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欢乐颂 14

(2010-10-21 20:29:55)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们

2202室有一个最共同痛苦的日子,那就是每季度最后一个月的15日,发完工资后的第五天,三位女孩在这个日子里,必须将下季度的三个月房租预交。否则,房东就会做出收回房子的举动。相比较而言,每季中间一个月交物业费的日子,为第二痛苦的日子。在第二痛苦的这个月里,最先几天,一楼大厅的女保安小郑按兵不动,但会表现得服务特别周到。第二星期开始,小郑会迎面过来提醒住户看到小区门口电子屏上面的提示没有。到第三星期开始,小郑就开始直接提醒了。相较而言,从地下车库升上来的有车一族就不用受这人盯人交物业费的待遇。因2202乃是群租房,非业主总是物业的眼中钉。而2202的代表俨然是樊胜美,小郑的提醒一般就着落在樊胜美的头上。

樊胜美正愁怎么联络“离家出走”好几天的邱莹莹呢,物业费这个话题正好成为她打电话的借口。然而邱莹莹的回复让她吃惊,邱莹莹说她住满今年,下一季房租打算不交了,另谋住处。因此物业费的问题有待商榷。邱莹莹约定周六过来,三个人商量一个结果。

周六的早晨,天气已经转冷。每到换季时节,樊胜美有一件最繁琐也最快乐的事要做,那就是将箱子里的当季衣服拿出来,透气,熨烫,挂香包,挂入宜家买来的可拆卸衣柜。再将刚刚过季的衣服干洗的干洗,水洗的水洗,小心折叠起来,放入箱子。她的住宿空间有限,培养出她高超的收纳水平。做这件事需要不少空间,2202显然无法提供,樊胜美只能将道场摆在22楼的走廊。

然而,这一次樊胜美超没底气,因左邻右舍入住了两个富户。她倒是不担心安迪,她只怕她收拾到一半的时候曲筱绡出来,然后,评头论足。但是,樊胜美也没勇气早起收拾,以避开曲筱绡。而令樊胜美想不到的是,这一天曲筱绡却起得特别早,天未亮就开车直奔郊区,买回一车新鲜到货的猫粮。回到小区正好遇到刚从超市采购回来的安迪和关雎尔,曲筱绡理所当然地冲出车门,拦在两人面前。“SOS,请两位帮一个公益的忙,帮我一起将猫粮运上22楼。”

安迪看看车子里面塞得满满的猫粮,奇道:“你家又没养猫,难道你打算拿猫粮当零食吃?”

曲筱绡哈哈一笑,“才不。天冷了,流浪猫更找不到吃的,我这两周统计了一下小区的流浪猫数量,这些猫粮够它们吃一个冬天的了。帮不帮?”

“当然帮。”关雎尔又追问:“你怎么统计流浪猫的,我怎么从来只见过一只大白猫呢。”

“哦,那只大白猫,我给她起名白粉丝,胆子最大,爪子最利。其它么,等搬好猫粮,你跟我去找,到处都是。”

安迪看着全身精力弥散跃跃欲试的曲筱绡忍俊不禁。“我也跟去看看,不知道那些猫吃不吃你的猫粮。”

“你要是有心加入,以后买猫粮的钱你一半我一半,反正你付得起,不像我现在信誓旦旦自己养活自己,有点穷。要超支了,问我爸借钱肯定有问题。”

安迪又笑:“你很直接。”

三个人拦一部电梯,轮流将猫粮往电梯里搬。还真不少,除了行李箱塞满,后排座位也全部塞满,往电梯里一放,也是很有体积。三个人做得嘻嘻哈哈的,还觉得挺有趣。曲筱绡忽然问:“这几天怎么没见邱莹莹,难道还跟那个猥琐男在一起?”

关雎尔道:“她两星期没回来住了,觉得我们都欺负她。”

“啊,害我白担心两个礼拜。我这阵子即使出差出得天昏地暗的,回家时候也提着小心,怕挨邱莹莹的闷棍。”

安迪笑道:“你不会道个歉吗,事情不大,彼此都争口气,说开了就没事。”

“这个不行,好汉做事好汉当,决不退缩。但是,嗳,我又多管闲事,邱莹莹跟着那男人绝对吃亏,你们难道都不帮她?那男人真的是猥琐男,仗着一张小白脸挺懂揩油。不行,你们不能冷漠。”

“问题是小邱被你气走了,我们也都成了你那一伙儿的,她都不跟我们说话,我这几天不知给她打了多少电话发了多少短信,她不回答就是不回答。让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再说,白主管不好,你有确切证据来证明吗?如果没有,那只能证明是你胡说。”关雎尔侃侃而谈。

“关你们什么事,难怪会看上姓白的,这么拎不清。行,我这几天就能提供证据给你们,容易得很。”

安迪看着跳动的楼层数,笑道:“又要胡闹了。看起来出差还没把你累垮。”

曲筱绡瞅着安迪似乎没有反对的意思,心里有底了。关雎尔这回开口阻止:“小曲你别再去找白主管,你要存心勾引,谁抵得住你的诱惑啊,你还是让小邱好好与白主管混下去吧,小邱是成年人,你尊重她的选择就好。”

“嗯,小关说得对,小曲少管闲事。”

电梯到22楼,但曲筱绡不急着出来,笑道:“我就是爱多管闲事,我还管小区里的流浪猫呢。嗳,这是怎么了,开拍卖会?还是OUTLET?”

“换季,不好意思,占用公共地盘儿。生活真他妈不容易,每年都要重复家务劳动。”

安迪看看曲筱绡眼里冒出摩拳擦掌的意思,似乎要对樊胜美下手的意思,终于忍不住借题发挥发出警告,“小曲,等会儿小邱来,你别胡闹。没事的时候胆子不要大,有事的时候胆子不要小。你现在太大胆。”

曲筱绡千伶百俐,立刻听懂安迪的意思,但还是冲樊胜美做个鬼脸,才动手去搬猫粮。只是,曲筱绡不清楚,安迪何以护着樊胜美。

众人一顿忙碌,终于将曲筱绡的猫粮搬进屋。安迪过来看看樊胜美的忙碌,笑道:“我有一套装备,每次出门买衣服就带着相机,让店员帮我搭配,每搭配一种,我就拍一张照,立刻打印出来做塑封,塞在衣服口袋里,以后搭配或者储藏时候都不会乱。你这么多衣服,要不要用?”

樊胜美笑道:“谢谢好意,我不用这个,你看我最爱的就是站在镜子面前自己胡乱搭配衣服。衣服这东西,就得多练多搭配,越搭配越有心得。高手讲究的是混搭,将别人看着怎么也凑不到一起的衣服搭配在一起,这就显出一个人的穿衣风格了。要不要趁换季,我替你把衣服重新搭配一次,你拍照存档?”

安迪奇道:“一周才七天,一季也才没几周,要那么多衣服那么多搭配干什么?我只要做到出于礼节,一周衣服不重样,两周围巾不重样,再多没那精力了。中午我请奇点吃饭,地点由奇点定,你去吗?据说有很好的酱鸭子。”

“啊,联络上了?怎么样的人?我真可惜,等下小邱来谈物业费的事儿,她打算搬出去不住了。我得等着她。”

“奇点是个稳重的中年男子,跟我想象差得远。小关见过。”

“啊,就是他?”关雎尔冲出来,“网上流行见光死,嘻嘻,你们既然有下回,看来没见光死。”

“奇点看上去很安全,做个朋友不错。”安迪笑笑,回屋准备一下,打算提前一步出发,免得摸错路迟到。

“喂,你就穿这件衣服?不行,换件淑女点儿的。嘿,还是我来替你挑。现代女人不为悦己者容,而是为了自己容。”

安迪婉拒,回屋收拾一下就走了。过会儿,曲筱绡新换衣服,花枝招展地急匆匆地也走了,急得都没时间管樊胜美的闲事。樊胜美不禁大大松一口气,看起来曲筱绡听安迪的。樊胜美便抓住关雎尔问奇点是怎样一个人,一听关雎尔的描述,樊胜美就在心里将奇点枪毙了。安全的男人等于被发到好人牌的男人,领到好人牌的男人死路一条。

关雎尔到底是没把奇点的衣服品牌说出来,基本上,人们尊重的不是人,而是人的角色,往往衣服的品牌影响判断,尤其是影响樊胜美的判断。而且她还担心一件事,“小邱等会儿来,会是什么态度?不知道还在不在埋怨我们。我心里想着,不管对错,我还是跟她道歉吧,她在外面这么住着,我真不放心。”

“你以为小邱要的是一个对错?不,她只是要一个搬出去跟白主管一起住的理由,或者借口。”

“她跟白主管,能永远在一起吗?”

樊胜美想了会儿,“谁知道呢。恋爱恋爱,追求永远终究是一场赌博,追求快乐才能求仁得仁。”

关雎尔将此话翻来覆去想了好几遍,将身边现成的例子一一对照,一时无法定论。她在大学谈过男朋友,那时候只想着天长地久,可终究变成镜花水月。难道这就叫赌博?比如邱莹莹似乎也是。她想了会儿,戴上耳机一边听歌一边看书,等邱莹莹回来。她决定了,不管对错,她道歉,她要给孤身一人在海市打工的好友邱莹莹留出大后方。她总觉得邱莹莹恋爱谈得太迅速太冲动,因此也特别危险。

樊胜美一直在猜测邱莹莹该如何来22楼。在电话里,邱莹莹有点儿矫情地说,她与男朋友一起来,以便凡事有个商量。邱莹莹一句一个男朋友,樊胜美听着觉得像是向她示威。若邱莹莹真的以有男朋友为荣,来她面前耀武扬威,她得预想对策。

但等两个多小时之后,樊胜美与关雎尔都饿得受不了,去楼下快餐店吃饭。上来,却见邱莹莹已经在屋,只是没有带着男朋友,也没有趾高气扬,而是拉着一张黑脸,泪盈盈对着两个人。樊胜美顿时侠义心起,冲过去道:“怎么了?有樊姐,不哭。还没吃饭呢吧?想吃什么,樊姐这儿有红烧排骨,酸菜鱼,香辣牛肉,很丰盛,想吃哪样樊姐这就给你泡哪样。”

“邱莹莹爱吃香辣牛肉,樊姐,问你借一袋哦,我来泡。”关雎尔没樊胜美冲得快,她索性钻进厨房,动手煮水,给邱莹莹泡方便面。不等水开,就听邱莹莹在卧室里“哇”地一声哭开了。断断续续地,关雎尔听到邱莹莹的哭诉,白主管,当着邱莹莹的面,跳上一辆敞篷跑车,跟三个太妹走了。据说这三个富家女是白主管刚交了一星期的朋友。这一星期里,白主管在外面玩得很疯,但邱莹莹要到今天眼见为实才肯怀疑。

关雎尔不禁想到曲筱绡说的“这几天就能提供证据,容易得很”这句话,难道又是曲筱绡所为?她不敢肯定,当然也不敢提起。而卧室里面,樊胜美抱着邱莹莹絮絮劝说,耐心之极。等面条煮熟,关雎尔捧面碗进去,她跟邱莹莹道:“你回来就跟回家一样,这儿有樊姐呢。”

邱莹莹哭声歇了,却抬头问:“樊姐,我能相信他只是贪玩吗?”

“不能。”

“为什么?”

“贪玩是贪玩,人品是人品,不能混淆。”

“天哪,天哪,天哪……”邱莹莹绝望大喊。

“早醒悟早好,咱哪个好姑娘这辈子不遇上几个傻逼的,不怕,好姑娘拿得起放得下,视男人如衣服,而且是地摊儿的衣服。不哭了,不哭了。”

关雎尔道:“邱莹莹,搬回来住吧。我们跟你一起去搬东西。这就去,趁那人还在外面疯玩,省得见面尴尬。”

邱莹莹闻言,却是迷茫着一双眼睛,久久不肯点头。樊胜美轻道:“还等什么呢,等以后打架一直打到公司里,让同事看笑话?”

邱莹莹依然不答应,好久才道:“樊姐,我心里在流血。”

樊胜美再次紧紧拥抱邱莹莹,轻轻道:“樊姐和小关都在你身边。”

邱莹莹又呜咽了半个小时,才跟着樊胜美,让关雎尔拉着,三个人一起去白主管的租屋。邱莹莹几乎是傻了,只能让樊胜美与关雎尔替她收拾东西。屋里合租的男生出来瞧,都是樊胜美应付。等收拾完,樊胜美让关雎尔拉邱莹莹出去走廊等,她留在屋里操起墙上的网球拍,将白主管屋里脆弱的东西砸得稀巴烂。经过合租男生身边,樊胜美昂扬着头,道:“我,樊胜美,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东西都是我砸的。哼。”走到外面,她一手拉一个,“妹妹们,咱们走。”

那位合租男生看得只会翻来覆去说两个字,“哇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欢乐颂 13
后一篇:欢乐颂 15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欢乐颂 13
    后一篇 >欢乐颂 15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