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耐
阿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32,425
  • 关注人气:3,7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大江东去(十,1987)3

(2006-12-11 20:29:10)
 
宋运辉心里原本很复杂,水书记叫他去有什么意思?他真的是不是很没志气?而且他还想到水书记说他现在骄狂的话。可没想到他三天火车坐下来也累了,沾到枕头就睡着。
第二天,也根本不容宋运辉多想。一上班,他便马不停蹄地在总厂办公楼里到处窜。先是跑到干部处,跟负责撰写准备往上汇报的水书记打破人事任命条框,不拘一格任用人才报告的同志交代当初开会情形,研讨报告主题方向。然后去运销处出口科检视最近几天的工作,将一张张备忘报告审视过来。再到各个部门科室销假、报销、退还预支款,这些罗嗦事情做下来,几乎一上午。
十点半才骑车到新车间,都没时间先审阅出差几天来堆放在桌上的报表,问问另一个车间主任有没有大事,获知没有,便拿起一份昨天的报表合集,边看边大步走向技术室。到技术室门口,却听里面传出长长一声哈欠,竟然盖过远近或轻或重的机器声响。宋运辉走进去,果然见背着办公室门坐的孙雷雷两条手臂还伸在半空。宋运辉走过去,一把撸倒孙雷雷的手臂,不以为然地道:“又通宵打牌?得给你找点事做。”又招手要曾经同寝室的方平一起过来,方平是他特意调来新车间,一手培养起来,算是亲信。孙雷雷比方平还晚一届分配来金州,与宋运辉一样年纪,平日吊儿郎当,脑子却好,不懂行的人别想调用他,是个刺头。喜欢桥牌,可惜在总厂总凑不足桥牌对子,只得屈尊打拖拉机。宋运辉一改当年一车间技术室满是闲人看报纸抽烟侃大山的现状,整个车间技术室只配四个人,两个管运行,两个管设备。
孙雷雷嬉皮笑脸地没把领导当领导,缩回手笑嘻嘻地道:“我闲得晚上精神不文明,白天文明不精神,正需要点事情让我晚上变文明。”
宋运辉要方平坐下,低声道:“你们以前提出的改进提高设备技术性能的事,我昨天想了个折中办法,我与虞山卿商量,请他帮忙把变参数的试验产品当作正品内销了,以不影响当前的废品率。这样,我们才不会因出现偏高的废品率被总厂关注,也不会影响职工们的工资。但我们自己的行动就得小心了,必须分多步骤小步小步地推进试验,以免参数浮动太大,影响虞山卿那里的岀货。你们两个一个设备,一个运行,这两天商量出一个计划来,计划就用在线维修做冠名吧。有兴趣吗?”
“只要有事干就有兴趣,只是太窝囊点。”孙雷雷睡眼惺忪,脑子却不糊涂。
“就跟作贼一样。问题是我们试验成功后,能推广吗?会不会被谁给识破告发?”方平很小心。
宋运辉平静地道:“到部里开会之后,我已经能彻底理解总厂否决我们计划的原因。即使是部里召开的最高端技术会议,虽然没有明确提出主题是什么,可领导们的发言还停留在技术的引进、消化,还没重点提到改良、革新。我理解总厂领导对我们提议的怀疑,他们怀疑得有理,谁也不敢对巨额外汇购入设备的安危掉以轻心。他们能放心地把如此重大的事情交到我们这些年轻人手上吗?所以他们一动不如一静。我们目前面临的工作是,我们敢不敢给总厂领导以信心。这需要我们精密安排的试验来做回答。所以我一点不担心试验成功后如何面对总厂领导。我敢,你们敢不敢?”
孙雷雷好笑地道:“这有啥不敢的?我们现在是有事做的技术员,岀问题的话最多做没事做的技术员,有什么了不起。领导,敢不敢应该问你。”
“大不了我也做个没事做的技术员,有什么不敢的,而且我相信我们的技术。方平你呢?如果行,下午跟中班两个技术员说一声,你们说,我今天没空。”宋运辉道。
方平笑道:“我们雷雷最能抓重点,行,如果岀岔子,我们正好一劳永逸,从此做个没事做的技术员。他们两个我也敢保证,我们都闲得慌呢。”
“好,你们今天开始白天精神又文明。哎。雷雷有女朋友没?”
“有,红桃Q。”孙雷雷笑嘻嘻的没一点正经。
“这样吧,后天晚上跟你约一场不文明对抗,晚上吃完后到我家来。”
“谁?”方平先拉长脖子有了兴趣。
宋运辉冲着孙雷雷神秘一笑,扔下一句“干活”,便走了出去。孙雷雷惊异于宋运辉的多管闲事,忍不住很不够义气地抛下方平,追出去问宋运辉:“谁?人家女孩子看中我的,还是丈母娘看中我?”
“我看中你。去过图书馆吗?有没见过一个好的?”
“谁去图书馆,那儿不都是老娘吗?”
“去阅览室看看,如果觉得好,后天晚上到我家报到。不好就算了,不勉强你。”
孙雷雷做个鬼脸:“我下午上班先去阅览室,领导我请假半小时哈。不过我对你挑女朋友的眼光持保留意见,哈哈。”
宋运辉笑笑,孙雷雷已经不止一次质疑程开颜的品质,孙雷雷一向直肠直肚,仗着几分才气,看见不中意的就开炮。在孙雷雷眼里,总厂所有女孩个个都是没性格的土包子。宋运辉心说刘启明也是个眼高于顶的,这两人撞一起,谁知道会擦岀什么火花来。
没想到,孙雷雷下午实地一考察,大冷天骑车骑岀一头汗,跑到运销处找到宋运辉,强烈要求牌局安排到今天晚上。宋运辉不干,他家里虽然走了杨巡,雷东宝却还准备住一晚,说是补春节不能大老远来给拜年的数。他中午饭后刚从市面上搬来一张钢丝床应付,晚上怎能不陪雷东宝。宋运辉只是没想到孙雷雷对刘启明一见钟情,忍不住问孙雷雷看中哪点,孙雷雷摸岀一张红桃Q,问与刘启明像不像。宋运辉两眼才看上扑克牌,就忍不住爆笑出声,工笔红桃Q简直是刘启明的肖像。孙雷雷得意洋洋而走,养精蓄锐准备后天相亲牌局。宋运辉与刘总工大致介绍孙雷雷的为人,刘总工很保守地说先看了再说,对于宋运辉的牌局安排倒是赞同,觉得这样见面比较自然,老派的刘总工还不忘矜持而礼貌地表示感谢。
可是,一个人静下心后,宋运辉自己心里总不是味道,很怪,却又不敢深想。好在工作忙碌,没时间伤春悲秋,些许念头,也一晃就抛到脑后。
而让宋运辉头痛的是雷东宝。雷东宝在宋家闲来无事,他又不是个能找到话题跟岳父母晒着太阳聊天的细致人,下午饭后索性搬弹簧床到暖气片旁边,抱着肚子睡得雷打不动,一直睡到天色全暗,宋运辉下班回家。程开颜原本还担心吵到雷东宝,说话做事都小心翼翼,后来渐渐乱来,拿出一副纸牌与公公婆婆玩关牌,三个人旗鼓相当,各有输赢。宋运辉回家,见雷东宝休息得太好,两眼精光灿灿,随时似有扑出去觅食的可能。睡得精力旺盛的雷东宝就追着累了一天的宋运辉说事,一屋子的人除了宋运辉,都符合公交车上被让座标准,他实在没兴趣与他们说话,只有找到宋运辉说。
可宋家父母也有话要跟儿子说。宋母挤走雷东宝,霸住厨房给儿子帮厨,嘴里一直唠叨在这里住了一天的感想。比如说平常天气一冷早起老是发僵的关节今天神曲自如,宋运辉说反正这里大,以后每年冬天就住这里孵暖气,宋母又犹豫了。比如宋父冬天一直胃寒,稍微着凉就胃部痉挛恶心呕吐,每天早上起来总得愁眉苦脸一阵子,有时都不能上班,得在家抱一天盐水瓶,今天住暖气屋里就没事。宋运辉都不敢搭腔,说到父亲的胃,他就想起他害得父亲服毒的过往,可又不能不搭腔,他让妈做做爸的思想工作,早点病退算了,两个人一起住到这里来,以后也可以帮着照顾新出生婴儿。宋母以前没来时,总是左思右想不愿离开旧窝,可大冷天来到儿子温暖如春只要穿一件薄毛衣的家,她终于心思活动。
雷东宝终于不甘被冷落,站宋运辉门口大声道:“小辉,你这里睡觉很舒服,热得跟灶窝一样。我整整睡了一下午。要不春节我带老娘住你这里来?”
“欢迎,反正三个房间,怎么住都够。大哥晚上还睡得着吗?”
“怎么睡不着,我一向睡下就雷打不醒。”
宋母插话:“东宝这两年胖很多,啤酒肚都出来了,现在走路过来,老远路就听见东宝脚步声,我们每天为你的自行车担心。”
宋运辉笑道:“照大哥一天两顿红烧肉,这肚子还得往肥里长。大哥,换摩托车算了。”
“不行,听说最早登记摩托车的一批人,到今天不是死就是残,没一个囫囵的,这是肉包铁啊。东宝性子躁,骑自行车都勇往直前的,可不能换摩托车,东宝,你答应我们的。”宋季山连忙过来插一句。
雷东宝忙道:“那当然,你们没见连士根这个仔细人都开上摩托车了,我还搭人家拖拉机吗。小辉,你妈炖了一下午的蹄胖,你怎么做?哎,我问你,我一定要杨巡的三十万吗?”
宋运辉奇道:“昨天不是说得好好的?你们两个都有兴趣啊。”
雷东宝道:“我反悔。昨天谈得不高兴,小杨废话太多,我烦以后有人跟着我屁股指手画脚。昨天要不是你在,小杨那么多废话,我早揍扁他。我不喜欢他,不跟他合作。”
宋运辉不由透过蒸气好好看了雷东宝一眼,确定他说的是真话,才道:“小杨交钱出来后就得追着你拍马屁了。他这不是担心钱交出来后岀问题吗,才跟你丑话说前头。等他把钱交出来,你是他大爷。”
“他的三十万,我不稀罕,我看中的是他手里的下家。”
“我明白,你肯收他三十万,就是想拉住他要他专心做登峰产品的市场。其实三十万对你来说并不算多。可你如果不收他三十万,你以后怎么相信他?”
“被你看出来了。可我看那小子不是安分的主,你以为三十万到我手里他能全听我的?这人主意大得很,诡计也多,我烦他。我明天找他去,跟他说不要三十万,我也会给他一套公章做我们登峰的电线。他如果敢不三不四,我让人扒了他的家。”
“最关键是你不喜欢杨巡,对吗?”宋运辉没想到雷东宝这么主观,凭意气用事。
“对,我几根肚肠你全知道,所以跟你说话最轻松。”雷东宝一点没否认的意思。
“可你们合作的话,对双方都有利。不过你如果回去跟杨巡坦诚说明白,买卖不成交情在,他不会不明理。给他一套公章的事也可以谈谈,尽量早点跟他谈,免得打乱他的计划。说实话,挺可惜。国外有股份合作的公司,我原以为你们可以开创股份合作的先河。”
“我明天就跟他明说。我就说我跟他八字不合,脾气凑不到一块儿,钱拿到一起准定成冤家,让他自己决定。明人不说暗话,杨巡要是不答应,我更不要理他。”
宋运辉想了好一会儿,才道:“其实小杨这次投入三十万,对你是绝对有利,以后你可以抓着他行事,要他为你登峰厂做牛做马,他绝对没有二话。他那是年轻没考虑,才会想出主动投三十万拉拢你,哪有你这样直肠子的还推出去不要。他即使现在接受不了,未来想明白了也会感谢你。可是你还得请他帮忙的地方很多,比如找厂长的事,他跑得多,见的人多,找来的厂长会比较合适。他现在手头就有市场,你的电缆生产出来就会有销路,多稳。你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说一声不合作就推开他,你的提防有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或者,要不你就跟他这么说,你越想,这要他投入三十万的方案越对他杨巡不公平,明摆着是收他押金捆死他手脚的意思。这么不地道的事你不做,看在一向合作愉快的份上,也看在杨巡这次看得起你爽快提出合作的份上,你干脆交个朋友,把一套章交给杨巡,让他以后方便行事,以后就让杨巡打你登峰电线电缆厂的牌子,你家的电线电缆也最优惠提供给他,这三十万还是别交出来了,大家凭信任合作,不靠要挟来要挟去地合作,那很没意思。你说照我这样说的,够婉转了吗?应该也符合你平日里的腔调。”
宋母不知他们谈什么,到别处转一圈回来,却见儿子停了灶火,与女婿谈得认真,忙说句“还是我来”,抢了儿子的灶头军位置。这回雷东宝没坚持,而是拿眼睛上下打量宋运辉,摇头道:“你看你的聪明都用到哪里了?你说你一肚子肚肠有几道弯曲?你说出来的话怎么这么中听?你帮我写出来,我得记熟。小杨听了我这话,还不感动得喊我亲爹?”
“小杨亲爹早去世了,呵呵。”宋运辉有些想掩饰被雷东宝说聪明用错地方的尴尬,可又忍不住不说,“没办法,我们大企业,跟人说话得处处小心,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一个不小心就被人留下话柄。我以前吃过亏,太实心眼,为一个朋友争意气,差点入党都泡汤,出国也差点被搁置。这跟你不一样……”说着,宋运辉又想起昨天他接到水书记电话就扔下一屋子人跑去觐见水书记的事,他继续解释:“而我们是办军事化管理的企业,讲究下级服从上级,说话行事,得很注意分寸。”
“屁。”雷东宝不以为然,“我还参过军,我们全军事化,我也没练成你那样。你那是自找,你性格本来就闷,说话得在肚子里转三圈才出来。我看你在这厂里浪费聪明脑袋,你大半精力花在跟人说话上,你活得累不累?出来算了,你要自己做,我全力支持你,你要跟我一起做,电线电缆厂全归你管。”
宋运辉叹了声气,看看程开颜远在客厅看电视,才轻声问:“大哥是不是看我在这儿工作得挺窝囊?我前些时候也憋屈,想做什么却不能做,都是无谓的内耗,浪费青春。我想做点事,还得想方设法骗取领导同意,今天甚至得欺上瞒下。在这儿做事,一大半精力得用来做人,想想真是何必啊,又没多拿他的工资。我也有走的想法,可小猫怎么办?而且……也贪恋已经取得的成绩啊。大哥你说我该如何取舍?”
宋母听见,惊得目瞪口呆,翻炒的菜立刻爆出糊味。
雷东宝奇道:“走出来就走出来,有那么难?哪来那么多理由?能想那么长时间?我看你心里也不想走,你在这里混得够好,又是处长,又是大房子,还有出国,谁有你这样的成就?算了,你要真心不想出来,还是别再想它,累着自己。做人快活一点最要紧。”
宋运辉感觉被雷东宝击中要害,一时面红耳赤,是,他总是想离职的想法,究竟有多少赌气成份?若真想走,哪有那么多废话?起码有岳父在厂里,没人敢克扣他的户粮关系,他要走,容易得很。可是,他为什么不走?真是为程开颜怀孕着想,不肯打击她吗?还是别的?他不知不觉接了母亲手中的铲子,心事重重地炒菜。宋母悄悄出来拉走雷东宝,满是担忧地跟他说:“你别说他了,他现在有啥不好,我看又稳又好。他心高,你别怂恿他。”
雷东宝不满地道:“可他不快活,白长一颗好脑袋,浪费可惜。”
“可我问你,他要是去了你那里,他辛辛苦苦读四年大学读来的干部身份没了怎么办?他以后户粮关系放农业户口还是居民户口?他就算自己没关系,他儿子生出来跟谁的户口?要是农业户口,一辈子不能翻身了。万一他做得不好,他还回得来这里吗?他还能做他的处长吗?你可不能再跟他说了啊。”
雷东宝被宋母的话提醒,感情,宋运辉手里抓的好东西太多,这才没法放下。如果宋运辉不是那么能干,没跟长征火箭一样的升官发财,他走出来就容易好多;可问题是,宋运辉如果没那么能干,有现在的地位他早心满意足,怎么还肯出来,而且别说是自己不敢放弃干部身份出来,别人也不会踊跃要他合伙。矛盾就在于宋运辉太能干,并不是宋运辉欠缺出走的魄力,而是摆在他面前的选择太多,那条路都光明。与宋母提的什么干部身份之类的忧虑无关。雷东宝一想明白,就扔下岳母,回去厨房将自己想法说给宋运辉听。宋母在后面忐忑地跟着听。
宋运辉听了,想了会儿,道:“今天去报销,遇到跟我一起进门的虞山卿也在报销。报销那边的人跟我说初级干部其实可以报软卧,我看到虞山卿一张脸非常不好看,当时心里有些得意。我其实还是贪恋这份虚荣的。”
雷东宝一拍手,道:“这就是了,要都像我一样想,县里市里那些大学生毕业,官做得比你还穷的都得跑光了。算了,我以后不劝你,到底你走出去是干部,我走出去是农民,不一样。你自己也想明白点,要走就走,不要走就别想,别粘粘糊糊想个没完,自找不痛快。你跟你姐一样,什么都要拿来想半天,我有时看着真是憋死,哪那么不痛快。”
宋运辉将最后一只菜盛岀,一边道:“其实我内心深处可能是不想走的,否则没必要今天还冒险做瞒天过海的勾当,既然要走的话,又何必还与上面闹僵呢。可能是我心里憋着一股子傻劲啊。”
“想那么多干吗,不走就不走,以后我也注意点嘴巴,不跟你提起。知识分子就是复杂。妈,你放心,小辉才走不成。”说完雷东宝就噔噔出去,到饭桌边招呼大家都洗手坐下。桌上有碗海参鱼糜蛋花羹,海参还是杨巡送来的干货,宋运辉照着《家庭日用大全》上面的方法涨发了海参,大家都很是好奇,雷东宝虽然岳父母没入座,他也不入座,可整张脸完全悬在海参羹上面,透过蒸气寻找海参踪迹,满脸好奇。
程开颜洗手出来,一见之下,捧肚子大笑。可她不敢说口水别管不住之类的玩笑话,她对哥哥会说,对宋运辉都不敢,更不敢笑话雷东宝。
一家热热呼呼地吃饭,吃完没事,宋运辉带雷东宝去厂里参观。走进塔罐林立的钢铁丛林,尤其是到灯火如虹的新车间,走进红绿灯闪烁,满眼都是整齐仪表的总控室,雷东宝惊叹不已。宋运辉没完,又带着雷东宝骑离厂区,走得远远的,远远地看那新车间灯火灿烂,真是如同水晶宫殿一般好看。雷东宝说,他从此绝对不再规劝宋运辉转行出走,建这么漂亮的新设备,管那么伟大的新设备,这是别人一辈子都难找到的机遇,换他,即使没钱都干,做人哪能一辈子都盯着钱,还有更要紧的要做。雷东宝又说,远看金州的时候还不觉得,走进里面看了,尤其是看了新车间,才知道自己小雷家是啥土玩意儿了,他可总算知道小雷家以后该做什么了,明年,电缆生产线说什么都上,砸锅卖铁都上。争取哪天能赶上金州的一个零头。雷东宝还激动地鼓励宋运辉,要他以后一定要争取做金州化工总厂的厂长,说那真是比当县长还美。
宋运辉心里终于丢下一个纠缠多日的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年货制作 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年货制作 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