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耐
阿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78,507
  • 关注人气:3,7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73

(2014-07-07 22:20:28)
标签:

育儿

分类: 小说们

但将二老送进门,扶郝父躺下。宁宥使了个眼色给郝母,郝母没有立刻启动,呆老头子身边这儿揉揉,那儿捶捶,安顿好了,才不着痕迹地出来卧室。宁宥就打开手机给郝母看,上面是她刚输入的一行字,“律师说可能是十年”。

郝母愣住,一张脸完全僵硬。过了会儿,双手乱摸着跌跌撞撞找地方坐。宁宥忙将郝母扶住,引导到一条木椅子上坐下。而郝母仿佛是呆了,连眼泪都忘了流,只是直着眼睛喘气。

宁宥怕郝父觉得反常,就去重重地开冰箱,又去厨房倒水,一边唠唠叨叨制造声音,“冰箱里菜还有呢,要不要我去超市带些绿叶蔬菜来?哦,有的。我烧些开水吧,凉开水不多了。”一边进郝父卧室,将刚倒的一杯凉开水放郝父旁边的床头柜上。“好点儿了没?”

“躺会儿就好多了。宥宥,你去上班吧。我们两个老的会慢慢消化今天的庭审。”

“好。等会儿别忘记起来吃点儿粥。”宁宥退出,又来照看郝母。

郝母两只手抓住宁宥,轻道:“十年,等他放出来,我早墓木已拱了。”说完泪如雨下。

宁宥一愣。十年,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尤其对于老年人,七十到八十,年年是坎,一年比一年过得艰难。还真难以预测老两口能不能见到自由的儿子。而她只想到十年后灰灰已是大学毕业,三观养成,百毒不侵,不怕任何骚扰了。

宁宥只能沉默着替老两口熬上一锅白粥,默默退走。

 

回家路上,宁宥思绪万千。她想到第一次去郝家,那时她尚处犹豫不决中,郝青林对她是可有可无。也不知郝青林怎么突发奇想,组织了一次毕业将留上海的同学聚会,一行人先骑车去新成立的张江高科技园区,再去外高桥保税区,领略上海市轰轰烈烈的发展。至傍晚筋疲力尽,一帮人受郝青林邀请,到郝家吃饭。宁宥混在一群人里面,一进门就看见满满一桌耗时费力的菜,和真心实意对着她笑的郝家父母。郝家父母都是文质彬彬的人,与郝青林一样。他们不会喧哗着表达好意,他们明知宁宥是谁却克制和含蓄着,他们细心而周全地将好意表达在一举一动中,令宁宥心里惊叹,怎么会有这么美好安静的父母,简直是她的理想。

于是,宁宥与郝青林很快确定关系,很快结婚,很快有了孩子。郝青林扶不上墙,在灰灰入托之前,是郝母倾力帮她度过最艰辛的育儿阶段。虽然婆媳总归有龃龉,但宁宥那时候完全知道有人可以托付,拼力挤出时间精力上进之时,信心十足。

因此婚姻第一次触礁时,是郝父郝母的恳求,令她收回离婚的决定,一如既往尊重两位老人。

车子停了,宁宥看看自家小区大门,吩咐简宏成的司机回去。但简宏成的司机微笑道:“简总吩咐我今天一天都随时恭候宁总差遣。”

宁宥愣了一下,想说简宏成这么事无巨细,但没说出口,索性吩咐司机转去附近一家超市。她又打电话吩咐自己打车回家,不愿与爷爷奶奶同乘的郝聿怀自己吃中饭,不用等她。

郝聿怀不满地道:“你不怕回去撞见那个第三者?”

宁宥耐心地道:“他们现在很痛苦,他们很老了,我怕他们承担不起痛苦。我得想想他们以前对我的帮助和关爱,尽力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郝聿怀道:“你别忘了,你也是强弩之末。”

宁宥仿佛能看见自己背上的一排黑影,但她还是道:“你妈自以为还有点儿能力背负一些别人的责任。因为你长大了,你已经能照顾好自己,比如中饭自理。所以我能腾出点儿精力看顾爷爷奶奶。”话是可以轻松写意地说,可宁宥想想自己背上更加清晰的一排黑影,再想想简宏成背后密密麻麻的一串,不禁一阵苦笑。

 

宁宥辛苦地领着两大袋蔬菜水果敲开郝家二老的门时,双目红肿的郝母很是惊讶,等宁宥进门口,她关上门在宁宥身后哭了。

宁宥放下袋子,扶郝母坐下,轻声道:“我不放心你们。”

郝父还不知道十年之刑,他已经有些恢复过来。听到宁宥的声音,一个人悉悉索索地下床,支着拐杖走出卧室,道:“宥宥,你不用来的。”

宁宥回头道:“灰灰也不放心你们,他会自理中饭,让我来看看你们。”

郝父就近找椅子坐下,喘着气道:“灰灰也是好孩子。其实我们知道你和青林肯定很快离婚的,很快我们是两家人,你不用管我们。宥宥你去忙吧,让我们自己对付。”

宁宥道:“这事等到了那一天再说吧。先吃饭。我买了些酱菜熟食,中午先对付一下。我也没吃饭呢,一起吃。”她一边说一边开始整理饭桌。

郝父坚持道:“宥宥你回吧,我们很领情,但青林不配你这么对待。”

宁宥想了想,索性坐下,道:“我也知道我不帮你们是本分。但想想我弟弟作孽,我妈活生生担心至死。灰灰那天跟我回我妈家收拾,看着大门猫眼上的一个小设施也是唏嘘不已,灰灰都懂我妈当时的处境。将心比心,做父母的都放不开孩子。我已经失去我妈,想想我当初没有用强将我妈拖来上海,我毕生遗憾。所以我很担心你们,我得强力付诸实施。我必须跟你们谈两件事。一件事是请你们放下郝青林。他虽然是你们的孩子,可他是成年人,他犯罪他受罚,坐几年牢,可还不至于要死要活,中年人挺得过去,你们别太担心。你们得这么想,你们调整心态,安享晚年,争取好好活着到时候还能亲自去接郝青林出狱,甚至还能各方面接济他几年,这才是正事;另一件事,灰灰爷爷也说了,以后我们是两家人。我承认,这是必然。以后几年,郝青林坐牢,没法管你们,我也不可能像往常一样对待你们。现在的问题是爷爷身体不好,奶奶承担大多数家务,我看着奶奶现在已经很吃力。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奶奶只有更力不从心,目前的状态无法持续。我希望我们今天能讨论一下你们往后的安排。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一家人,于情于理我不能把你们一扔不管,我想尽我力帮你们安排好,然后可以安心放心地撤退。”

老两口好一阵子没法说话。郝母又开始掉眼泪,实际上不是几年,而是十年。她看看衰老得厉害的郝父:他怎么挺得到十年。

郝父终于道:“宥宥,第一件事,你说得对,我们会学着面对,慢慢平静下来,如常生活。第二件事……论理其实你也不用管。连我们儿子都不管不顾出去闯祸,甚至不怕连累我们,于情于理你又何必管我们呢。”

宁宥道:“我们不客气,还是奔实际吧。我目前能想到的是两条路,请保姆或者进养老机构。养老机构需要考察,多跑几家对比,而且还不一定有床位,你们自己找有些不现实。请保姆的话……这年头没有个年纪轻的坐镇,老年人真容易受欺负。而且住家保姆得不知换几轮才能找到个合适的,需要有耐心。我今天把这个话题提一提,不急,你们什么时候讨论完什么时候给我个结果,我去实施。”

“敬老院!”郝母不置信地抬起泪眼,看看宁宥,看看老伴儿,“我们竟然要去敬老院?”

宁宥已经一边说话一边将饭桌收拾好,最后开一罐橄榄菜,夹一筷子放小碟子里,又盖上罐子放入冰箱。“行了,你们慢慢吃,慢慢商量,如果方便最好咨询一下其他老年朋友的意见,看看还与没有更好的办法。不急呢。我忘了我只煮了两人份的粥,我还是出门去吃点儿吧,我走了。”

老两口没有挽留,但不约而同起身相送。宁宥连忙飞快退出,关门隔绝相送,她真受不起颤颤巍巍的送别。

宁宥走后,郝父对老伴儿道:“我们谨小慎微一辈子,原本只求过安稳舒适的小日子,靠我们的工资和存款有点儿尊严地活到最后。可现在呢,我们成了可怜人,却还得麻烦同样可怜的人,做人已全无尊严体面可言了。”

郝母道:“你快别书生气了。我不要去敬老院,那是孤老们没办法才去的。我们也不能要保姆,我们不是保姆对手。还有没有其他法子?或者我们找个大院里别人家用着好的钟点工,我还行的,还能撑几年。”

“两年后还有人尽心尽力管我们吗?”

郝母无言以对。

郝父道:“只有敬老院一途了。既然决定,就尽快通知宥宥,别耗着她拖着她,也让她早日脱离吧。”

 

宁宥从拳击馆直接去与田景野约好的饭店。到了饭店,简宏成的司机终于肯不奉陪了,宁宥便拿了拳击手套,背起装着臭衣服的运动包去包厢。

简宏成躲在角落看得大惊,拳击手套?马尾辫?再一想,可能是给郝聿怀买的拳击手套,才稍微还魂。

宁宥进到包厢,看里面没人。搁下东西再抬头,却看见简宏成笑嘻嘻地堵在门口。她惊讶地略一思索,便知端的。

简宏成也坦率地道:“田景野不会来,他有另外应酬。是我想找你谈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72
后一篇:274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72
    后一篇 >274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