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耐
阿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08,078
  • 关注人气:3,7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2010-08-15 09:14:46)
标签:

杂谈

分类: 旅游们

今天是全国哀悼日,哀悼在特大泥石流灾难中不幸遇难的舟曲同胞。

在我们以为我们在战胜自然地时候,自然会毫不犹豫给我们以致命一击。

相比于自然,人类是如此脆弱。人类需要学会的,不是战胜自然,而是该如何与自然和谐相处,共生共荣。这是人类在哀悼之后必须要有的思考。

 

我这回旅游的最后一个目的地是陕西榆林。

榆林,多年以来是我国边关重镇。秦朝立国不久,秦始皇便遣大儿扶苏携猛将蒙恬驻守榆林,至今榆林地区犹存扶苏墓与蒙恬墓(在绥德县)。当然,秦长城地处更北,在古时云中,今时之呼和浩特稍南地区。

西汉时期,榆林地区有龟兹属国都护府。一般都护府都建于属国所在地,在榆林出现龟兹的属国都护府,经粗查资料,是龟兹国朝觐使团进入西汉边关后,护军被滞留边关城。这部分护军后来不愿回家,长居于榆林地区。人数多了,汉庭就给建了个都护府来特别管理他们。龟兹人白肤深目,人种与汉人迥异。这是不是米脂婆姨绥德汉大大出名的由来?

自此以降,我这回登上的镇北台,正是明长城的所在地。明长城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镇北台位于其中,是明长城三关之一。

镇北台正处于一个特殊的地理位置:其北,是风沙源毛乌素沙漠。其南,是我们熟悉的黄土高坡。在我印象中,毛乌素沙漠风沙肆虐,年年流动沙丘向南推进,步步蚕食榆林良田。我记得在一篇报道中看到,榆林已被毛乌素沙漠侵吞三分之二。这个数字,我从当地人嘴里得到印证。他们说,过去只要稍有刮风,大家出门就眼睛都无法睁开,说一句话就满嘴沙子。而在当地,起风是正常现象,因此几乎常年不断地吃沙子。

这风,我在镇北台上领教,连帽子都戴不住,遑论遮阳伞。由此可以想见,这风推动流动沙漠,缓缓地,却坚定地,蚕食。

但我从镇北台上往北远眺,却惊讶了。眼前这一切是毛乌素沙漠?如图: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回望镇北台之南,依然是典型的黄土高原地貌:两山夹一滩。而镇北台以北的沙漠却不见了,眼前是一马平川的绿。我有点将信将疑,全国各地多得是门面工程,沙漠上造点儿假也不是难事。从镇北台下来,叫一辆出租车,让沿着北去内蒙古的210国道向北,向北,往地理位置上的毛乌素沙漠深处开进,开一小时,再将我放下,我不信找不到沙漠。

风沙飞舞的210国道: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司机很好,除了把我送到我要求的地方,还给我指明一条回来的路,从那儿可以搭乘到榆林的城乡公交。然后,我深入沙漠徒步三小时,亲身体会沙漠的空旷可怕,亲眼目睹渺小的人类对沙漠的治理,亲眼目睹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丽痕迹。在这里,一草一木,衬着黄沙蓝天,都是那么美丽珍贵。这里的荒草,估计一辈子都不用愁除草剂。

这是我在三个小时内看到的最大一片沙丘,这片沙丘显然还未固定,表面有风雕刻的新鲜痕迹。如果有兴趣,你可以下载照片,放大来看,很清楚的流线纹。我这回上传的照片没做缩小处理。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那么,已经绿化的流沙,当年是如何固定的呢?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处痕迹,而其他大多数已经被绿化覆盖的沙丘已经很难找到痕迹,从柳树枝条老化痕迹来看,此地造林起码已经超过十年。

这一处痕迹是在一沙丘的顶端,用一排的草包,将沙丘顶端覆盖,避免风吹沙动,沙丘又变成危机四伏的流动沙丘。草包显然是人工埋上去的。如今草包犹在,而被它们固定住的沙丘顶部,已经出现疏落的青草。想到一望无际的沙丘,得多少人工多少时间才能将此固定,我无法不在心底赞叹其中的巨大投入。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沙丘顶部之外,大多数是下图如此的固沙。以沙包一排一排地固定住流沙,在沙包之间植树种草。你可以想象,一个人,一天能埋多少沙包。然后再推算,这一片沙漠的治理,需要投入多少人工,多少年的岁月。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在这儿,经过多年治沙,樟子松的根系已经抓住一片土地;良好的植被已经调节水土,在沙粒表面结起苔藓的硬壳,盖住流动的沙子。沙丘在被慢慢地固定。而沙地上开放的这些野花是最美丽的。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现在去正是沙漠上花草烂漫的时候,经常一大片一大片的野花,竟然还有养蜂人在边缘活动。依然是感叹。上面最后一张图似乎是麻黄,这玩意儿提炼的东西……

图大多不清晰,没办法,沙漠上的风似乎永不停息,我的太阳伞无法拿出来使用,别说拍不出静止的植物,等我一圈儿走下来,真个人也给晒得棕红色了。难为那些野花儿们还开得如此娇艳。

固沙大功臣:柳树。这么看去,还真看不出它是柳树。恶劣环境,生生把乔木逼成灌木了。看看柳枝的弯曲度,就知道当时风是怎么地吹了。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除了210国道的沙漠边缘,我看到养蜂人,以及几只麻雀,进入沙漠深处后,就没看到飞禽从天上飞过,除了风吹柳叶莎啦啦地响,四周没有动物的声音。令人不禁想到“衡阳雁去无留意”。即使此地已经绿化,可无处寻觅水源,飞鸟还是不愿眷顾吧。也可能与我正好凑在正午时候发疯进入沙漠有关。不过我的镜头好歹逮到一只活物,蜥蜴。拍这活物不容易啊,追了不知多少路,它累傻我也累傻。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我看到的毛乌素沙漠治理

哀悼日,我发这么一组南辕北辙的照片,不过是想说:人类,善待自然。

我只是一个奸商,以我个人有限的知识与时间,只能看到眼前这么多,欢迎补充指教。希望我们生存的地球更美丽更安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