片刻,这回不笑了,“这事与我有关。以前我君子,什么都不问,结果死得不明不白,直到今年才明白你当年不理我的原因是两家矛盾。现在我必须问清楚,你什么时候可以自由,我可以立即安排求婚。其余都是细节问题,我们都可以谈,我想没什么问题能大过我们两家的矛盾,我们两个人也有能力解决眼前的问题……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宁宥不客气地道:“不懂浪漫简直是死罪第一条。”

“浪漫我会啊,这智商,这情商,都是顶级。但我心有余悸,我不知道你还会拿出什么理由来让我死得不明不白,你看,现在问你,你又不肯说,只跟我打太极拳。那么我先撂话给你,我对你志在必得,你想都别想其他结果。其余都是细节,我会一条条解决,不需要你操心,你只要痛痛快快把问题扔给我就行。换句话说,其他人对我都不是问题,只有你才是问题。”

宁宥听到一半时开始拿正眼看简宏成,而且就这么直截了当地看着,就好像看一个谈判对手。等简宏成说完,她就问了一句:“怎么处理陈昕儿?”

简宏成坦然道:“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觉得不难解决。你说精神病必然成为陈昕儿以后为非作歹的借口,反过来想一想,这也可以成为我见她一次把她强制送医一次的借口,我了解过规矩,甚至都不用通知她家属。她在绝大多数时间里脑袋清醒,她懂得怕,适当的强力甚至暴力手段对她很管用。我以前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但你想得长远,你说得没错,我会采取措施。你肯定接下来想问小地瓜的问题。”

宁宥惊讶地看着简宏成想了会儿,她没往那方面想过,但觉得对陈昕儿的措施似乎可行。她又想了会儿,道:“今天庭审没有当庭宣判,还得过几天再判。”

简宏成当即也刹住车,点头道:“我想想也是。一审之后可能有上诉。”

宁宥又想了会儿,道:“律师预期判十年。这件事我心里有些纠结。今天庭审下来,他一个跑腿喝汤的似乎被同案犯栽赃成第二主谋,一个在同案犯之间牵线搭桥的人。我心里常诅咒他牢底坐穿,也没主动找律师让走路子,庭审结束我还在暗骂活该。但几乎也在公诉人提出他的罪行时,我早考虑到,凭他不高的沟通能力和懒散劲儿,他不是牵线搭桥的料。然后我送几乎瘫痪的他父母回家……我说这些,你会不会……”

“我皮糙肉厚,不碍事。你只管说。”

“我跟他爸妈明确表示,我会尽力安排好他们日后的生活,然后再见。……”

简宏成忍不住插了一句话,“我也想过这么安排小地瓜。”

“小地瓜问题再说。然后我单独告诉身体还能支持的他妈妈,律师预计是十年。他妈妈说他出狱时他们墓木已拱。我当时一下子……”宁宥停顿了一小会儿,低着头道:“我慢慢透过幸灾乐祸,意识到十年不仅仅是一个数字。我尤其担心灰灰以后问起来,查明真相后,会不会……”

“慢点,你怎么知道他肯定不是牵线搭桥的料?根据常理判断,一个人口供栽赃另一个人,有可能;几个被抓又分头关押的人串供,几乎不可能。即使通过律师操作也可能性不大,风险成本太高。只可能是他神经搭错,真做了牵线搭桥的事。”

宁宥又低头想了会儿,“对。可神经搭错的动机呢?我一直没找到。”

“你就当他精神有问题,有你这样的老婆还出轨。可以点菜了吗?”

宁宥点头允许。简宏成便起身到门口叫服务员。开门刹那,简宏成忽然意识到刚才是宁宥在跟他推心置腹地商量大事,他一时愣住了,这是什么待遇?直到服务员熬不住了出声提示,才叫醒简宏成。他喜上眉梢,眉飞色舞,热情洋溢地跟服务员说点菜,服务员交上菜单,但转身就跟其他服务员嘀咕“这胖色狼”。

简宏成回到包厢,坐到宁宥对面,激动地将菜单递给宁宥,大声说:“你点,你点。”

田景野这时候灵犀一点,借尿遁出来给简宏成打电话,“要不要我救驾?”

简宏成看一眼宁宥,笑道:“不用,哈哈,不用。”

田景野不解,“手机给宁宥。”

简宏成依言将手机交给宁宥,但开了免提,宁宥一看显示是田景野,就道:“你可以改姓了,以后干脆甩掉两条胳膊。”

简宏成豪爽地大笑道:“哈哈,王婆。”

田景野郁闷地道:“你们一个潘金莲,一个怎么看也只能是胖武大郎。”

简宏成依然爽朗开心地笑道:“哈哈,我已经在减肥。”

进来点菜的服务员小心地避开简宏成,站到宁宥身边。忍不住偷偷鄙夷了一下简宏成。

田景野道:“行,你晚上有种绝食。宁宥,房子一我去看了,不错。明天去看房子二。你们慢慢吃,小地瓜又该哭了。”

田景野精准地扫完兴,主动挂断电话。简宏成果然有点儿坐立不安,但很快道:“眼不见心不烦。起码保姆没打电话来求救。”

宁宥看简宏成一眼,便吩咐点菜。简宏成一听道:“我最近吃得很素,你不用净点荤的照顾我。”

“那我给你点两只素的。”宁宥点了只杂菜沙拉,另加一只清炒芦笋。等服务员一走,她笑道:“荤的我吃,我纠结一下午,打了一个小时的拳,饿坏了。”她看看简宏成吃惊地看向拳击手套的眼神,补充道:“灰灰鼓励我学,他希望我面对陈昕儿的时候有些自卫能力。”

简宏成道:“我确实考虑欠周。我道歉。”

宁宥道:“我前阵子精疲力竭,脾气欠佳,我也道歉。”

“你是应该的,你从小吃了那么多苦,合该我多照顾你,弥补你。”

“好像你就很顺风顺水富二代二世子?”

“我皮糙肉厚,早说了嘛。我很高兴你有话直接跟我说,省得我猜。以后有难事直接扔给我,让我去解决。”

很快,一盘温蟹上桌。简宏成一看,两眼便热力四射。宁宥不动声色地瞅准时机伸出筷子,挡住简宏成筷子的来路。“你不是说吃素?”

“今天高兴,高兴很消耗卡路里,可以额外吃点荤的。”

“好……吧。我原本打算打包给灰灰的。”

简宏成听了立刻缩回筷子,咽着口水忍了。

宁宥一笑,夹了半只蟹盖开吃。简宏成眼睁睁地看着,等宁宥夹另半只蟹盖,忍不住道:“不是说给灰灰打包吗?别把最好吃的都吃了啊。”但看着宁宥笑眯眯的弯弯的眼睛,他立刻醒悟过来,“有这么抢蟹盖的吗?”

“哼。说说怎么解决小地瓜。”

“田景野帮我确定一家小学,是赵雅娟麾下的,可以住宿。宝宝也转到那家小学,宝宝不住宿。然后我想跟陈昕儿妈谈判。但具体怎么谈我全无准头,我只有一个目标,希望小地瓜与陈昕儿隔绝,免受身心两方面的伤害。还有……我有一些啰里吧嗦儿女情长的要求,免得小地瓜感觉被抛弃啊什么的,我能掌握一些主动权,能监管着小地瓜健康成长。但是你想想这是什么相处模式,我完全觉得这是我的异想天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73
后一篇:275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73
    后一篇 >275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