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漫步天下
漫步天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4,010
  • 关注人气:2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半拉山那些人

(2020-11-15 20:09:28)
标签:

半拉山

东电

分类: 辽宁、黑龙江、吉林、内蒙古

在半拉山那短短的一年多里,接触了不少人,很多事情还是很难忘的,写下来吧,也留下美好记忆,有的已经写过,不再重复,写写一些以前没写过的吧。

应该是1970年夏秋交接的日子里,所有到半拉山的下放户,在沈阳老北站乘上去往辽西的火车,这座北站现在已经改为沈阳铁路局,老北站是张作霖修建的,当时车站外表涂得很多黑乎乎的东西,可能是战争时期为了掩护避免空袭的涂抹的吧,在火车站东电的造反派李大炮还到火车站送行,后来这位仁兄曾经得到过江青的握手接见,据说激动的好几天都不洗手,后来拨乱反正被作为三种人拿下了,世上就有这么巧合的事,年轻时我参加英语角,遇到一位先生是他的女婿,是位基督徒,我们还聊起了他。

火车启动,火车上的人不是很多,大部分是下放户,我们一家人和大姨表姐坐在一起,到了朝阳火车站,大姨叫醒睡觉的表姐,当时那个年代看到朝阳火车站,还是觉得很漂亮的,有点像是小了N号的北京站,过了没多长时间就到了我们的目的地,当时的“西大营子”,下车穿过一片待收割的棉花地,走了很长时间才到了我们的居所,这里就是农村了。

最初我和一些青工在一起玩,这些大哥可能也就16-7岁,当时可能是招工来的,他们住在当时厂大门口半拉山小学后面的平房大通铺房间里,最近和父亲及朝阳姜大哥聊天得知,当时父亲和沈阳来的同志都在这里住着大通铺,这其中当时就有后来的东电领导,黄佳武、殷学章、杨国清等人,平房的条件很不好,当时觉得似乎是当地的马厩改建的。我和这些青工玩了几天,实际上他们当时按照现在的标准说也是孩子,但要承担很大强度的劳动,那几个大哥我记得都很帅气,对我这个小孩很照顾,有好玩的东西都给我,我很喜欢和他们在一起,也是最初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还未来到半拉山,记得最后一次和他们在一起是他们刚刚干活回到宿舍,正要休息,外面来了一个领导说“别休息了,马上去桃山挖沟”,几个帅哥开始骂骂咧咧的,直说领导是周扒皮,骂归骂,活还的干,大家拿着工具去往工地,我在工地上看到过他们,桃山的沟道都是石头,挖起来劳动强度很大的,不是现在16-7岁孩子能够想象的,而后来我上学后所谓的学农劳动,我们8-9岁就开始了,后来在盘锦插秧割稻子的时候比那些青工还小,那些青工虽然挣得不多,但总的来说还是有偿的,而我们所谓学农学工,没有报酬,自己带饭,秋天收割时候水稻都给老师,我们什么也没有,说资本主义剥削如何残酷,我们不残酷,还要感谢伟大领袖的教育,真是没地方讲理去。

离开那些青工,后来随着邻居逐渐到齐,王明跃、王明武兄弟两个高旭卫民逐渐在一起玩了,这在以前写过,不多说了,就是王明跃小的时候十分开朗活泼,可后来上班后却十分木讷,几条路无论专业还是政工都走的不太顺利。他弟弟王明武倒是走的挺顺利。

重点说说来我家大人的事情吧,有一个人以前写过,但是由于对他印象深刻,因此不厌其烦地写他,就是殷学章伯伯,他那时也就40多岁,高大的身躯,非常有气质,而且十分喜欢小孩子,他家没来半拉山一直住在独身宿舍里,和父亲是一个排的,而且关系很好,因此经常来我家谈天说地,看到我家墙上地图,就和我讲如何看地图“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就是他第一次教给我的,在童年时代给我留下深刻记忆,还指着南边远方的黑黝黝的山脉告诉我那是燕山山脉,世界最高的山是珠穆朗玛峰,并在地图上给我指出位置,当时听说后十分自豪,是我们国家的,我的很多地理知识都是从他那里得到的,1971年秋天的时候,父亲要调到盘锦工作,我们全家到独身宿舍和他话别,那时正是913林彪事件之后,刚刚传达给老百姓,看到他床上有本九大代表的手册名单,我还拿起来在上面给某些人打叉叉,想起来挺有意思的,1994年我出差到半拉山,晚上就住在他当年住的房间里,这个时候修造厂即将搬迁到葫芦岛,我们设计院接受了设计任务,还要做搬迁预算,那天没把握住喝了一斤多酒,最后醉了。

殷伯伯我家离开之后,调到了新建的朝阳电厂担任领导工作,水电部部长钱正英到那里去视察,他汇报工作,钱对他印象极好,因此想调他进京工作,消息传到东电领导那里,东电领导觉得他是人才,没有放行将他调回东电机关担任干部处处长职务(相当于现在的人董部主任),在此期间却得罪不少人,官架子也拿起来了,退休后他仍然坚持学习,还在各局厂讲课,父亲还和他一起到各单位地方讲课,获得好评,他是我童年时期对于成年人记忆深刻之一。

说到“9,13”公开后,一位老王爷爷那时经常来我家,一是关系比较好,另一个目的是看好了表姐,想撮合他儿子和表姐成为伉俪,但是表姐那时还不是很大,仅仅19岁,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他是一位老八路,战争期间一直没成家,后来才成的家,本来是老革命,可文革期间没少受罪,在沈阳我曾经看到他被五花大绑地站在汽车上被游街,说是走资派,“913”之后,从他那里才第一次知道林彪在平型关大捷之后,穿上日本军官的服装,被自己的士兵开枪打伤。

那时还有一位面粉厂的姓叶的青工经常到大姨家,高高胖胖的,现在看似乎也是看好了表姐,但表姐不为所动,后来母亲做月老,成就和悦平大哥幸福姻缘,那是后来的事了。

还有印象深刻的就是张凤仪阿姨,当时是父亲排里的指导员,我特别喜欢她来我家聊天,具体内容不记得了,就喜欢她的声音,上海普通话听起来十分动听,而且长得很漂亮,光亮的前额,觉得特有气质,我家和其他家离开半拉山时,她心情很不好,主要是东电没有想用她。

父亲说刚刚参加工作时,对她的印象就十分深刻,有一次组织游行庆祝“五一”劳动节,她和另外几位年轻女士穿着旗袍,走在游行队伍前面,十分青春靓丽,后调朝阳电业局担任领导工作,再后来回沈阳到东电担任副总经济师。

在朝阳经常见到她,后来在鞍山见过一面,再后来工作之后,有一次到大连出差,在沈阳火车站遇见她,她当时是去大连和大连石化商讨卖大连第二发电厂给大连石化的事宜,在那以后关于她的信息都是朋友通过她女儿初华大姐的介绍。

杨国清家当时好像没有去半拉山,那时对他印象,就觉得他的气质很好,很庄重沉稳,后来家到了盘锦,也搬到了营口,在我家旁边那个单元的四楼,他妻子和孩子的气质都很好,一看就是知识分子的气度,儿子改革开放后,在岁数很大的时候,考上大学,女儿在营口电业局上班,长得很好看,但是嗓子似乎嘶哑,杨伯伯年轻时也是意气风发,敢想敢说敢干的,可是FY运动,这样有才气的人都成了右派,文革之前虽然摘了帽,但是文革劫难也跑不了,在运动中被整怕了,据父亲说在营口电业局工作期间,他是营业科的,每次开会他都很沉默,不敢多说话,他家是在营口那座住宅楼里第二家有了电视,还安装室外天线,他女婿的气质也很好,也是出身于有知识的家庭,记得在阳台安装天线的形象一直令我难忘。

崔某某是朝鲜族人,他家也没去,一生风流倜傥、沾花惹草,后来转到鞍山电厂,再后来到设计院,我上班后就在单位看到此人非常眼熟,前些日子才弄清楚在朝阳的时候见过他,还去过我家。

在朝阳还有很多的记忆中的人和事,例如曾经的同学王晓东,我前几个月与他联系,他都记不得我了,而我对他还是印象深刻,记得第一次是在课外小组学习,当时他刚刚来到半拉山,穿戴挺洋气的,那时学校要组织第一次家长会,老师王国香准备了学生讲稿,让每个人试讲,最后选他讲,可是家长会那天,家长来的实在太少,讲话也就取消了,那天来的家长少的原因,是由于正好煤场卖煤,不少家长都去煤场买煤,当时对孩子教育不太重视,生存是第一要务。和闫欣印象深刻的是一次放学扫除,我们两个最后走,结果锁门时,不小心锁头没插进锁孔,当时没有钥匙,还很害怕。而有一次考试老师让收卷子,我听老师话将女生李杨卷子抢了过来,送给老师,回头一看,李杨哭了,吓得我不知所措,好在老师过来安慰了一下,就没事了,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

母亲在厂办中学做过一段时间的老师,在此期间有些学生中学毕业,有段时间学生们形成做木匠活家具的风潮,可能是当时的家长,觉得在穷乡僻壤里,除了在工厂做工以外,让孩子们掌握一门手艺,也好为未来做好准备,我家的脸盆架和书架就是后来成为我姐夫的哥哥高连生做的,那个脸盆架书架我家一直用到80年代中期,从鞍山搬家到沈阳之前才淘汰,用了10多年,还有一个五斗橱,10多年前搬家,本来也想淘汰了,母亲不舍,至今还在他们新房中放着。母亲的学生中李文成还是我们的美术老师,记得他画的画特别好看,后来去了东电三公司。

母亲的同事李老师,性格慢的要命,还有一位大姑娘范老师,可是后来却出了点错,那个年代是抬不起头来的,后来离开朝阳后没有了联系。

写了很多关于朝阳的往事和记忆,我的脑海里还有很多事和人没有写出来,留在记忆里吧。在体制内认识的人都离开职场了,自己干的还在职场拼搏,上代人不少已经驾鹤西游了,那里是两代人的故事,挺值得怀念的。

以后还会写出工作之后对朝阳的记忆和往事,有时记忆力好也是件孤独的事,自己记得很清楚,别人却一脸懵懂,似乎不记得了,不管怎样,那是我的一段经历和记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