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耐
阿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46,548
  • 关注人气:3,7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72

(2014-07-04 22:50:13)
分类: 小说们

简宏成从机场出来,到一家售楼处接上田景野。田景野一看车后座有小地瓜,就乖乖坐到前面。

简宏成没等田景野坐稳,就问:“你打算这儿买楼?嗳,先别开车。”

田景野对司机道:“开走,这儿房子不适合简大老板。”

“这么酸,我进去看看,我也在买房。”

“你这人神烦,跟你说了不适合你,这儿都是精装小户型,适合我这种隔三差五来上海公干,偶尔还拖着家小一起来的人。我跟宁宥说了要求,她替我找的,一看还真合适,轨道交通也方便,而且我们外地车进来这儿不会碰到禁行。”

简宏成郁闷地道:“我让她帮忙找房子,她死活不肯。”

“你司马昭之心,你当她傻瓜啊。可以开车了吧?”

简宏成想了想,对小地瓜道:“你在车里跟叔叔呆会儿,爸爸跟田叔叔去里面看看房子,很快回来。好吗?”

小地瓜很是犹豫,“多快?”

“很快,就像爸爸上洗手间那么快。”

小地瓜拉着脸点点头。简宏成连忙走出车门,替田景野开车门,拉田景野出来。他一看田景野的脸色就知道要问什么,就自觉道:“已经好点儿了,原先时时刻刻都得看见我才行。我不是看房,只是想跟你单独说几句话。”

两人一边进去售楼处,一边说话。田景野道:“你到底打算怎样?”

简宏成道:“当初助理打包太彻底,所有小地瓜的资料都交给陈昕儿,连复印件都没留。这次去除了出生证明能挂失重做,其他诸如回乡证护照之类的都不能补办。我能不能到你旧房子里找找,陈昕儿很多东西可能还放在你旧房子里。要加急。”

“小学?”

“小学今年指望不上,深圳上海都打破头一样,小地瓜又还没身份证明,后门都挖不进去。我打算让他先读一年学前班。但这也得身份证明。眼看九月一日要开学了啊。你什么时候回,我让助理跟你去翻找。如果找不到,只好黑了小地瓜的户口,全新办收养。”

田景野笑道:“哈,早不说。小地瓜拿来,我保证他什么证都没有就上学,以后慢慢补办。就是宁恕那死对头赵雅娟办的贵族小学,可以住宿。我刚把宝宝弄进去,教学质量不错,关键是英语很好。我们老家流动人口没那么多,不用打破头。”

“哎哟,那就不急了,我们回车上去。”

“没想过与陈家好好谈谈?”

“能谈吗,小地瓜那样子。宁宥已经为此不理我了。”

“你总有要紧的事情优先于宁宥。人都还没到手呢,你就敢这么干。上个月你冲我拍胸呼侥幸是你姐法庭道歉你摁住宁宥,算你运气好,那次法官都看不下去判了你姐,宁宥才不用发恨。但人家立刻割断与亲弟弟的关系,还你人情。你知道人家为什么这么凶狠地还你人情吗?”

“别说了,我这几天一直在想办法,一直没找到,我都不敢见宁宥。今天是郝青林一审开庭,我是很想等她出来陪陪她,可只敢派辆车去接送她。”

“你……还想再等个十几年?还是嫌她人到中年,你借题发挥一下,让她自动引退,显得你还依然很无辜很情圣?”

“别瞎说,小地瓜那是急事,事关人命的急事……”

“现在不是了。”

“我知道,可我还没找到万全之策。我能这么扔回去吗?扔回去没几天,半夜闹自杀送急救又来了,到时候又是你心里再恨也只能去挽救一下。”

“我已经把他们电话全拉黑了,以后眼不见心不烦,也没机会去挽救,除非你找上我。”

“我没办法全拉黑,我总归得顾忌小地瓜的安全。我很想找个两全的主意,可宁宥三言两语就把我打击掉了,我处理家务事显然比较无能。怎么办?你给我想个主意?”

两人还想说,却见简宏成的司机焦急的走出车子张望。简宏成只好一拉田景野回车上去。他知道小地瓜肯定等急了。

 

随着庭审的展开,郝青林惊恐地发现,他这个在案子中只吃到点儿肉汤的小卒子被塑造成了第二主谋,公诉人以严密的逻辑、铁一般的证据,把他描绘成一个穿针引线的主要人物,他在案子中沾手了钱,又送出了钱,通过案子为自己谋取心腹地位,为升迁打下扎实基础。郝青林吓得站不住了,扶住前面的木栏杆。他忍不住又回头瞧宁宥,见宁宥淡淡地看着他,当他是个屁。他心里全凉了。他再看向爸妈,却见到已是空位。郝父的心脏受不住庭审的激烈,已经悄然退出,坐门外喘息。整个大屋子里没一个人支持他,郝青林吓得魂都没了。

郝青林觉得,他的一审完了。

而宁宥心中了然,只是冷冷地抱臂看着事情发展。

 

庭审结束,没有当庭宣判。郝青林走下去时一路不顾踉跄,拼命地追寻宁宥的身影。可宁宥转身就走,看都不看郝青林,完全不理会郝青林的目光。

宁宥走出法庭,找到郝家二老。郝母泪汪汪地问:“怎么会……好像比我们想的严重多了。”

宁宥道:“都是那些证据,怎么塑造成穿针引线的主要人物了?我们律师一直在反驳,可好像用处不大。”

律师很快走出来,来到宁宥一行三个面前,“架不住他们几个一口咬定郝先生是牵线人。”

郝父用尽力气,才道:“我听着……我听着……像是被青林举报出来的两个人一同认定青林是牵线搭桥的主事者。律师先生你也这么在辩,可我听着,你也是回天乏术。”

律师道:“我从拿到材料看,预感到公诉人会这么做案子,因此也有充分准备。但架不住同案者众口一词。今天没宣判,具体宣判时间等通知到时,我会立刻通知你们。”

宁宥问:“大概会判几年?”

律师看看摇摇欲坠的郝父,招宁宥走远点儿,轻道:“做好十年的准备。”

宁宥一愣,“这么严重?”

律师道:“自作孽。同案的人找到一个相当要害的切入点,就是他经手的钱的走向。”

宁宥不得不想起那天她像一个救火队员一样赶到郝家父母门口,为了引开那帮寻衅滋事的家属救郝父的命,舍命自投狼群,抛出郝青林没拿贿款回家,她质疑钱去哪儿的疑问。显然,那帮家属与律师联络后,非常实际有效地用上了,而且举一反三了。“活该。”

律师点头,但指指宁宥身后。宁宥回头一看,见郝父样子非常痛苦,只得匆匆与律师告辞,赶去协助郝母。

可郝父还是挣扎着问:“会判几年?”

宁宥只能撒了个谎,道:“可能会比我们原先预想的多一年,五年。其实我当初说四年的时候,还是往重里说的。”

郝母哭道:“自作自受,自作自受。”

宁宥拿出手机打开,想给儿子打电话,让从麦当劳出来一起走。却看见一条短信,是田景野发来:我在上海,一起吃个饭。宁宥回了一条:晚饭,具体你定。

她给儿子发短信后,扭头跟二老道:“我送你们回家还是医院?我觉得还是去一下医院为好。”

郝父摇头,“去医院也是一样,回家吧,躺着就好。唉,自作自受。”

宁宥与郝母一起慢慢扶起郝父,慢慢走向大门。她小心地道:“今天的庭审可能很打击灰灰爸。绝望中的人心里会滋长阴谋论,会恶意揣测他此前不断恶搞的我。但我保证没做手脚。他毕竟是灰灰爸,我不愿给灰灰看到妈妈与爸爸恶斗的残酷场景,起码,我不做。希望你们以后去探监时候跟他说明一下。”

郝父道:“这种事你做不到的啊,你又没法买通公诉人。我们不糊涂,不会让青林胡乱栽赃。”

郝母道:“宥宥提醒得对,青林已经恶搞了,难保绝望之下变本加厉。但他糊涂,我们不能糊涂。”

宁宥也没多提,转开话题,“还有,我看宣判前,甚至可能还得延至二审结束,你们最好还是住我老房子里。不知道会不会有节外生枝。”

郝父叹息郝母哭,两人又气又痛,可又都无可奈何,力不从心。宁宥看着二老,想到被宁恕害得在恐惧中挣扎至死的妈妈,心中万分感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71
后一篇:273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71
    后一篇 >273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