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学翻译庙会(1)

(2009-03-23 22:22:14)
标签:

杂谈

分类: 译事

整个地像去一个文学翻译庙会,也像赶集。

“赶集”的人们从美国、英国、澳大利亚飞到中国来,他们中有英国学者、中国学者、美国名校的在读研究生、草莽出身的自由译者,还有中国各出版社编辑等等。

 

工作日的时候,一大早,马路对面学校里的孩子在做早操,酒店里的大人在做功课——早上都是翻译工作坊(workshop),有的老师把课上成了创作班,有的老师把课上成了英文小说精读课。我既重温了当学生时候上自己最喜欢的文学赏析课的感觉,又在参与翻译和讨论时激起了内心深处一种创作的欲望。

一部小说的选段,被放到10来个人面前,包括翻译家和不同背景不同年龄的翻译爱好者前面,大家逐字逐句逐个标点符号地推敲、斟酌,翻译。作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生出来的作品被重新解构,每个译者的眼睛就像放大镜,每个字都被脱光了衣服放大,纤毫毕露、无处可逃,注定要接受残酷的剖析。这些文字“定力”有多大,作家“生”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才情有多高,心灵有多少内容和感受力,注定了这些文字“可怜孩子”的体格和气质。这些文字们,“出身”不同,是不是悔恨投错胎了呢?对作家来讲,这真是对自己无情的检阅。作家们现场陪同推敲,写得不妥或粗浅之处,是要汗颜,当场脸红的。

同样的文字,不同的人去写去组合,可以脱胎成为一件伟大的艺术品,也可能糟蹋变成一堆文字垃圾。一篇小说,如果想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几乎要像写诗一样字斟句酌,对,简直就是在写史诗。曹雪芹批阅十载,增删五次,方成《红楼梦》。

文学是心血。心和血。

 

在译者这方面,面对伟大的文学作品——或者超越文学范畴的作品,常常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例如,《圣经》实质上是无法翻译的。明知几乎无法被翻译,却偏要翻译,更要翻译,自己跟自己较劲。这种作品属于言有尽而意无穷。
道可道,非常道。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